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二十九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賽二十九918書架的見證】

你能瞞住別人,使人誤認你是一個靈命極深的基督徒,可是你的書架卻故意和你做對,常常暴露你的真相!你書架上所陳設的書顯示出你真正的興趣所在。

我的一位牧師朋友說,你去教友家探訪時,能一眼就從書架上的書刊斷這一家人靈性的光景,而非藉著教友滿口虔誠的對話來判斷。對於一個訓練有素的人,一進門就能感覺到這一家人的生活方式。無論是牆上懸掛的圖、孩子們的態度、鋼琴所彈奏的歌曲、電唱機所播放的主體音樂、和許多其他的事物都是這一家靈命的溫度計,其中書架上所陳設的書更是一個有力的線索!

美國海軍核子艦隊隊長,著名的詹姆士卡爾伯特告訴朋友說,他之所以能夠擔任北極航海線海底偵察隊隊長的職務,乃是因為他能夠回答海曼李克弗將軍的問話。海曼將軍在接見他時問他:「你最近所讀的是那四本書?」卡爾伯特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怔住了,但很快地他用使人滿意的答覆回答了他的長官。的確,這是一個頗具一針見血有效的問題:「你最近所讀的是那四本書?」這個問題很能測出一個人的興趣和其人生態度。

朋友,你的聖經是破舊的、缺角的、被淚水沾過的呢?抑或是滿布灰塵,原封不動的呢?請你接受先知以賽亞的忠告:「你們要查考宣讀耶和華的書……。」(賽三十四16)。——H.G.B.——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賽二十九13敬畏主的知識】「這百姓親近我,用嘴脣尊敬我,心卻遠離我。」

  敬畏神的心,與人的知識是不相同的。沒有人能說知識沒用;但若止於知識,實在不是有益處的。
  不論我們多麼想要愛主,總難避免力與願違的經驗;特別是在唱詩或禱告的時候,口中所唱的,所禱所頌的,往往跟實際所作的,有相當的距離,甚或是相反的方向。我們為了這樣的現象,會深深的惶惑不安。不過,這種不理想的屬靈情況,究竟與存意欺騙神不同。
  保羅的屬靈歷程中,曾有過“我所願意的,我並不作;我所恨惡的,我倒去作…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羅七:15,18)。但是,他知道甚麼是好,也立志為善。
  彼得在主耶穌被捉釘十字架以前,曾經矢言:“我就是必須和你同死,也總不能不認你。”眾門徒也都說一樣的話,表明對主效忠。(太二六:31-35)但當擊打牧人的時候,沒有一
個門徒跟主站在一起,彼得竟然在雞叫以先,三次不認主。
  保羅和彼得等使徒,是心靈願意,肉體軟弱,並非故意的違背主。不過,有另外的一種情形,造成言與行違(賽二九:13):

  主說:“因為這百姓親近我,
  用嘴脣尊敬我,心卻遠離我;
  他們敬畏我,不過是領受人的吩咐。…”

  耶穌基督到世上來,指出構成這種問題的原因,是由於錯誤的教學方法。從根本上說,由於心不誠實,只有外貌敬虔;因此,他們內心不敬畏神,把人的吩咐當作真理。也許,他們並不這樣相信,但為了自己的利益;譬如說,他們想得到人給他錢財,就說是對神的供獻,可以代替孝敬父母的誡命。這樣是自己找藉口,違背神的話。(太一五:8-9;可七:6-13)可見是由於人心的詭詐,不願遵行神的旨意。
  真正的敬畏主,必須從正確的教導開始。坐在法利賽人的腳前,總不能領受好的教導,因為他們的心意不正,處處為了自己,既不尊重神的聖言,就不惜隨從己意扭曲改動,只求適合他的利益。這樣的存心,根本就不想明白主的旨意而遵行,也就沒有意思把神的話教導人。受他所教導的,自然跟他走同樣的路線,謬種流傳,形成抵擋神的文化,自己還不知道。
  求主使我們心敬畏主,領受主的話,遵行祂的旨意。── 于中旻《以賽亞書箋記》

 

【賽二十九19】「謙卑人必因耶和華增添歡喜。」

「溫和的人有福了。」,「虛心的人有福了。」什麼是溫和?為什麼謙卑的人特別有喜樂的福分?溫和與卑下不同。在逼迫我們的人面前,不是報復或以威力對付,而只柔順地在靜默與順服中受苦,耶穌的溫和精神,好似一隻羊被牽到宰殺之地,祂並不叫十二營的天使來救,只讓該亞法的武器隊伍來捆綁祂。這種精神對我們並不自然,我們的性情是想報復。我們要叫火降下,武裝的天使從神而來。這不是喜樂和平的途徑。

但是聖靈要在我們裡面產生耶穌的溫和,於是你難以基督徒的禮貌對待人,而仍受傷害與兇惡,在風雨之下仍不受影響,卻經歷之後便有喜樂。喜樂,因為神安慰你,因為你沒有失去熱心,只要想別人從罪惡中轉回;因為你知道這樣的態度更堅強。耶穌基督的忍耐能得著國度。凡經歷生命的風暴,必站立起來,在時常困擾之中仍受尊敬與請教。但是溫柔的人承受地土,最好的必在最後賜給他們。神使他們受特別的託付,他們行徑耶穌的路徑,而得著祂的喜樂。——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