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三十三章拾穗

 

【賽三十三1「 禍哉!你這毀滅人的,自己倒不被毀滅;行事詭詐的,人倒不以詭詐待你。你毀滅甘休了,自己必被毀滅;你行完了詭詐,人必以詭詐待你。」

  〔暫編註解〕“毀滅”者指亞述王西拿基立。耶和華最終要勝過他。

       “你這毀滅人的”。即亞述王西拿基立。第三十三章有關耶和華得勝亞述,背景記載在列王紀下十八章1337節。

         譴責敵人,並聲言他們必自食其果。

         行事詭詐的: 指入侵者亞述的西拿基立,廣義上指無辜折磨柔弱之人的惡人。

         禍哉,你。本章無疑是有感於西拿基立軍隊所受到的懲罰(賽37:36)。侵略者蹂躪了猶大,但神要把她從壓迫者的勢力下拯救出來。本章交替安撫忠心的人,嚴厲地斥責惡人。以賽亞預言的視線也展望到光榮的彌賽亞時代(見賽32:1注釋)。

         自己倒不被毀滅。亞述對鄰國所發動的侵略戰爭規模很大。她最關心的是掠物,所以派軍隊出去搶劫。但最後亞述會遭到同樣的報應(見太7:2;參耶50:15,2951:24;啟13:10)。

         1-6  求生施行拯救。

         1~6呼求救恩的祈禱。1節是對殘暴仇敵的咒詛;2節是向神呼求拯救脫離仇敵的禱告;3-6節是神對禱告的應允。

         33:1-24  猶大脫離困境,神的國度開展:文中沒有道出勁敵的身分,但顯然是指主前七○一年兵臨耶京的亞述。

         33:1~24亞述的入侵與得救。33章的結構是漸進式的:①首先,先知預見仇敵即將入侵,咒詛仇敵、呼求神施行拯救(1-6);②其次,看到異象——神終於興起施行救恩(7-16);③最後,盡情謳歌榮耀的新國度(17-24)。預言亞述攻打耶路撒冷的威脅及脫離威脅得以恢復(37:36-38;王下19:35-37),終極意義上象徵聖徒在地上終必得勝。

     本章的歷史背景是《王下》十八1337

 

【賽三十三2「 耶和華啊,求你施恩於我們,我們等候你。求你每早晨作我們的膀臂,遭難的時候為我們的拯救。」

  〔暫編註解〕每早晨作我們的膀臂: 以賽亞向神呼求:“求你扶助我,因我虛弱,無法從床榻上起身”。從禱文中可以感受到聖徒與神之間的親密關係。神必應允這樣的懇求(3:25)

         我們等候你。見賽25:8,9注釋。

         我們的膀臂。以賽亞在這裡為他的同胞,特別是守城的人求助。“我們的拯救”顯然指與他在一起在耶路撒冷的人。

       2-4  求神幫助施恩。

     29 關於神將要毀滅亞述的禱告。

 

【賽三十三3「喧嚷的響聲一發,眾民奔逃;你一興起,列國四散。」

  〔暫編註解〕「喧嚷的響聲」:指神顯現時有雷聲相伴(參29:6)。

     指西拿基立軍隊的毀滅(見賽37:36,37)。那時“喧嚷的響聲”(賽37:29)在亞述人心中引起恐慌。

     34描寫以色列人勝過亞述人。

         3~6恢復與拯救。36:1-39:8論及本書前半部(1-39)的最重要的歷史背景:亞述入侵的威脅、入侵過程、從亞述之手蒙拯救。本段經文預言得救的事件,以及苦難中的聖徒的樂園將得到恢復。

 

【賽三十三4「你們所擄的必被斂盡,好像螞蚱吃(原文作“斂”)盡禾稼;人要蹦在其上,好像蝗蟲一樣。」

  〔暫編註解〕“你們所擄的”。即亞述人。

       敵人反倒被先前受壓者(猶大)所掠奪,如禾稼被螞蚱、蝗蟲盡吃光。

         指侵略者被消滅,倖存者倉促逃生以後,亞述的軍營遭到洗劫。就像螞蚱和蝗蟲啃光作物一樣,希伯來人到時候也會將使傲慢的亞述人失去一切。

 

