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三十七章拾穗

 

【賽三十七1「 希西家王聽見,就撕裂衣服,披上麻布,進了耶和華的殿。」

  〔暫編註解〕“撕裂衣服,披上麻布”:是悲哀、羞辱的表示。

       “撕裂衣服”和“披上麻布”(灰暗粗糙的布料)是痛苦和恥辱的記號。

     「披上麻布」:表示哀痛悔改,好尋求神的面。

         希西家王聽見,就撕裂衣服。見王下19:1注釋。希西家進入“耶和華的殿”,符合珥1:8-14的勸告。那是在另一次危機中所給的。

         1~4希西家藉信仰獲勝。表明了希西家面對生死決擇的對策。與多數人一樣,希西家也經歷過屬靈的復興期及沉滯期(30:1-5;王下20:12-19;代下32:24)。這此希西家通過信仰獲勝。當他面對束手無策的危機時:①自己先悔改;②使大臣悔改;③邀請先知代禱。神垂聽希西家的禱告,用超常的方法拯救猶大。

         1-7希西家向以賽亞求助,希西家一面進聖殿向神禱告求助,一面請求以賽亞禱告,尋求神的指引。

 

【賽三十七2「 使家宰以利亞敬和書記舍伯那,並祭司中的長老,都披上麻布,去見亞摩斯的兒子先知以賽亞。」

  〔暫編註解〕國王處在困境之中,只有真神的先知才能指出逃脫的路徑。

 

【賽三十七3「 對他說:“希西家如此說:‘今日是急難、責罰、淩辱的日子,就如婦人將要生產嬰孩,卻沒有力量生產。」

  〔暫編註解〕猶大的情況就象那到期卻不能生出來的孩子一樣。前景似乎只有死亡。

       「責罰」:當時人認為國難是神懲治的行動。

     「如婦人將要生產 ...... 生產」:以生產中的困難和痛苦比喻猶大急需救助,否則便會覆亡。

         參照何13:13;帖前5:3等經文,可知本節是描述大災難的慣用方式。在古代醫學不發達,難產無疑會導致死亡。

         見王下19:3注釋。神怎樣答應以賽亞時代祂子民的懇切祈禱,神現在也會垂聽和拯救祂的子民(見詩46:5-1191)。

 

【賽三十七4「 或者耶和華你的 神,聽見拉伯沙基的話,就是他主人亞述王打發他來辱駡永生 神的話,耶和華你的 神聽見這話就發斥責。故此,求你為餘剩的民揚聲禱告。’”」

  〔暫編註解〕「餘剩的民」:這裡的含義大概與本書常提及的「餘民」觀念有別,後者指將來經過亡國後剩餘回歸的人(見7:3; 10:20-22),而這裡是指當時亞述劫掠後全國所剩下的百姓。

     見王下19:4注釋。凡到神那裡來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因為祂是長遠活著,替他們祈求。”(來7:25

 

【賽三十七5「 希西家王的臣僕就去見以賽亞。」

  〔暫編註解〕去見以賽亞: 大敵當前,向神祈禱,或許仇敵看來是愚蠢之舉,其實這是直接依靠歷史的掌管者,而不依靠自己的最明智之舉(林前1:18)。這並非意味著凡事只需禱告,而是指凡事都應以禱告開始。藉著禱告,神指示聖徒最好的路。有時,挫折、失敗、痛苦成為領受更大恩典的路徑。神會賜下悟性,使人甘心走上他指引的路。以賽亞重複王下18:13-20:19的內容,為的是強調預言必定成就。

 

【賽三十七6「 以賽亞對他們說:“要這樣對你們的主人說,耶和華如此說:‘你聽見亞述王的僕人褻瀆我的話,不要懼怕。」

  〔暫編註解〕「僕人」:見王下19:6注。

         不要懼怕。見王下19:6注釋。

       6-7  以賽亞用神的話安慰希西家。

     6~7 以賽亞的話是鼓舞人心的——譴責亞述的特使——和具體的。

        6~7以賽亞向希西家傳達有關神的拯救方法的預言。西拿基立為了平定令人心焦的巴比倫叛亂,必須回師,遭到刺客暗殺,無法再次入侵猶大。B.C.689,西拿基立才完全平定巴比倫,8,9年後,因偏愛以撒哈頓,被自己的兒子所殺(38;王下19:37;代下32:21)

