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米甲

 

【米甲MICHAI大衛穿著細麻布的以弗得,在耶和華面前極力跳舞。……和以色列的全家,歡呼吹角,將耶和華的約櫃抬上來。耶和華的約櫃進了大衛城的時候,掃羅的女兒米甲,從窗戶裡觀看,見大衛王在耶和華面前踴躍跳舞,心裡就輕視他。眾人將耶和華的約櫃請進去,安放在……大衛所搭的帳幕裡;大衛在耶和華面前,……獻完了燔祭和平安祭,就奉萬軍之耶和華的名給民祝福;……大衛回家要給眷屬祝福。掃羅的女兒米甲,……說,以色列王今日在臣僕的婢女眼前露體,如同一個輕賤人……大衛對米甲說,這是在耶和華面前;耶和華已揀選我,廢了你父和你父的全家,立我作耶和華民以色列的君,所以我必在耶和華面前跳舞。我也必更加卑微,自己看為輕賤;你所說的那些婢女,他們倒要尊敬我。(撒下六1422)

米甲有一個錯誤的思想,以為一個有尊嚴的人就不能隨便流露內在的感情,必須維持優雅的態度,以博取別人的尊敬。像大衛那樣,由於內心充滿喜樂,而熱情的跳著舞,在她看來,這是一種卑下的行為。她無法控制自己,竟沖出去迎著她尊貴的丈夫,大聲恥笑他。其實米甲這樣作,傷害她自己多過傷害大衛,因為大衛那毫不矯揉造作的自發表現,反而更叫人民尊敬。可憐的米甲,她急於要維持自己皇后的地位,卻表現得像個無知的潑婦,她看重別人的想法,過於對神的讚美。―― 華思德《默想聖經人物》

 

【米甲──救丈夫脫離父親的謀殺】

   一、米甲是誰

         1.是掃羅的次女——撒上十八20

         2.是大衛的妻子——十八2527

         米甲愛大衛,有人告訴掃羅,掃羅就喜悅。心想以這女兒給大衛,作他的網羅,好藉非利士人的手害他。於是吩咐臣暗中對大衛說,王喜悅你,所以你當作王有女婿。大衛說自己是貧窮卑微的人。掃羅就要臣僕對大衛說:“王不要甚麼聘禮,只要一百非利士人的陽皮,好在王的仇敵身上報仇。”那意思要使大衛喪在非利士人的手堙C日期還沒有到,大衛就殺了二百非利士人,將陽皮滿數交給王,為要作王的女婿。於是掃羅將女兒米甲給大衛為妻。是大衛用一百個非利士人的陽皮所聘娶的。

   二、米甲的境遇

         1.父親將她嫁給大衛——十八2127

         父親的目的,不是為著女兒的幸福,乃是以女兒作網羅,好藉非利士人的手害大衛。

         2.大衛流亡後,父親又將她嫁給帕提——二五44

         掃羅在大衛流亡的時候,將他的女兒米甲,就是大衛的妻子,給了迦琳人,拉億的兒子帕提為妻。

         3.大衛回到希伯侖後,又歸給了大衛——撒下三13~15

         掃羅家和大衛家爭戰許久,掃羅的元帥尼珥的兒子押尼珥打發人去見大衛,要與大衛立約,使以色列人都歸服大衛。大衛說,好,我與你立約。但有一件,你來見我面的時候,若不將掃羅的女兒米甲帶來,必不得見我的面。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就打發人將大衛的妻米甲從帕提那堭策^來歸還他。因為她是大衛冒著性命危險所取的一百非利士人的陽皮聘定的。大衛不甘心放棄這麼大的代價。

         4.米甲直到死日,沒有生養兒女——六23

   三、米甲對大衛

         1.救大衛脫離父親的謀殺——撒上十九11

         掃羅打發人到大衛的房屋那堙A窺探他,要等到天亮殺他。大衛的妻米甲對他說,你今夜若不逃命,明日你要被殺。於是米甲將大衛從窗戶崹堣U去,大衛就逃走,躲避了。米甲把家中的神像放在床上,頭枕在山羊毛裝的枕頭上,用被遮蓋。掃羅打發人去捉拿大衛,米甲說他病了。掃羅又打發人去看大衛,說,當連床將他抬來,我好殺他。使者進去,看見床上有神像,頭枕在山羊毛裝的頭上。掃羅對米甲說,你為甚麼這樣欺哄我,放我仇敵逃走呢。米甲回答說,他對我說,你放我走,不然,我要殺你。

         2.見大衛在耶和華面前跳舞,就輕看他——撒下六1620,代上十五29

         大衛歡歡喜喜的將神的約櫃,從俄別以東家中抬到大衛的城堙C抬耶和華約櫃的人走了六步,大衛就獻牛與肥羊為祭。大衛穿著細麻布的以弗得,在耶和華面前極力跳舞。這樣大衛和以色列的全家,歡呼吹角,將耶和華的約櫃抬上來。進了大衛城的時候,掃羅的女兒米甲,從窗戶媃[看,見大衛王在耶和華面前踴躍跳舞,心奡N輕視他。

         大衛回到家要給眷屬祝福。掃羅的女兒米甲,出來迎接他,說,以色列王今日在臣僕的婢女眼前露體,如同一個輕賤人無恥露體一樣,有好大的榮耀阿。大衛對米甲說,這是在耶和華面前,耶和華已揀選我,廢了你父和父的全家,立我作耶和華民以色列的君,所以我必在耶和華面前跳舞。我也更加卑微,自己看為輕賤,你所說的那些婢女,她們倒要尊敬我。

         當大衛和以色列全家,因耶和華的約櫃抬到大衛的城堙A歡呼吹角時,米甲竟然不能因這件大事與民同歡,與大衛一同在耶和華面前,更加卑微,自己看為輕賤。她一點不認識人在神面前該有的情形,反而自高自大,也不敬重丈夫。

―― 張王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