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四十七章拾穗

 

【賽四十七1「 巴比倫的處女啊,下來坐在塵埃;迦勒底的閨女啊,沒有寶座,要坐在地上,因為你不再稱為柔弱嬌嫩的。」

  〔暫編註解〕「處女」:暗示這個新巴比倫王朝十分強盛,從未被人征服。

         巴比倫的處女: 聖經論及巴比倫大都指新巴比倫帝國(B.C.7世紀末—B.C.539)。當時,巴比倫是富饒奢華的象徵,氾濫褻瀆神、拜偶像的罪,以“魔鬼之都”著稱(17:15-18)。歷史家評價:“巴比倫處處有花街柳巷,這裡的人毫無羞愧、近親通姦”。現代大都市重演這個古代城市宗教、倫理上的墮落。聖徒要銘記此預言適於今日,既謹守自己,也要像約拿,督促整個城市悔改歸神。

         巴比倫的處女。參“錫安的處女”(賽37:22)和“埃及的民(原文作處女)”(耶46:11)。巴比倫其實是淫婦(參啟17:1,5)。古代東方廟宇的娼妓常常被稱為“聖潔的處女”。但是她們既不是處女,也不聖潔。巴比倫以自己的宗教而自豪。這種宗教外表上富麗堂皇,裡面卻很齷齪。參啟17:4。先知在這裡揭開“處女”的面具,暴露她的羞恥。她不會坐在寶座上,而是坐在她應有的位置上,就是象徵悲傷和荒涼的塵埃之中(參賽3:26)。

         又見賽131423;耶25:1250:1注釋。

     13 “巴比倫的處女”。巴比倫和當中的居民,他們最後要成為卑微的奴隸。

         1-4先知以擬人法形容巴比倫不再是天之驕女。要從寶座下來,淪為奴隸。

       115 得勝巴比倫之歌,當中指控巴比倫的驕傲(5,7節),過分的殘忍(尤其虐待老年人,6節),以及行邪術和占卜(9,1215節;比較申一八912)。雖然本章的焦點在於被波斯粉碎的巴比倫帝國,但聖經堛漱琱餼菑]象徵那組織起來對抗神的人類。參看啟示錄十七章5節的腳註。

     115全章預言大國巴比倫的滅亡。此國以從未被人征服自詡,故用“處女”來比喻。先知哀歎的聲音與哀歎埃及(19章)及推羅、西頓(23章)相似。歷史記載古列王攻取巴比倫城後,該國尚未盡滅,可證此章乃寫於此事發生前。14節預言巴比倫此列國的王后必自寶座下來,降為奴僕。59節講巴比倫的驕傲與自大乃自取滅亡之因,覆亡不可避免;1013節諷刺巴比倫所倚靠的符咒、邪術已失去作用。1415節預言此國的滅亡已成定局。

         1-15  巴比倫的哀歌:上章論及巴比倫偶像的傾倒,本章接續描述巴比倫的淪亡。

         47:1~15審判巴比倫的內容,分為三部分:①宣告對巴比倫的審判(1-5);②審判巴比倫的理由(6-11);③神向巴比倫的偶像挑戰(12-15)。聖經中,巴比倫主要象徵世俗文明及勢力(11:38)。本章的教訓:①終有一日,離開神的屬世之物將遭到毀滅(17:5;9:5-13);②省察自己身上是否有驕傲、隨心所欲的罪(24:24;1:10;彼後2:1);③巴比倫的偶像受到神的挑戰,大蒙羞辱,我們要省察自己是否與神為敵或在服事神之外的假神(30:6;彼後2:1)

 

【賽四十七1 巴比倫的處女】聖經作者與他們鄰近的楔形文字寫作者一樣,常常以女性描寫城市。「處女」一詞是指著整個遭劫的群體說的。在古代近東,戰爭中最不幸的受害者就是未婚女子。她們不是失去了屬意的郎君,就是在掠地的勝方手下失去貞操。《吾珥被毀悼詞》是主前第二千年紀早期,以蘇美文寫的作品。其中就以這種方式描述吾珥的淪陷。──《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四十七2「 要用磨磨面,揭去帕子,脫去長衣,露腿趟河。」

  〔暫編註解〕推磨是當時奴婢的工作。

       「帕子」及「長衣」本是尊貴婦女的裝束。

     河」:可能暗示難民要遠離家園遷往他方。

         磨面。巴比倫自視為主母(賽47:7;參啟18:7),卻要變成奴隸(參出11:5;伯31:10)。所有的首飾和裝扮全都被剝奪。呈現在人眼前的是因多年的勞累而醜陋不堪的女奴形象。

