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三十六章拾穗

 

【賽三十六1「 希西家王十四年,亞述王西拿基立上來攻擊猶大的一切堅固城,將城攻取。」

  〔暫編註解〕簡述西拿基立的進攻。根據亞述的文獻,猶大有46個堅固城及無數城外的村落當時已被西拿基立攻取。

         希西家王十四年: B.C.712,這可能是筆誤。亞述王西拿基立在B.C.701第二次入侵猶大,不是在B.C.712。西拿基立在B.C.705即位,為擊敗反亞述的巴比倫王比羅達巴拉但及以攔同盟軍,3,4 年間未向西遠征。西拿基立忙於殲滅東方仇敵時,以西頓為中心的西部腓尼基地區發生叛亂。西拿基立打敗東方仇敵後,B.C.701終於向西進軍,一舉攻陷非利士,包圍耶路撒冷。有人認為是聖經抄寫者的筆誤,錯把希西家王二十六年抄成十四年。

         希西家王十四年。見王下18:13注釋。西拿基立在西元前705年成為亞述國王,並于西元前701年第一次進攻猶大各城。在他自己對這次戰役的記錄中,他宣稱佔領了46座猶大的城市,出征的理由如下:一,希西家不肯負亞述的軛;二,他向埃及和古實求援;三,幫助以革倫的非利士人對抗亞述,拘禁了他們忠於亞述的國王巴狄。

       12這裡提到的是亞述軍兩次進侵猶大國。1節是第一次,記載在《王下》十八1316。亞述王西拿基立當時還是他父親撒珥根的大將,可能正擔任攝政王。那時猶大王希西家海在向亞述進貢。2節以後,記亞述軍第二次進侵(三十六2∼三十七38;比較王下十八17∼十九36;代下三十二14;三十六523)。那時希西家王已經回轉歸向神(三十六5,21)。

         1~8以賽亞書的結構: 第一部分(1-35),以北以色列的滅亡、猶大的墮落、亞述的威脅為背景;第二部分(36-39),論及亞述王西拿基立第二次入侵前後的激情狀況;第三部分(40:1-66:24),論及被擄巴比倫之後的問題。應正確瞭解以賽亞書各部分獨立預言的歷史背景,以及預言得以成就的時期。本段經文的內容(38:9-20除外)重複記述了王下18:13-20:19的內容。

         1-22  西拿基立進攻猶大。

         36:1~38西拿基立第二次入侵。描繪西拿基立第二次入侵時的緊迫情況(王下18:17-19:37)。時間順序如下:①西拿基立入侵(36:1-3);②西拿基立的使臣與希西家的使臣之間的對話(36:4-20);③使臣告訴希西家所受的侮辱(36:21,22);④希西家向神祈禱,神藉以賽亞應許救恩(37:1-7);⑤西拿基立再次勸誘希西家屈辱降服(37:8-13);⑥希西家第二次禱告,神藉以賽亞賜第二次應許(37:14-35);⑦神施行神跡殲滅亞述軍隊,西拿基立悲慘地死亡(37:36-38)

         本章是《以賽亞書》新的段落的開始。第36-39章主要是歷史,而不是預言,記錄了西拿基立的入侵,希西家的患病,和米羅達巴拉但使者的來訪。王下18:13-20:19與這些章節有很多相似之處,故注釋時要予以參考。

         36:1-39:8  歷史補篇:本段除了38:9-20以外,大致與王下18-20章及代下32章相同 , 可互相參照。主旨是敘述希西家王面對亞述的威脅時,如何靠賴神渡過危機。在結構方面,本段將以賽亞書上半部與下半部連接起來,因本段末提及新興的巴比倫所引起的威脅,而本書下半部則提到日後猶大被擄到巴比倫並神救贖選民的信息。(參考附注:考古發現與希西家任內亞述的入侵)

     第三十六至三十九章詳述主前701年,高傲自大的亞述試圖征服猶大的戲劇性事件。平行的記載可見於列王紀下第十八、十九章和歷代志下三十二章123節。

 