【賽三十三4 蝗蟲】成群的蝗蟲摧枯拉朽,吃淨地上的收成與財富這個意象,在約珥書一412與阿摩司書七12更形完熟。亦請參:申命記二十八42注釋。以賽亞的經文流露出反諷的意味,因為先前的毀滅者亞述,如今比起那些當年受她所害的國家遭遇的更慘。──《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三十三5「 耶和華被尊崇,因他居在高處,他以公平公義充滿錫安。」

  〔暫編註解〕「耶和華被尊崇」:指神克制百姓的仇敵,顯出祂與異族的異像不同。

       耶和華被尊崇。亞述軍隊的神奇毀滅(賽37:36),使真神得到了榮耀和尊崇。

         他以公平公義充滿錫安。西拿基立入侵的教訓,可能導致耶路撒冷和猶大城鄉的復興。

         公平。指人間的“公平”。

     5-6  先知為著神必施行的拯救而讚美祂。

 

【賽三十三6「 你一生一世必得安穩,有豐盛的救恩並智慧和知識,你以敬畏耶和華為至寶。」

  〔暫編註解〕「你」:指猶大。

     猶大將獲得力量和安全,但不是依靠武力,而是依靠神並忠於祂所顯示的旨意(見伯28:28;詩111:10;箴1:7)。

 

【賽三十三7「 看哪,他們的豪傑在外頭哀號,求和的使臣痛痛哭泣。」

  〔暫編註解〕「豪傑」:即猶大的傑出人物,顯然指下半節的使臣。他們負責與亞述周旋求和(參王下18:14)。

       「在外頭哀號」、「痛痛哭泣」:使節因求和失敗而痛哭。

         希西家的使者所得到的是苛刻的條件(王下18:14-16),所以“痛痛哭泣”。當希伯來人的代表會見派往耶路撒冷的拉伯沙基時,發現他投降的條款也是非常地苛刻,以致他們“撕裂衣服”(王下18:37)回來。

         7~9對亞述的審判。如同第1節先陳明亞述的罪狀,然後祈求神的懲罰一樣,本段也是先闡明亞述的罪狀,然後在10-16節宣告神對它的審判。第一條罪狀是亞述王西拿基立無視希西家為簽訂和平條約派去的使臣(王下18:14-20)。表明西拿基立入侵猶大的目的並非單單想得到朝貢,而在於完全佔領耶路撒冷。第二條罪狀是亞述王西拿基立撕毀與希西家簽訂的和平條約。西拿基立沿著海邊的道路(從大馬色通往埃及挪伯的道路)入侵耶路撒冷南部的拉吉,希西家派使者與之簽訂和平條約(王下18:14)。然而,西拿基立卻廢棄此條約,無理地派遣他珥探、拉伯撒利和拉伯沙基攻打耶路撒冷(王下18:17)

     7-12  神興起將百姓的勁敵除滅:百姓受到羞辱,落在困苦的時候,神便起來為祂的百姓殺敵。

 

【賽三十三8「 大路荒涼,行人止息;敵人背約,藐視城邑,不顧人民。」

  〔暫編註解〕西拿基立違背他與希西家所立的“約”(王下一八14)。

       「大路荒涼,行人止息」:猶大衰落,不再有先前的繁榮。

     下半節指亞述背棄和約,進侵耶京,要毀滅猶大。

         大路荒涼。猶大的道路不再適合於旅行。西拿基立的軍隊把這個國家逼入困境,以致人們再也不敢出門上路。

         城邑。在死海古卷1QIsa裡,`irim(“城邑”)為`edim(“證人”),唯一的區別是原文輔音字母r成了d (見創10:4注釋)。

 