         揭去帕子。就是“揭去面紗”。

         脫去長衣。直譯是“脫去裙子。”亞述的古畫也是這樣描繪女俘的。

         趟河。這裡展示一群不幸的奴隸,被剝去衣服,赤足露腿地過河,前往被擄之地。

         2~3以賽亞將黃金時代的巴比倫比作奢侈、虛榮、嬌弱的女子,這樣的巴比倫卻淪落為卑賤裸露身體、從事苦力的卑微之人,栩栩如生地描述了巴比倫所蒙的羞辱。

 

【賽四十七2 磨面是低賤工作】在磨坊磨面是相當卑下的工作,在埃及與美索不達米亞通常由年輕的女奴來做(見:出十一4;士十六21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四十七2 帕子】在古代近東文化,已婚婦女在公開場合多要遮住部分臉孔,表明自己的已婚身分。這見於中亞述法典。奴隸或是妾不能遮面,因為他們原本就沒有遮面的法定地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四十七2 逿河】古代世界不知橋樑為何物,所以要從淺灘涉水,過河越溪。奴隸要自己走過去,相形之下,有錢人則是由僕人抬轎子過河。──《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四十七3「你的下體必被露出,你的醜陋必被看見;我要報仇,誰也不寬容。」

  〔暫編註解〕形容巴比倫受到大大的羞辱。

     誰也不寬容。這句話含義不明。改動一個希伯來字母,就成了“我不放過一個人,”就是那些被俘的人。神將不憐憫任何巴比倫人(見耶50:3,13,14,25,29,31,4051:6,22-24,62)。

 

【賽四十七4「我們救贖主的名是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

  〔暫編註解〕可能指以色列人聽聞這預言後承認神是救贖他們的主。

 

【賽四十七5「迦勒底的閨女啊,你要默然靜坐,進入暗中,因為你不再稱為列國的主母。」

  〔暫編註解〕「默然靜坐,進入暗中」:巴比倫無法再支配她的屬國,更淪為階下囚。

       你要默然靜坐。沒有歡喜快樂,而是因將來的荒蕪和死亡而沉默(見耶50:12,13,3951:26,29,43,62)。

         列國的主母。見賽47:7;啟18:7

     5-7巴比倫因驕傲與殘暴,被奪去列國主母的地位。

 

【賽四十七5 迦勒底的閨女】這個詞句在亞喀得文學指的是一個地區、城市,或民族的居民。此處則是指擬人化的巴比倫,但是在現存的巴比倫文學找不到這種措詞。──《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四十七6「我向我的百姓發怒,使我的產業被褻瀆,將他們交在你手中,你毫不憐憫他們,把極重的軛加在老年人身上。」

  〔暫編註解〕指斥巴比倫超越神所賦的權柄,對以色列過分殘暴。

       「把極重的軛 ...... 身上」:形容巴比倫的殘忍(參哀4-5章)。

     原文用過去時態表示將來的被擄。神允許巴比倫懲罰猶大犯罪的百姓(見耶5:15;哈1:6),但不許巴比倫對他們施以暴行。由於毀滅者巴比倫的殘忍和掠奪,神將毀滅她(耶50:10,1151:25)。神曾以類似的方式處置亞述(賽10:5-15)。

 

【賽四十七7「你自己說:“我必永為主母”,所以你不將這事放在心上,也不思想這事的結局。」

  〔暫編註解〕尼布甲尼撒顯出這種狂傲(但四30)。

       「這事」:就是有關巴比倫遭報及滅亡的預言。

     我必永為主母: 人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卻如此大放厥詞,說自己永遠堅立,實屬愚蠢、驕傲,是侵犯神主權的可憎可惡之事(20:12 ;王下23:13)。也不思想這事的結局: 所有屬世之物必有結局,人若謙卑認識並接受這一事實,將會更加謙虛、真摯、誠實。思想結局並不是要成為陳腐、傷感的厭世者,萬事皆有結局,聖徒只有跨過此世及今生才能得到永生。“紀念你的死亡之日”,是人生省悟的第一步。古往今來,許多愚蒙人總是忘記這一點,醉心於如花似草、轉瞬即逝的榮耀而驕傲。

         永為主母。巴比倫滿有信心地自以為能永遠是世界的首都和主母。羅馬也認為自己是“永恆的城市”。到了末日,那奧秘的巴比倫同樣也自認為是“不至於悲哀”(啟18:7)的女王。