【賽三十六2「亞述王從拉吉差遣拉伯沙基率領大軍往耶路撒冷,到希西家王那裡去。他就站在上池的水溝旁,在漂布地的大路上。」

  〔暫編註解〕“拉伯沙基”:不是人名,是亞述軍隊統領的官銜。

       “拉伯沙基”。直譯作:首席上酒人,卻指一個高級官員或特使。“拉吉”。耶路撒冷西南約三十英里(或48公里),西拿基立軍隊的中途補給站。

     「拉吉」:在耶京之西南,是通往耶京的要道上一個堅固的防禦城,亞述軍猛攻此城,引致城內死傷無數,目的是攔截埃及軍隊北上援救猶大。

         「拉伯沙基」:乃亞述的官銜,非人名。

         「他就站在 ...... 大路上」:這位亞述官員儼若先知般,參串及「亞述大王如此說」這開首語(4)。

         西拿基立留守陣地,派拉伯沙基作先鋒,勸誘猶大投降。拉伯沙基不是人名,是一種官銜,它不是將軍,而是率領諸官長的所謂野戰外交官。

         差遣拉伯沙基。見王下18:17,19注釋。這是亞述國王主要斟酒官員的稱號。他是一個重要的將領,和他珥探,拉伯撒利一起,指揮進攻耶路撒冷的亞述軍隊。

         拉吉。見王下18:14注釋。

         上池。見王下18:17注釋。

         2-20  拉伯沙基的狂語:首先指出猶大所倚賴的埃及是靠不住的(4-6),繼而歪曲希西家宗教改革的用意(7),譏諷猶大勢力薄弱(8-9),自稱替耶和華行事(10),力勸猶大的百姓不要聽從希西家,反要歸降亞述(14-17),最後更將耶和華與列國的偶像相提並論,斷言祂也不能救自己的百姓(18-20)。

 

【賽三十六3「於是希勒家的兒子家宰以利亞敬,並書記舍伯那和亞薩的兒子史官約亞,出來見拉伯沙基。」

  〔暫編註解〕有關以利亞敬及舍伯那事蹟,見串及注。

     以利亞敬。見王下18:18注釋。

 

【賽三十六4「 拉伯沙基對他們說:“你們去告訴希西家說,亞述大王如此說:‘你所倚靠的有什麼可仗賴的呢?」

  〔暫編註解〕拉伯沙基稱呼猶大王為「希西家」,顯出藐視的態度。

       你所倚靠的。見王下18:19注釋。

     4~10拉伯沙基的驕傲。拉伯沙基帶給希西家使臣的信息,語氣極具侮辱、嘲弄之辭,足以嚴重打擊耶路撒冷的士兵與百姓。西拿基立欲借威脅征服耶路撒冷,不戰而勝。從拉伯沙基的威脅及耶路撒冷居民的反應,可知他們並未認識是耶和華在掌管歷史,他們的征戰是出於人的貪婪,而不是出於公義。人的權勢不過是曇花一現,不被神認可。西拿基立被兒子所殺,就充分說明這一點(37:37,38;王下19:36,37)。惡人的行為都在神的末世警告中(4:1;3:12;帖前5:3)。雖然敵軍逼到眼前,以賽亞仍未失去信心,神且藉以賽亞宣告救恩的成就。神在拯救行動中彰顯他的主權、榮耀、獨立、完美、公義、慈愛。

 

【賽三十六5「你說,有打仗的計謀和能力,我看不過是虛話。你到底倚靠誰才背叛我呢?」

  〔暫編註解〕你說。英KJV版為“我說”。但大約有20份古代希伯來語手稿,死海古卷1QIsa,以及相應的王下18:20都是“你說”。本句直譯是:“你說,當然是口中的話,打仗的計謀和能力”,意思是“你說,當然是我們的打仗的計謀和能力。”

     打仗的計謀和能力。見王下18:2注釋。希西家原來像他的父親那樣向亞述納貢(王下16:7,8)。他後來拒絕納貢,導致了亞述軍隊的進犯。

 