 

【賽三十七7「我必驚動(原文作“使靈進入”)他的心,他要聽見風聲就歸回本地,我必使他在那裡倒在刀下。’”」

  〔暫編註解〕“驚動”。使靈進入。

       「聽見風聲就歸回本地」:指亞述國內發生某些事(可能是巴比倫的作亂),使西拿基立不得不立即返回處理。

     我必驚動(原文作使靈進入)。見王下19:7注釋。

 

【賽三十七8「拉伯沙基回去,正遇見亞述王攻打立拿;原來他早聽見亞述王拔營離開拉吉。」

  〔暫編註解〕“立拿”:耶路撒冷西南40公里的一個城。

       “立拿”。耶路撒冷西南面約二十五英里(40公里)。

         立拿。見王下19:8注釋。

         8-9  當時西拿基立已攻克拉吉,接續北上攻打另一個城邑位拿。這裡提及的古實王特哈加屬第25王朝,是一位出色的君王,於主前六九○至六六四年在位,當時仍未作王,這裡只是以後來的名稱稱他。此時,亞述王風聞特哈加派兵北上要與他爭戰,於是先發制人,逼令猶大早日歸降,免得猶大與埃及聯手對付他。有學者認為本段指亞述王的第二次入侵,時為主前六八九年左右,參王下19:8-13注。

     8-13  亞述王侮慢神及命希西家投降。

 

【賽三十七9「 亞述王聽見人論古實王特哈加說:“他出來要與你爭戰。”亞述王一聽見,就打發使者去見希西家,吩咐他們說:」

  〔暫編註解〕“古實王”:即埃及王。“特哈加”:他是埃及第二十五王朝(古實王朝)末的第二位君王,那時還未登位,但大概也參與了對抗亞述之役。

       古實王特哈加( B.C.691-664): 當時,除亞述的西拿基立,特哈加是最強大的國王。B.C.701西拿基立入侵猶大時,特哈加已掌握了古實(埃提阿伯)的實權。

     特哈加。見王下19:9注釋。特哈加的逼近迫使西拿基立再次設法讓希西家就範。

         打發使者。死海古卷 1QIsa 為“再次打發使者。”

 

【賽三十七10「 “你們對猶大王希西家如此說:‘不要聽你所倚靠的 神欺哄你說,耶路撒冷必不交在亞述王的手中。」

  〔暫編註解〕欺哄你。見王下19:10注釋。西拿基立未能用武力攻佔耶路撒冷,就想用威脅來達到目的。他這次的口信與上一次很像,但語氣更硬,更具挑釁性(賽36:15,18-20)。

     10~13你們……說: 西拿基立聽到特哈加參戰的消息,撤回攻打猶大的軍隊,向特哈加進軍。他記得先王於B.C.711在非利士打敗埃及軍隊,卻不敢輕視特哈加的對抗。西拿基立回師時,派使臣告誡希西家,自己只是暫時撤退,你不要以為有盼望而高興,你不可能擺脫亞述的勢力得自由。論調與36:18-20相同。

 

【賽三十七11「 你總聽說亞述諸王向列國所行的,乃是盡行滅絕,難道你還能得救嗎?」

  〔暫編註解〕見王下19:11注釋。亞述的國王無情又殘暴,並以自己的殘暴而自豪。他們想用血腥的暴行來威脅百姓和其他民族,使世人受他們的控制。

 

【賽三十七12「我列祖所毀滅的,就是歌散、哈蘭、利色和屬提拉撒的伊甸人,這些國的神何曾拯救這些國呢?」

  〔暫編註解〕這些城邑都在米所波大米。

       這些城市位於米所波大米。

     本節的城市皆屬米所波大米地。

         歌散、哈蘭。見王下19:12注釋。

 