         思想這事的結局。巴比倫在登峰造極的時候沒有考慮到她罪惡行徑和驕傲自大的後果。如今那些記住“人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加6:7),罪惡的路乃是“死亡之路”(箴14:12)的人有福了。

 

【賽四十七8「你這專好宴樂、安然居住的,現在當聽這話。你心中說:“惟有我,除我以外再沒有別的,我必不至寡居,也不遭喪子之事。”」

  〔暫編註解〕本節揭露驕傲者的自信何等可笑。聖經警告驕傲者的自信:“所以自以為站得穩的,必要謹慎,免得跌倒。”(林前10:12)

       安然。或“沒有想到”或“在安全的錯覺中”。

         除我以外再沒有別的。單單指神(申4:35,39;賽44:845:5),但不久巴比倫也這樣自誇。尼尼微曾如此自誇過(番2:15)。

         不至寡居。參啟18:7

     8-9巴比倫國勢強盛,自以為安全穩妥,甚至以神的口吻自誇,可是轉瞬間國勢大去,邪術與符咒也無濟於事。

 

【賽四十七8 「惟有我,除我以外再沒有別的。」】「惟有我」(原文為「我是」)會立刻在以色列聽眾引起迴響(見:出三14)。這些國王沒有什麼說不出口的狂妄之言。第九世紀的亞述國王亞述巴尼帕就給自己封了十一個「我是……」的頭銜。──《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四十七9「哪知,喪子、寡居這兩件事在一日轉眼之間必臨到你,正在你多行邪術、廣施符咒的時候,這兩件事必全然臨到你身上。」

  〔暫編註解〕以婦人喪子寡居的淒慘遭遇,比喻巴比倫可憐無助的境況。

       「多行邪術,廣施符咒」:巴比倫盛行趨吉避凶之術。(見12-15

     本節記錄8節愚蠢之舉導致的後果,巴比倫不僅驕傲,而且拜偶像。他們受審判,是因為他們離開神、心中驕傲;不但不肯悔改歸向神,反而求助偶像。人都愚蒙、軟弱。任何人都得選擇寬闊平坦的道路或狹窄崎嶇的道路。寬敞的道路擠滿人,很少有人選擇進入窄門,真是令人心痛。若認識到寬敞之道帶給人的結局,人的選擇就不辨自明(7:13)

         全然“大量地”或“充足地”。

         你多行邪術。在巴比倫遭受厄運的時候,她的邪術救不了她。在巴比倫歷史上的最後一夜,占星家和占卜者都被叫到伯沙撒面前,可是他們無法解讀牆上的字跡,更不用說拯救城市脫離厄運了(但5:7,26-31)。那奧秘的巴比倫也是藉著邪術欺騙和誘惑了地上的各國(啟18:23)。巴比倫的術士自稱能藉著邪術與諸神交往。但他們的主張經過試驗以後,他們不得不羞愧地承認自己沒有這樣的能力(但2:2,11)。

 

【賽四十七9 邪術與符咒】巴比倫在古代近東以其魔法與占卜聞名。考古學家已經找到成千上萬的文獻,裡面有各種主題,像是説明減輕牙痛、卡在母腹裡的嬰兒,或是不孕母親的吟誦經文。普羅大眾常常會為著一些芝麻小事雇用法師念經。法師來了以後會念咒語,驅趕造成問題的鬼,或是其他鬧事的靈界因素。所以可想而知,災禍臨頭之際,他們更是靠法師作法來避災。念經是為了制服有威脅性的靈界力量。──《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四十七10「你素來倚仗自己的惡行,說:“無人看見我。”你的智慧、聰明使你偏邪,並且你心裡說:“惟有我,除我以外再沒有別的。”」

  〔暫編註解〕你的智慧、聰明使你偏邪: 誘惑巴比倫人,使他們掉進滅亡網羅的,正是他們依靠的數學、天文學。與現代數學、天文學相比,當時的研究成果並不發達,但卻是當時的尖端科學。巴比倫人並未使之發展為純學問,而是用於占星術、魔術,用此占卜君王與王國的未來。巴比倫人的愚蠢之舉,親手封鎖了通往神的道路,因此遭受不幸結局。先知提醒巴比倫人,要相信公義、可喜悅的神。

         你的智慧。見但1:4注釋。

         使你偏邪。參結28:15-17

         再沒有別的。見第8節注釋。

       10-11巴比倫以為自己的惡行不會受到審判和刑罰,又因精通符咒、星相等邪術,以為可以主宰一切,誰知禍患臨到,一切智慧、聰明都不能使她及早脫離厄運。

     1013 巴比倫的“智慧”來自占星術和邪術。

 