【賽三十六6「看哪,你所倚靠的埃及是那壓傷的葦杖,人若靠這杖,就必刺透他的手。埃及王法老向一切倚靠他的人也是這樣。」

  〔暫編註解〕以賽亞已經一再警告,“埃及”並不能給與幫助。

       「葦杖」:蘆葦作成的杖(參19:6注)。葦杖一旦壓傷便不能再用。

     壓傷的葦仗。見王下18:21注釋。

 

【賽三十六7「你若對我說:我們倚靠耶和華我們的 神。希西家豈不是將 神的邱壇和祭壇廢去,且對猶大和耶路撒冷的人說,你們當在這壇前敬拜嗎?」

  〔暫編註解〕亞述人認為希西家王清除偶像的行動褻瀆神明,必定受罰。

       拉伯沙基以為希西家已不再信靠神,因為希西家已經把“丘壇”除掉,而他以為猶太人不可能只用耶路撒冷的一個“壇”來敬拜神。

     「將神的邱壇和祭壇廢去」:希西家這樣做,目的是要百姓集中在聖殿敬拜,免得他們偏離神敬拜偶像。這種宗教改革顯然引起外邦的注意。

         強調拉伯沙基離間希西家與百姓的關係,誘導百姓不要信靠希西家。拉伯沙基的根據 : 希西家廢去丘壇與祭壇的宗教改革違背了百姓對神的熱心。希西家的信仰遭到貶低,而百姓的不信卻被讚譽。KJVRSV也支持這種解釋。拉伯沙基此番言詞看似智慧,實則愚昧,是由誤會所致,他認為希西家王廢去外邦偶像丘壇的行為,破壞了百姓侍奉神的邱壇。

         將神的邱壇,和祭壇廢去。見王下18:22注釋;參代下31:1

         7-8  參王下18:22-23注。

 

【賽三十六8「現在你把當頭給我主亞述王,我給你二千匹馬,看你這一面騎馬的人夠不夠。」

  〔暫編註解〕二千匹馬。見王下18:23注釋。猶大顯然沒有受過訓練的騎兵。亞述人嘲笑希西家,猶大在這一重大的兵種上如此地薄弱,竟敢與亞述作對。

 

【賽三十六9「 若不然,怎能打敗我主臣僕中最小的軍長呢?你竟倚靠埃及的戰車馬兵嗎?」

  〔暫編註解〕你竟倚靠埃及。見王下18:21,24注釋。以賽亞曾責備猶大的領袖們信賴軍事裝備,並與埃及結盟(賽30:1-431:1),並警告他們依靠埃及是白費心思(賽30:731:3)。

 

【賽三十六10「現在我上來攻擊毀滅這地,豈沒有耶和華的意思嗎?耶和華吩咐我說,你上去攻擊毀滅這地吧!’”」

  〔暫編註解〕拉伯沙基顯然引用以賽亞說過的預言,指出亞述乃是耶和華手中要擊打猶大的杖(見串)。

     耶和華吩咐我說。見王下18:25注釋。西拿基立在他的一塊碑文中宣稱,他的神阿舒爾批准他去攻擊他的敵人。

 

【賽三十六11「以利亞敬、舍伯那、約亞對拉伯沙基說:“求你用亞蘭言語和僕人說話,因為我們懂得;不要用猶大言語和我們說話,達到城上百姓的耳中。”」

  〔暫編註解〕“亞蘭言語”:當時通用的國際語言。但普通的以色列百姓聽不懂。以色列人被擄後,亞蘭語也成為他們的日用語言。

       “亞蘭言語”。雖然猶太人普遍不明白這種語言,但亞蘭語正成為一種混合語。

     「亞蘭言語」與16-17:見王下18:26, 31-32注。

         亞蘭言語。見王下18:26注釋。亞述使者的目的就是挑撥耶路撒冷的居民背叛他們的國王為敵,並威脅他們服從。

 