【賽三十七13「 哈馬的王、亞珥拔的王、西法瓦音城的王、希拿和以瓦的王,都在哪裡呢?’”」

  〔暫編註解〕這些城邑都在亞蘭(敘利亞)。

       這些城市位於敘利亞。

     本節的城則在敘利亞。

         哈馬的。見王下19:13注釋。關於哈馬和亞珥拔的神,也曾提出同樣的問題(賽36:19),現在所問的,是關於這些城市的國王。暗示的答案是:他們遭遇了所有膽敢抵抗亞述軍隊之人的可怕命運。死海古卷1QIsa在以瓦後面加了撒瑪利亞。

 

【賽三十七14「希西家從使者手裡接過書信來,看完了,就上耶和華的殿,將書信在耶和華面前展開。」

  〔暫編註解〕「將書信在 ...... 展開」:表示交托、仰望。

       接過書信。見王下19:14注釋。

     14-20  希西家向神禱告。

         14~20希西家的祈禱。希西家聽到西拿基立的威脅——現在只是暫時轍退,有朝一日必要佔領耶路撒冷,獻上此番禱告。在2,3節希西家邀請先知代禱,此時親自向神祈禱,由此看出,希西家的信仰有所成熟(1:2,3)

 

【賽三十七15「 希西家向耶和華禱告說:」

  〔暫編註解〕1520 這篇簡短而美麗的禱文顯出希西家對神有極大的信心,他只求神的榮耀得到證明(20節)。有關陷入類似困境的人的禱告,比較歷代志下二十章512節、耶利米書三十二章1725節和使徒行傳四章2430節。

 

【賽三十七16「 “坐在二基路伯上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啊,你,惟有你,是天下萬國的 神;你曾創造天地。」

  〔暫編註解〕「坐在二f ...... 神」:指神坐在約櫃的施恩寶座上,旁邊有二基路伯的翅膀遮蓋(參出25:17-22),  顯示神在耶京危急之際仍與猶大同在。

       坐在二基路伯上……耶和華: 字面意思為“坐在基路伯上……耶和華”。基路伯是帶翅膀的聖物,面對面站在約櫃之上,神在二基路伯之間顯現(7:89;撒上4:4;撒下6:2;王上8:6,7;代上13:6;80:1;99:1)<10:9,關於基路伯>

         二基路伯。見王下19:15注釋。

     16~20永生神……木頭、石頭: 惟有神是生命的根源。創造天地……地變為荒涼: 神擁有創造的能力,有秩序地創造天地。仇敵只能以有限的力量破壞神的創造。希西家明智地選擇依靠將死亡變為生命的永生神(14:6),並未選擇依靠亞述之刀。希西家此番選擇後,懇求神借實踐性行動成就救恩。我們不是只用理性理解神,實際上神與我們同行。

 

【賽三十七17「 耶和華啊,求你側耳而聽;耶和華啊,求你睜眼而看。要聽西拿基立的一切話,他是打發使者來辱駡永生 神的。」

 

【賽三十七18「 耶和華啊,亞述諸王果然使列國和列國之地變為荒涼,」

  〔暫編註解〕亞述正處在權勢的顛峰。提革拉-毗列色三世(西元前745-727年),撒縵以色五世(西元前727-722年),撒珥根二世(西元前722-705年)和西拿基立(西元前705-681年)是在亞述最強大的國王。他們的征戰粉碎了西亞各國,使之成為荒涼。雖然西拿基立是在吹噓,但希西家仍坦率地承認他的誇口不是沒有根據的。死海古卷1Qisa裡沒有“和列國之地”。

 

【賽三十七19「將列國的神像都扔在火裡,因為他本不是神,乃是人手所造的,是木頭、石頭的,所以滅絕他。」

  〔暫編註解〕B.C.1100左右,亞述王提革拉毗列色1世至亞述巴尼拔王,為擴張領土,一直施行征服政策。他們不僅擴張領土,並且為表明所拜的“亞述”神的優越性,在神殿前面燒毀周邊列邦的神像。對周邊民族而言,這是消滅他們民族精神的帝國主義思想。對猶大來說,亞述的入侵超越了一般的戰爭意義。

     本不是。見王下19:18注釋。

 