【賽四十七11「因此,禍患要臨到你身,你不知何時發現(“何時發現”或作“如何驅逐”),災害落在你身上,你也不能除掉,所不知道的毀滅也必忽然臨到你身。」

  〔暫編註解〕你不知何時發現(或作:如何驅逐)。或 “你沒有能力(對付它)”。神在一個半世紀以前就預言了巴比倫的毀滅。那是在巴比倫崛起成為世界帝國之前。但當毀滅的時辰來臨時,巴比倫所有哲士都感到驚訝(但5:4-9;參太24:39)。巴比倫的術士無法對抗上天的命令和古列的力量。

 

【賽四十七11 躲避臨頭禍患的方法】巴比倫有無數的預兆文獻,是用來預測、控制未來的會發生什麼情況。預兆通常與歷史事件相關,就像症狀與發病的關係一樣。所以要逃避臨頭的災禍,就不能做一些有害處的行為。例如,有些日子夫妻不能行房,因為有災禍(包括死亡)臨頭。有人事件。普羅大眾作重要決定前,會雇用觀兆法師,告訴他們該做什麼事,預期也會找法師來誦經或念咒語,化解可怕的事件。最為人所知的是稱之為南布林布的避凶儀式。其中要對眾神明發出特定形式的禱告。但是如果沒有立即危險的跡象,就不可以作這些儀式。──《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四十七12「 站起來吧!用你從幼年勞神施行的符咒和你許多的邪術,或者可得益處,或者可得強勝。」

  〔暫編註解〕「站起來吧」:即繼續使用符咒邪術吧。

       「從幼年」:意指巴比倫的這種宗教已有長久歷史。

         用你: 神很少用嘲笑的語氣說話,代表性事例有以利亞嬉笑巴力的先知(王上18:27),本節也是如此。

         或者。直譯是“也許”。

         可得益處。或“能站立”,“能忍耐”。以賽亞的話裡不是沒有諷刺的意味。以賽亞知道,儘管已發出多次警告,巴比倫依然會相信她的邪術。於是以賽亞反諷說,她沉溺於愚蠢之中,也許她的邪術會取得成功的!參何4:17

     12-15  譏諷巴比倫的宗教不能救她脫離災禍。

 

【賽四十七13「 你籌畫太多,以致疲倦。讓那些觀天象的、看星宿的、在月朔說預言的,都站起來,救你脫離所要臨到你的事。」

  〔暫編註解〕「在月朔說預言」:即每月定出吉凶的日子,作行事的參考。

       觀天象的。直譯的“劃分天象的”。占星術是古代巴比倫非常發達的重要學科。他們仔細觀察天象,預測未來的事情。但巴比倫星占學家的勞動是完全無效的。以賽亞向巴比倫的哲士提出,他們可以繼續研究他們的邪術。但在神所預言的厄運時刻,這不會給他們帶來任何的好處。

         看星宿的。就是星占學家。

         在月朔說預言的。直譯是“告訴人新月時間的人”,是古代偽天文學的另一個分支。

     13~15讓……救你脫離: 與前4節形成鮮明對比。神如此向偶像挑戰、審判追從者,目的:①教訓他們:惟有神才是人應信仰的物件;②嚴厲懲處他們侵害神主權的罪。只有耶和華是超越人的存在。驕傲的人及偶像侵犯了此領域。這是叛逆的罪,神是造物主,他是我們的君王。時間上,他從永遠到亙古;層次上,他具超越性;邏輯上,他是必然的;能力上,他是絕對的;資格上,他是惟一的;程度上,他是完美的。扭曲的人性,使人離棄這樣的君王,信靠世界的王,想盡辦法以金錢、權力、快樂、科學、力量入侵神的主權領域。我們當銘記神徹底咒詛偶像的教導,正確分辨屬肉體與屬靈、屬該撒與屬神的分別。

 

【賽四十七13 觀天象的與看星宿的】在美索不達米亞,與占卜不相上下的算命方式是占星術。在亞述晚期(約主前900612年),國王要定期聽取月亮與其他星體出現的報告,並且要解釋這些事預示些什麼。巴比倫人在主前五○○年發明了黃道十二宮圖,大約就是波斯古列王時代。詳情請參:以賽亞書二6;申命記十八章;約書亞記十1213;列王紀下二十三4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四十七14「他們要像碎秸被火焚燒,不能救自己脫離火焰之力,這火拼非可烤的炭火,也不是可以坐在其前的火。」

