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四十二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賽四十二1神的僕人】「看哪我的僕人。」

  神的僕人是一個尊貴的榮銜。世人都想要獨立,自尊,看不出“僕人”有甚麼值得羨慕的地方;因為他們看不見僕人後面至高的神。僕人唯一的願望,是明白神的旨意,行祂所喜悅的事,知道所作的是為了誰而作的。
  以色列是神所救贖的僕人(賽四三:10,四四:1-2)。他們本來在埃及為人的奴僕,蒙羔羊血的救贖,領出埃及,作為屬神的子民,就有責任聽從神的命令,單事奉祂。但他們不是順服忠心的僕人,時常違背神,惹神的忿怒。
  大衛是合神心意的僕人(賽三七:35)。神將永遠的約賜給大衛,命定他的後裔永遠坐在他的寶座上。只是大衛的兒子所羅門就違背了神,以後他的後裔更被擄亡國,沒有存到永遠。因此,這應許只能成就在耶穌基督的身上。祂從肉身說,是大衛的後裔,祂的國位能存到永遠。大衛也是那以後要來的,就是基督的預像,神應許的國度,完全得以實現。
  彌賽亞是完全的僕人(賽四二:1-9)。彌賽亞是受膏者,是來作王的。但基督耶穌謙卑自己,成為僕人的樣式。聖經說:

  看哪,我的僕人,
  我所扶持,所揀選,心堜珜蒏悚滿A
  我已將我的靈賜給祂,祂必將公理傳給外邦。…
  我耶和華憑公義召你,必攙扶你的手,保守你,
  使你作眾民的中保,作外邦人的光。
  (賽四二:1,6

  這位僕人,只能用來描述耶穌在世的事奉。正如主自己所說的:祂“沒有一件事是憑著自己作的…因為我常作祂所喜悅的事。”(約八:28-29)祂不求自己的榮耀,所以不宣揚自己,也不使街上聽見祂的聲音。耶穌行事有大能,因為有神的靈與祂同在,不是憑人血氣的能力和智慧。祂的事奉,並不像以色列人的狹窄,只以他們小的族群為神的選民,而是把神的公理傳到萬邦,特要作外邦人的光,直到地極。
  保羅蒙基督選召,承受了這使命,照著主吩咐的:“已經立你作外邦人的光,叫你施行救恩直到地極。”(徒一三:47)這也是今天教會的使命。我們應當有僕人的心志,向神忠心,照祂的旨意,作祂的聖工;要放下世俗的方法,是靠著聖靈的大能大力,為主發光作見證。── 于中旻《以賽亞書箋記》

 

【賽四十二3】「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

這是主耶穌的特性,我們的仇敵會有不同的看法,他說:你看,這不過是一塊著得差不多的木頭,乾脆吹滅就算了,何必保羅呢?耶穌卻說:不然,這煙頭要吹旺起來成為火焰,撒旦說這只是一條將殘的蘆葦,踩在腳下還有什麼用。耶穌說:由於這已經壓傷了,必須特別照料,小心處理,還會有用。讓我來用。撒旦說:這不過是一塊燒焦的樹木,從火中抽出來的一根柴,再仍進火去。沒有什麼用處。主耶穌說:我費了不少心機將它抽出來,我不會再仍進去,況且有些部分沒有燒壞,我仍想保存與使用呢?

軟弱、疲倦與罪惡都不能失去主耶穌那深切的同情,沒有什麼更能抓緊祂,使祂立即來救助我們。在家裡我們的母親常是溫和的,但最溫和的時候往往在我們有病或疲累之中,我們有時會自暴自棄,或苟且下去。但基督的愛好似母愛,我們有軟弱與損傷,不必這樣,最破損的生命也可以得著祂愛最溫柔的照顧。祂是強者,肌肉如鐵,站著好似岩石,但祂必彎著身,流著眼淚,照顧傷殘的孩子。──邁爾《珍貴的片刻》

 

【賽四十二4】「祂不灰心,也不喪膽,直到祂在地上設立公理,海島都等候祂的訓誨。」

約翰福音第一章就記著主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祂。祂來為要擔當以色列人的罪,為要擔當外邦人的罪,但是人不要祂、拒絕祂、不接受祂。祂在十字架上時,人不要祂,神也不要祂。若是我們,必定要失望、灰心、懮愁難過了。但是約翰十九章記載,主在十字架上喊說:「成了」。若是你和我就要喊說「罷了」。祂卻像打勝仗的軍兵吶喊一樣,喊著說:「成了」。祂一生一世把神當作祂的滿足。祂對于世人沒有一點盼望,並不盼望從人得著什麼。祂不受從人來的榮耀。祂不是要行自己的意思,乃是要遵行差祂來者的旨意,看哪!我常行差我來者的旨意。我們的主一生一世只把神的旨意當作祂的滿足,所以世上的人、事、物、無論如何變遷,都不會使祂失望。凡以神為滿足的,是不會失望的。——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賽四十二18-25 心關閉的結果,眼必定是閉著】耶穌基督在世之日,神的百姓中有那些情形,使他們落到以賽亞所宣告的眼瞎與耳聾,以致受到審判?當日明顯導致審判最大的原因是成見。成見這個詞在字典上的解釋是:「事先的判斷」,也就是未經誠實的考慮,就有了結論。這是出於關閉的心態,和窄狹的心胸;表現於不要、不想、不打算等。眾先知稱之為「心裡剛硬」心關閉的結果,眼必定是閉著。

有一位著名的科學家,杜倫孟德,他舉了一個非常有力的例子,來說明這個原則。在論到「我們若忽略這麼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  他說,「有某些穴居動物——就如鼴鼠,它們的生活全是在地下度過的;大自然以一種最自然的方式報復它們,把它們的眼睛關閉起來。大自然說:它們既然要在黑暗中生活,顯然用不著眼睛的功用,那是多餘的。這些動物既然忽略它們的眼睛,清楚說明它們不需要眼睛(這是自然界中不變的原則之一,沒有一樣東西是徒然存在的)。所以它們的眼睛失去了,退化到一種原始的狀態。這就是:「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去」,這句最受人喜愛、似非實是之言的意義。耶穌基督臨世,和聖靈的降臨,使人能看見肉眼所不能見的事物(過去如此,現在亦然);然而人若「忽略」或拒絕「那光」,結果必然要受雙重瞎眼的審判,因為這是一個定律」。

「不願意」必遭不能的判決。成見是一個殘忍邪惡的無賴,在它所到之處肆行搶奪並破壞。── 史百克《先知的職事和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