【賽三十七20「耶和華我們的 神啊,現在求你救我們脫離亞述王的手,使天下萬國都知道惟有你是耶和華。”」

  〔暫編註解〕希西家求助的最終目的,是要萬國認識耶和華。

     天下萬國。見王下19:19注釋。

 

【賽三十七21「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就打發人去見希西家,說:“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如此說,你既然求我攻擊亞述王西拿基立,」

  〔暫編註解〕希西家獻上懇切的祈禱時,以賽亞似乎不在場。但是神告訴祂的先知這次祈禱的內容,及其將蒙應允。在民族存亡之際,神絕不會使祂的子民絕望。見王下19:20注釋。

       21~35神藉以賽亞的應允:①責備、咒詛狂妄傲慢的西拿基立(21-29);②向希西家應許救恩,保護他脫離西拿基立的手(30-35)。經文顯明當時的國際局勢及猶大的宗教狀況。當時,亞述鎮壓了所有東方的謀反勢力,向西方進軍,佔領了腓尼基地區及北以色列,前景一片光明。但當他們入侵猶大時,國內接連發生謀反事件,及埃及的挑戰,內憂外患使其氣勢受挫。西拿基立的遠征只能轉為攘內,撤回圍困耶路撒冷的軍兵回師。從宗教觀點來看,雖然猶大無視先知的警告,犯了與埃及締結同盟的罪。但當君臣與百姓同心歸向神,就能抵禦仇敵的入侵。神對耶路撒冷的審判,因以色列的悔改暫時得以解除。神通過歷史展開救贖。神掌管歷史,使聖徒獲得最後的勝利(44:1-8;4:3,4;10:19;約壹5:4)

     21-35  神藉以賽亞說預言堅固希西家。

 

【賽三十七22「 所以耶和華論他這樣說:錫安的處女藐視你、嗤笑你;耶路撒冷的女子向你搖頭。」

  〔暫編註解〕“錫安的處女”。耶路撒冷。

       以賽亞藉弱小女子嘲笑強大的亞述,譏諷亞述的威風,“錫安的女子”象徵雖然軟弱、卻持守信仰的純潔的聖徒(1:8;10:32;16:1),“搖頭”是以色列的習慣行為,表示嘲笑(22:7;44:14;109:25;27:39)

         錫安就像一個處女,曾受到西拿基立的威脅。他要在世人面前羞辱她。但是錫安勇敢地拒絕屈從亞述人。神會獎賞她對祂的忠貞。見王下19:21注釋。

     22-29這是先知的諷喻詩,譏笑西拿基立不自量力,竟敢攻擊歷史的主宰,必註定失敗。

 

【賽三十七23「“你辱駡誰,褻瀆誰?揚起聲來,高舉眼目攻擊誰呢?乃是攻擊以色列的聖者。」

  〔暫編註解〕聖者。見王下19:22注釋。錫安已經許配了神。亞述人侮辱她就是侮辱神。神為了自己聖名的榮譽,會出面維護錫安。

     23~25西拿基立的驕傲帶來的教訓。以賽亞重複西拿基立所說的話,嘲笑西拿基立以為自己是神。西拿基立的驕傲顯示:①驕傲在敗壞之先(16:18);②謀事在人,成事在神(16:9)

 

【賽三十七24「 你藉你的臣僕辱駡主說:我率領許多戰車上山頂,到黎巴嫩極深之處,我要砍伐其中高大的香柏樹和佳美的松樹;我必上極高之處,進入肥田的樹林。」

  〔暫編註解〕見王下19:23注釋。人正在憑自己微弱的力量來對抗全能神的能力。西拿基立和路錫甫一樣,犯下了自我誇耀的罪。他所強調的自己:“我”的“戰車”,我率領”,我要砍伐”和”我必上”(參賽14:13,14)。在西拿基立的碑文中充滿這一類自誇的話。但將再一次顯明“驕傲在敗壞以先”(箴16:18)。神阻擋驕傲的人”(雅4:6)。

       24-25   以這番話表達亞述的高傲自大:他的軍隊東征西討,所向披靡,能克服一切困難。往埃及途中不毛乾旱的沙地不能攔阻他的軍隊前進,因他可挖井喝水;他的軍隊也不受尼羅河及其支流的阻隔,可照樣踏過去。