  〔暫編註解〕「他們」:指一切行邪術、觀天象星宿的人。

     在厄運來臨之時,邪術無法提供逃生之路。聽信邪術的人再也得不到安全感。燒毀巴比倫的火焰也將燒毀那些星占學家。

 

【賽四十七15「 你所勞神的事都要這樣與你無益。從幼年與你貿易的,也都各奔各鄉,無人救你。」

  〔暫編註解〕「從幼年與你貿易」:指與巴比倫素有貿易往來的國家。

     與你貿易的。巴比倫是“貿易之地”和“買賣城”(結17:4)。奧秘的巴比倫也與“地上的客商”密切交往(啟18:11-19)。古代的巴比倫最關心的是物質和財富。濫用物質的福惠對於擁有的人來說乃是咒詛(見申8:10-18;何2:5-9;路12:13-21

 

 【思想問題(第47章)】

 1祂引致巴比倫敗落的是那些罪?祂祂他們所自持的是什麽?祂祂試反省有什麽是你自持並看得比神更高的事物(例如才幹、熱心祂祂服事、聰明 ...... 等)。祂祂若有的話,立即向神悔改。

 2祂13節提及的「籌畫太多」與12, 15節所說的「勞神」是否否定了祂祂計劃的用處?祂祂我們當怎樣在謙卑信靠神與負責任兩者中取得平衡?

 ──《串珠聖經註釋》 

 

【賽四十七章與啟十六至十九章比較】仔細閱讀《啟示錄》,就會發現其表號和用語與以賽亞,耶利米,以西結和但以理著作的某些章節十分相似。約翰顯然在聖靈的引導下,大量引用《舊約》讀者所熟悉和理解的古代先知的語言,來描述教會將來的經歷。約翰用屬世巴比倫的壓迫,及其後來的荒蕪,生動地描寫了神的餘民受到那奧秘之的巴比倫的逼迫,及巴比倫的最後荒蕪。《啟示錄》的表號和言語如果參照古代先知對當時事件的描寫,就更加明確易懂了。賽47章所描寫屬世的巴比倫所受的各方面懲罰,對於理解啟16-19章所描寫那奧秘之巴比倫的懲罰是很有幫助的。請注意以下的對照:

 

《以賽亞書》第47

《啟示錄》啟16-19

1.“坐在塵埃”(第1節)。

1.“把塵土撒在頭上”(18:19)。

2.“稱為柔弱嬌嫩的”(第1節)。

 “專好宴樂,安然居住的”(第8節)。

2.“怎樣奢華”(18:7)。

 “華美的物件”(18:14)。

3.“要用磨磨面”(第2節)。

3.“舉起一塊石頭,好像大磨石”(18:21)。

4.“我要報仇”(第3節)。

4.“神想起巴比倫大城來,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遞給他”(16:19)。

 “他怎樣待人,也要怎樣待他”(18:6)。

 “審判他的主神大有能力”(18:8)。

 “他判斷了…大淫婦”(19:2)。

5.“列國的主母”(第5節)。

 “我必永為主母”(第7節)。

 “惟有我,除我以外再沒有別的,我必不至寡居,也不遭喪子之事”(第8節)。

5.“管轄地上眾王的大城”(17:18)。

 “我坐了皇后的位,並不是寡婦,決不至於悲哀”(18:7)。

6.“你毫不憐憫他們,把極重的軛加在…身上”(第6節)。

6.“我又看見那女人喝醉了聖徒的血”(17:6)。

 “先知和聖徒,並地上一切被殺之人的血,都在這城裡看見了”(18:24)。

7.“在一日轉眼之間”(第9節)。

7.“在一天之內……一時之間”(18:8,10,17,19)。

8.“多行邪術”(第9節)。

8.“邪淫大怒的酒”(18:3)。

 “萬國也被你的邪術迷惑了”(18:23)。

9.“禍患要臨到你身…你也不能除掉…也必忽然臨到你身”(第11節)。

9.“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他的肉”(17:16)。

 “她所受的災殃”(18:4,8)。

 “用她調酒的杯,加倍的調給他喝…叫他照 樣痛苦悲哀…死亡、悲哀、饑荒”(18:6-8)。

10.“火”(第14節)。

10.“用火將她燒盡”(17:16)。

  “她又要被火燒盡了”(18:8)。

  “燒她的煙”(18:9)。

11.“與你貿易的”(第15節)。

11.“藉著她發了財的客商”(18:15)。

  “你的客商原來是地上的尊貴人”(18:23)。

──《SDA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箴言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