【賽三十六12「拉伯沙基說:“我主差遣我來,豈是單對你和你的主說這些話嗎?不也是對這些坐在城上、要與你們一同吃自己糞、喝自己尿的人說嗎?”」

  〔暫編註解〕饑荒帶來的一些可怕後果。

     坐在城上。見王下18:27注釋。西拿基立的使者表面似乎比希西家更關心耶路撒冷居民的利益。百姓遭到長期的圍困,吃自己的糞,喝他們自己的尿,對西拿基立又何妨呢?他們說,擺脫這種命運的唯一辦法,就是被叛他們的國王。

 

【賽三十六13「於是拉伯沙基站著,用猶大言語大聲喊著說:“你們當聽亞述大王的話。」

  〔暫編註解〕猶大言語。見王下18:28注釋。

     13~20拉伯沙基的威脅開始越界,誘勸百姓與其信靠耶和華,不如投靠亞述王。這如同撒但誘使人類背叛神。被撒但欺騙的罪人不再滿足于作自己的主人,試圖成為別人的主人。聖徒應當:①在消極方面,脫離這些罪;②在積極方面,攻破所有的威脅,力證惟有耶和華是真神(26:13;18:31)

 

【賽三十六14「王如此說:‘你們不要被希西家欺哄了,因他不能拯救你們。」

  〔暫編註解〕你們不要被……欺哄了。見王下18:29注釋。拉伯沙基說希西家不關心百姓的利益,狂妄而又只顧自己。

 

【賽三十六15「也不要聽希西家使你們倚靠耶和華說:耶和華必要拯救我們,這城必不交在亞述王的手中。’」

  〔暫編註解〕埃及王將埃及援兵歸在特哈家旗下(王下19:9)。特哈家軍隊被亞述軍隊完全擊敗(30:1-5;37:9)

     也不要聽希西家。見王下18:30注釋。亞述人只有使百姓離開神,才能把他們納入自己的勢力。這裡明確地提出,要麼忠於神,要麼與亞述的國王結盟。西拿基立的挑唆實際上是蔑視神本身。

 

【賽三十六16「不要聽希西家的話,因亞述王如此說:‘你們要與我和好,出來投降我,各人就可以吃自己葡萄樹和無花果樹的果子,喝自己井裡的水。」

  〔暫編註解〕你們要與我和好: 希伯來文的字面意思為 :“要和我共用福分”。可將這句話譯為“你們要與我重歸於好”,Cheyne譯為“你們要與我簽約”,如此既有“祝福”之意,亦有“誓約”之意。拉伯沙基在1218節用惡語威脅;在本節用甜言蜜語誘騙,可以看到屬世勢力對聖徒的挑戰。切記,惟有耶和華神與我們立約和好,帶來祝福,他認識我們,愛我們(31:3;3:16;5:8;約壹4:9,10)

       你們要與我和好。見王下18:31注釋。拉伯沙基慨然承諾效忠西拿基立,背叛的希西家的好處。

     16~17 拉伯沙基願意給猶太人一片更美好的土地,但他們必須付上可怕的代價,就是放棄他們的自由。

 

【賽三十六17「等我來領你們到一個地方,與你們本地一樣,就是有五穀和新酒之地,有糧食和葡萄園之地。」

  〔暫編註解〕「等我來領 ...... 地方」:亞述打敗敵人後,一貫的做法是將戰敗國的國民遷徙往異地,使他們再無叛亂複國的機會。

       領你們到一個地方: 惟有成為新國度的子民,才能得到幸福。拉伯沙基利用眼目的情欲誘惑聖徒,試圖使他們拋棄對新國度的盼望。

     與你們本地一樣。見王下18:32注釋。

         如果西拿基立真願意給予猶大的百姓所承諾的報酬,就會讓他們留在自己的土地上。他既威脅要把他們帶到遠方去,就證明他的話只是一種嘲諷。他的承諾也是空的。

 