     2427 亞述誇口說,沒有人、也沒有任何東西能阻止她征服的行動。

 

【賽三十七25「 我已經挖井喝水,我必用腳掌踏幹埃及的一切河。」

  〔暫編註解〕挖井喝水。西拿基立繼續吹噓自己的力量和無敵。他所向披靡,勢不可擋。見王下19:24注釋。

     。死海古卷1Qisa為“奇異的水”。參相應的王下19:24

 

【賽三十七26「“耶和華說:你豈沒有聽見我早先所作的、古時所立的嗎?現在藉你使堅固城荒廢,變為亂堆。」

  〔暫編註解〕你豈沒有: 是責備:“你豈不是聽而不知畏懼,反倒輕看嗎?”西拿基立的態度,標誌著新約時代拒絕福音之人的態度(1:9-11)。藉你使:  表明亞述的領土擴張得以成功,是因神允許其發生。不是指神操縱西拿基立的征服,是神默認他如此行,神隨時可以制止這舉動。宣告神的主權超越人的意志與能力,西拿基立不過是神的審判工具(10:5,6,15)

       我早先所作的。見王下19:25注釋。如果神沒有撤回祂對人民和國家的保護,亞述的軍隊就會對他們無能為力。

     26-27亞述的強大其實是出於神的旨意,他只是番判列國的工具而已。

 

【賽三十七27「 所以其中的居民力量甚小,驚惶羞愧。他們像野草、像青菜,如房頂上的草,又如田間未長成的禾稼。」

  〔暫編註解〕列國與強大的亞述相比,宛如柔弱的草、無根的植物般脆弱。參王下19:26注。

     力量甚小。見王下19:26注釋。

 

【賽三十七28「 “你坐下、你出去、你進來、你向我發烈怒,我都知道。」

  〔暫編註解〕亞述一切的動靜神都知道。

       「你向我發烈怒」:指西拿基立要亡猶大的企圖。

     我都知道: 希伯來原文意為“清楚、明明白白地知道”,表明神鑒察世上的一切(代上28:9;11:4)。“出入”是希伯來慣用詞,表示人經營的一切事(27:17;28:6;31:2;撒上18:13,16;撒下3:25;王上3:7)。“你向我發烈怒”指西拿基立派使者拉伯沙基,向耶路撒冷居民傳達信息(36:13-20),在拉吉給希西家寫信(10)

         死海古卷1QIsa是“你的起來和坐下,我都知道”(見哀3:63)。神警告西拿基立,祂知道他的一切活動和企圖。“出去”和“進來”包括生活的一切活動(見詩121:8139:2,3)。

 

【賽三十七29「因你向我發烈怒,又因你狂傲的話達到我耳中,我就要用鉤子鉤上你的鼻子,把嚼環放在你口裡,使你從原路轉回去。」

  〔暫編註解〕“嚼環”:看三十28注。“用鉤子鉤上你的鼻子”:是古時亞述民族對待戰敗國俘虜的一種殘忍行為。這裡是說,神會使亞述王西拿基立圍攻耶路撒冷之舉,徒勞無功而回。

       亞述人常常用繩子扣俘虜的鼻環,把他們擄去。

     預言亞述軍蒙羞返國。

         子」、「嚼環」:見王下19:28

         “鉤鼻子”、“嚼環放在口裡”,指給牲口套籠頭,使其馴服。以賽亞傳達神的意志,如同給倔強的馬或騾子套籠頭使其馴服,神要給驕傲的西拿基立套籠頭,強制其順服神。

         見王下19:28注釋。亞述人往往非常殘暴地對待受害人。西拿基立怎樣待人,他也將遭到怎樣的對待。這句話也用來比喻一切為罪惡作工之人最後的待遇(賽30:28;結38:4)。

 

