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四十六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賽四十六4】「我已造作,也必保抱。」

我們的生命原是充滿著污穢與自私,也是我們自己應該負責的。我們只有仰望神來拯救,不能讓神來負責,所以先知提說神這句話。我們應有基本的認識。

但是有些性格是環境的因素,是神直接所命定的。祂容我們在這個家庭,有這樣的父母,具備這種情形。祂知道我們出生的地方與環境。祂容許我們有各種軟弱與缺陷,這些足以阻礙我們成功,祂容許我們進入婚姻的關係,職業的環境,有些對我們似乎很不利。但是這些都是幫助我們更加依靠祂。「祂必保抱。」祂願擔當我們的憂患痛苦。當我們落到最深的苦難,就聽見祂清楚的說:「孩子,我的恩典足夠你用的,你的軟弱必使我給你力量,以致在你生命中,將這些轉變為榮耀。」

祂以恩典扶持我們,使我們在環境中,就是祂為我們安置的地方施恩。我們有時固執悖逆,祂仍以忍耐與仁愛恩待我們,祂曾為擔當我們的罪,掛在木頭上,祂現在仍擔當我摸不信悖逆的罪。

神啊,你以造作我們,所以我們不是自己的,而是屬你的民,也是你草場的羊。你必擔當我們一切,求你造作我們,使我們成為合乎主用的人。──邁爾《珍貴的片刻》


四十六4神的懷抱我必懷抱,也必拯救。
亨利·摩爾豪斯是十九世紀英國傳道人,他感到他被工作壓得直不起腰來。神就親切地提醒他;神會看顧他的。
有一天,當他回家的時候,他那雙腳癱瘓的女兒坐在輪椅上。當他想把一個包裹送上樓給他太太時,他女兒問他能否把包裹交給她來拿。摩爾豪斯說:我親愛的女兒,你怎能搬運這個包裹?你甚至無法挪動你自己。
女兒臉微笑說:我知道,爸爸,但如果你把包裹交給我,你抱著我的時候,我就可以拿著包裹。
摩爾豪斯把這情形看作是他與神以及他所承擔的工作之間的關係。因此他感謝神,滿懷信心繼續工作,因為他知道神在懷抱著他。
我們萬能的神,答應懷抱以色列人(賽464),也是懷抱我們的神。雖然我們必須承擔我們自己的責任,我們有永不失敗的神作我們的堅實後盾。我們不會被重擔壓垮。
請求救主來幫助你,他會承擔你的重擔。
當痛苦的烏雲密佈
遮去我視野中的所有星星,
我知道如果我轉向我天父,
他會在黑暗中給我最甜美的歌聲。
那永恆的雙臂能擔得起所有的重擔。
──《生命語》

 

賽四十六8作大丈夫】「你們當想念這事,作大丈夫。」

  沒有人願意懼怕,因為懼怕屬於不快感;但人有時不免會有懼怕,有些是不能避免的,是合理的,甚至是必須的。比如我們遇到危險,自然的反應是懼怕,然後才想法免除危險,或為了責任,必須面對危險,就要設法克服懼怕,勝過危險,那就是成功。但有的時候,沒有可見的危險,自己竟然會沒有理由的膽怯起來。聖經說:“惡人雖無人追趕也逃跑;義人卻膽壯像獅子。”(箴二八:1)因為人有罪,就失去坦然的心,沒有平安,懼怕刑罰;但因信靠耶穌基督而稱義,除去罪孽,與神和好,死的毒鉤不能再威脅,就沒有甚麼可怕的。
  蒙愛的人,知道萬事互相效力,總是為了神所召的人的益處:“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羅八:28-39)因此,無論在甚麼環境,都可以放心;因為“愛堥S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約壹四:18
  沒有神的人,或是因為有罪,與神阻隔,失卻倚靠,就難免遇事彷徨懼怕,仿佛落水即將遭遇滅頂的人,急想抓住任何手邊的東西,即使是一根浮過的稻草也好,以為可以救命。這樣,人就崇拜偶像,作為精神的寄託,焦慮中的安慰。到有一天,患難真的來了。愚昧無知的人,發覺偶像不能救人,反需要人去搶救它,抱著偶像逃難。巴比倫的彼勒,尼波,那些金銀的偶像,不但不能作避難所,反倚賴人抱它逃難,成為人的重擔。神的兒女,不要怕偶像,不要靠偶像;因為有神保護眷顧他們,從生下來就負責,到年老髮白也懷抱扶持不丟棄。

  你們當想念這事,自己作大丈夫…
  你們要追念上古的事,因為我是神,並無別神;
  我是神,再沒有能比我的。
  我從起初指明末後的事,
  從古時言明未成的事說:
  “我的籌算必立定,
  凡我所喜悅的我必成就。”(賽四六:8-10

  神召亞伯拉罕,從吾珥拜偶像的地方出來,當他年老的時候,應許他必作多國的父,他的後裔要成為大國;並且應許凡他腳掌所踏之地,要賜他為業。我們因信作亞伯拉罕的子孫,藉著耶穌基督,得承受應許。所以要倚靠祂,仰望祂,必不懼怕;因為神既預定,也必保守到底,直到祂的旨意成就。── 于中旻《以賽亞書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