【賽三十六18「你們要謹防,恐怕希西家勸導你們說:耶和華必拯救我們。列國的神有哪一個救他本國脫離亞述王的手呢?」

  〔暫編註解〕列國的神有哪一個。見王下18:33注釋。

     18~20列國的神……這些國的神: 拉伯沙基羞辱各國的神明與偶像,將耶和華包括在內(1:1-4)。這與耶和華親自申明的獨一性及以色列聖徒的信仰告白相衝突(6:4;86:8)。拉伯沙基此番言辭,相信自己的神尼斯洛才是第一神明,必保護自己。一切外邦神明都是撒但操縱的假神,神親自與他們爭戰,並且得勝。正如神藉啟示堅固以色列聖徒,他以超然方式,一夜之間殲滅近20萬仇敵,以行動教訓那些褻瀆神之徒(31:8,9)

 

【賽三十六19「哈馬和亞珥拔的神在哪裡呢?西法瓦音的神在哪裡呢?他們曾救撒瑪利亞脫離我的手嗎?」

  〔暫編註解〕「哈馬」、「亞珥拔」:見耶49:23注。

       「西法瓦音」:是哈馬大馬色之間的一個城。

     「他們曾救 ...... 我的手嗎」:言下暗示此國在滅亡前曾拜上述城市的偶像。

         本節譏諷這些城市受到亞述攻擊的時候,他們所拜的偶像不能拯救他們。

         哈馬。見王下18:34注釋。在西拿基立攻擊猶大22年以前,撒瑪利亞就落入了亞述人的手中。北方王國的首都無法抵擋亞述的軍隊,被視為耶路撒冷也會陷落的鐵證。

 

【賽三十六20「這些國的神有誰曾救自己的國脫離我的手呢?難道耶和華能救耶路撒冷脫離我的手嗎?’”」

  〔暫編註解〕耶和華被亞述視為眾民所拜的偶像之一,不過這次事件卻顯出耶和華是天下萬國的神(37:36)。

     這些國的神。見王下18:35注釋。

 

【賽三十六21「百姓靜默不言,並不回答一句,因為王曾吩咐說:“不要回答他。”」

  〔暫編註解〕百姓靜默不言。見王下18:36注釋。無法給傲慢的亞述使者提供有效的回答。只有神能給出恰當的答案。希西家相信祂會給予回答。希伯來人的使者無論說什麼話,都不能改變西拿基立的注意,所以希西家聰明地命令他們保持沉默。

       21-22   猶大百姓與宮廷大臣的反應。

     21~22 雖然百姓必定甚為驚恐,但他們按照希西家的命令:“不要回答他”(王下一八36)。

 

【賽三十六22「當下希勒家的兒子家宰以利亞敬和書記舍伯那,並亞薩的兒子史官約亞,都撕裂衣服,來到希西家那裡,將拉伯沙基的話告訴了他。」

  〔暫編註解〕「撕裂衣服」:他們有這種哀慟的表現,一方面因要將惡訊報給王知道,另一方是因拉伯沙基侮辱和褻瀆了耶和華。

     都撕裂衣服。見王下18:37注釋。

 

 思想問題(第35-37章)】

 1 35:1-2, 10所呈現的是怎樣的景象?這跟今日充滿苦難的世界如何拉得上關係?

 2 耶穌在世時曾引述35:5-6的經文,祂是在什麽情形下引述的?參路7:21-22這有何意義?

 3 你有何軟弱、缺乏需要神的拯救(35:3-7)?你信神能幫助你嗎?

 4 試從36:4-20拉伯沙基對希西家所說的狂語中,找出他用以動搖猶大人信心的論據(參注);你認為這番話的說服力強嗎?你會怎樣予以反駁?

 5 亞述最大的錯誤是什麽?見36:18-20。今日世界強國是否也犯上了同樣的錯誤?

 6 百姓與宮廷大臣並希西家面對國難時,有何反應?見36:22; 37:1-5。他們給你什麽榜樣?希西家的話如何顯示以賽亞與神有特別密切的關係?這也是你的寫照嗎?先知以賽亞的回答(6-7)能否安慰百姓的心?

 7 從希西家的禱詞看來,他心目中的耶和華是怎樣的?這位君王的禱告給你什麽提醒?

 8 希西家的禱告為何蒙應允?他和亞述王最大的分別是什麽?我們從中可以學習到什麽?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箴言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