【賽三十七30「“以色列人哪,我賜你們一個證據。你們今年要吃自生的,明年也要吃自長的,至於後年,你們要耕種收割,栽植葡萄園,吃其中的果子。」

  〔暫編註解〕「吃自生的」:猶大地受亞述軍的蹂躪,沒糧出產,百姓只得吃田間野生的,或前年收割遺下的谷粒所長出的。

         「至於後年 ...... 吃其中的果子」:顯示猶大境內恢復和平安寧的景象。

         見王下19:29注釋。這裡向希西家和猶大的百姓保證,神會賜下一個證據,正像祂經常做的那樣(賽7:11,1438:8),確保相關預言定會實現。亞述的入侵犯破壞了一切正常的農業活動,但本節向百姓保證,會有充足的糧食供應。接下來可能是安息年,莊稼會生長。但第三年將恢復正常的生活和活動。這個預言在特定的時間裡應驗,證明第3132節更大的應許定會實現。

         30-32預言猶大經過兩年的貧瘠後,第三年農業可恢復正常,劫後餘生。

       3033 神應許三年後被蹂躪的猶大能回復正常狀態,耶路撒冷可以倖免於難(33節)。

     3033神應許荒廢了的猶大國要在三年之內恢復農業生產。耶路撒冷城也可避過此次危難。

         30~35對希西家的簡短預言,包括以下內容:①荒廢的猶大將要恢復往日流奶與蜜的景象(30)。猶大因亞述的幾次入侵,幾近荒蕪。主要農作物葡萄及其他農作物被軍兵踐踏。以賽亞預言三年之內這片土地將恢復原貌 ;②因亞述的入侵,國家遭受危機,其中仍有蒙神保守的餘民(9:8),他們要恢復猶大民族及氣概(31,32)。因亞述的入侵,200,150名猶大人被擄去,他們只好揮淚告別故土鄉人,與他們生離死別。許多城邑被焚燒。所剩無幾的百姓逃至耶路撒冷,苟且存活。當亞述軍隊因神的介入退兵,餘民會從耶路撒冷分散到猶大各城,建造城邑。神應許將藉這些餘民恢復昔日的榮耀 ;③神拯救耶路撒冷脫離亞述之手(33-35)36-38節簡略地記錄此預言的成就。

 

【賽三十七31「 猶大家所逃脫餘剩的,仍要往下紮根,向上結果。」

  〔暫編註解〕「往下根,向上結果」:見王下19:30注。

     剩餘的。見王下19:30注釋。

 

【賽三十七32「 必有餘剩的民從耶路撒冷而出;必有逃脫的人從錫安山而來。萬軍之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

  〔暫編註解〕「餘剩的民」:即下節「逃脫的人」,見4節注。

     見王下19:31注釋。只有神的干預才能解救猶大。沒有神就沒有希望。以色列已經毀滅了。現在似乎沒有什麼能防止猶大遭遇同樣的命運。

 

【賽三十七33「“所以耶和華論亞述王如此說:他必不得來到這城,也不在這裡射箭,不得拿盾牌到城前,也不築壘攻城。」

  〔暫編註解〕西拿基立與特哈加進行大爭戰後(9),整備軍隊,暫時休憩,突遭神的襲擊(36)。第二次入侵猶大,他根本未能到耶路撒冷附近,因內亂必須回師(7)

       見王下19:32注釋。西拿基立的軍隊已經城的周圍安營了,但不能發動尋常的攻城。他們無法在城牆前築壘,好讓攻城的器械和弓箭手前行,敵人沒有辦法進入城內。耶路撒冷似乎陷入了死死的包圍之中。但圍城沒有取得成功。

     33-35  總結有關亞述的預言:他們必徒勞而返,因神要保護和拯救耶京。

 

【賽三十七34「 他從哪條路來,必從那條路回去,必不得來到這城。這是耶和華說的。」

  〔暫編註解〕西拿基立入侵猶大的路線如下:首先征服猶大西北地區,包括西頓、撒勒法的腓尼基地區;路經沙龍,抵達西南邊境拉吉,差遣拉伯沙基去耶路撒冷。西拿基立從原路回去,意味著希西家不必再戰西拿基立,對希西家是莫大的安慰。

 

【賽三十七35「因我為自己的緣故,又為我僕人大衛的緣故,必保護拯救這城。”」

  〔暫編註解〕神捍衛耶路撒冷,是針對西拿基立的褻瀆,維護自己的尊嚴(見第24節注釋)。

 

【賽三十七36「耶和華的使者出去,在亞述營中殺了十八萬五千人。清早有人起來一看,都是死屍了。」

  〔暫編註解〕耶和華使用某種瘟疫的突然爆發來殺害亞述軍隊。按照希羅多德(Herodotus)的記載,亞述軍營是受到老鼠的傳染。參看列王紀下十九章35節。

       「耶和華的使者」:見王下19:35注。

         西拿基立慘遭大敗,是因耶和華超然的介入。以賽亞記載耶和華的使者擊殺他們,擊打的手段與方法可能多種多樣(王下19:35-37)。有些學者主張應排除超然性,而可能是由於亞拉伯沙漠的暴風雨或夜襲以及傳染病。

         耶和華的使者。見王下19:35注釋。天使的任務主要是拯救,而不是毀滅。不知道天使在這次用的是什麼手段。但不管怎麼樣,所降的懲罰都是突然性的,消滅了圍城的部隊。由於古代國家的史記裡不願意提不愉快的時間,亞述的歷史沒有記錄這一次的災難。還有其他的解釋純屬想像,沒有什麼價值。

     36-38  預言的應驗。

 

【賽三十七37「亞述王西拿基立就拔營回去,住在尼尼微。」

  〔暫編註解〕「尼尼微」:亞述的首都。

       很有意思的是西拿基立倖免於難了。他似乎與派去對付特哈加的那一部分軍隊在一起(第9節;見王下19:9。也許神是想讓他蒙羞受辱地回國,作為違抗神之後果的見證。見王下19:36注釋。

     3738西拿基立撤退離開耶路撒冷是在主前701年。他在尼尼微被殺害是二十年之後,即在主前681年。

 

【賽三十七38「一日在他的神尼斯洛廟裡叩拜,他兒子亞得米勒和沙利色用刀殺了他,就逃到阿拉臘地。他兒子以撒哈頓接續他作王。」

  〔暫編註解〕7節的預言在二十年後才應驗(主前681年)。

       「一日」:於西拿基立攻猶大不果、潰敗而回之後廿年(主前六八一年)。

     「尼斯洛」及「亞拉臘地」:見王下19:37注。

         通過西拿基立,可以認識:①惡人的結局是完全的滅亡;②他所服侍、追求的屬世力量,不能提供拯救;③罪會一直存在,循環往復直到世界末了(王下19:37)

         見王下19:37注釋。西拿基立雖然逃回了亞述,卻難免慘遭橫死。亞述和巴比倫的歷史證實了聖經所記載他是被兒子所謀殺的。西元前681年,西拿基立被殺,以沙哈頓開始執政。不知那是他回來以後多少時間。

 

 思想問題(第35-37章)】

 1 35:1-2, 10所呈現的是怎樣的景象?這跟今日充滿苦難的世界如何拉得上關係?

 2 耶穌在世時曾引述35:5-6的經文,祂是在什麽情形下引述的?參路7:21-22這有何意義?

 3 你有何軟弱、缺乏需要神的拯救(35:3-7)?你信神能幫助你嗎?

 4 試從36:4-20拉伯沙基對希西家所說的狂語中,找出他用以動搖猶大人信心的論據(參注);你認為這番話的說服力強嗎?你會怎樣予以反駁?

 5 亞述最大的錯誤是什麽?見36:18-20。今日世界強國是否也犯上了同樣的錯誤?

 6 百姓與宮廷大臣並希西家面對國難時,有何反應?見36:22; 37:1-5。他們給你什麽榜樣?希西家的話如何顯示以賽亞與神有特別密切的關係?這也是你的寫照嗎?先知以賽亞的回答(6-7)能否安慰百姓的心?

 7 從希西家的禱詞看來,他心目中的耶和華是怎樣的?這位君王的禱告給你什麽提醒?

 8 希西家的禱告為何蒙應允?他和亞述王最大的分別是什麽?我們從中可以學習到什麽?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箴言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