【賽三十三9「 地上悲哀衰殘,黎巴嫩羞愧枯乾,沙侖像曠野,巴珊和迦密的樹林凋殘。」

  〔暫編註解〕利巴嫩、沙侖、巴珊、迦密都是植物生長繁茂的地方,先知以它們的凋零象徵整個聖地(巴勒斯坦)被亞述軍蹂躪的情景。

       黎巴嫩、沙侖、巴珊、迦密: 聖經描述這四個地區是巴勒斯坦最美麗肥沃的地方(黎巴嫩65次、沙侖8次、巴珊42次、迦密31),也被用作代表以色列地區(3:25;9:15;29:5,6)。西拿基立的軍兵使這些地區荒廢,象徵整個以色列的荒廢(36:1-3)

     在亞述人入侵時,猶大全地都遭到了破壞。巴勒斯坦的其他地區也遭受相同的厄運。

 

【賽三十三9 利巴嫩、沙侖、巴珊、迦密】國家徹底喪失了正常功能,再加上對這塊豐饒的地區發出警言,再次反映出神的不悅(見二十四47,二十四113注釋)。順序是從北而南:從利巴嫩的蔥翠森林以及貝卡谷地的酒鄉(詩七十二16;何十四7),南至海岸平原的沙侖肥沃平原(歌二1),加利利以東到巴珊高原與其優良的牧草區(詩二十二12);再往南到迦密狹地,也以畜牧聞名(撒上二十五2;耶五十19)。──《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三十三10「耶和華說:“現在我要起來,我要興起,我要勃然而興。」

  〔暫編註解〕人山窮水盡的時候正是神的良機。在表面上毫無希望,猶太最後的抵抗很快就會被殘忍的征服者所粉碎時,神要興起拯救耶路撒冷剩下的人。

     10~12神對世界的主權。神秘而獨特的預言表明,在人看來甚為強大的軍兵,也不過是微不足道的碎秸,被神的震怒之火焚燒淨盡(1:4;3:12)。攻打猶大的西拿基立軍隊超過18,在當時是不可想像的大軍。然而,在一夜之間就被耶和華的使者殲滅(王下19:35-37)。以賽亞藉歷史強調神會動用一切方法與手段維護自己的榮耀,即使仇敵用盡所有的邪惡奸計,也只能落個被毀滅的結局。

 

【賽三十三11「你們要懷的是糠秕,要生的是碎秸,你們的氣就是吞滅自己的火。」

  〔暫編註解〕「你們」:指亞述。

       「糠」、「碎e」:亞述的計謀(「懷」、「生」)只不過是無用廢物,不能成功。

         「你們的氣」、形容亞述向猶大發出毀滅的怒氣。

     本節強調亞述的自負和虛妄。他們竭盡全力,也只能生產出糠秕。他們狂妄的計畫到頭來會害了他們自己。

 

【賽三十三12「 列邦必像已燒的石灰,像已割的荊棘在火中焚燒。”」

  〔暫編註解〕“已燒的石灰”。亞述將會徹底被毀滅,就象石灰焚燒後留下的小塊一樣。

       「列邦」:指猶大的敵人,包括亞述。

     「已燒的石灰」:參摩2:1

         他們將被完全消滅,就像石灰岩被分解成石灰,荊棘在火中燒盡一樣。

 

【賽三十三13「你們遠方的人當聽我所行的;你們近處的人當承認我的大能。」

  〔暫編註解〕本節承上轉下,表明遠近的人皆當承認相信神的作為,猶大人也不例外。

       神通過懲罰亞述人,使各地的人認識到人類智慧和能力的有限。祂往往允許危機出現,以便經祂干預以後,使人承認祂的權威和能力。

     13-16  犯罪的子民不能與神同住:神不偏待人,除非祂犯罪的子民悔改,否則不能站立在祂的面前。

 

【賽三十三14「 錫安中的罪人都懼怕,不敬虔的人被戰兢抓住:“我們中間誰能與吞滅的火同住?我們中間誰能與永火同住呢?”」

  〔暫編註解〕「吞滅的火」、「永火」:對罪人而言,神是審判的烈火。(參申4:24; 9:3

       對於惡人來說,神就如吞滅的火(來12:29)。“清心的人必得見神”(太5:8)並得永生。本節的問題與詩15:124:3相似。以賽亞在下一節中提供了答案。

     14~16躲避審判的聖徒。以賽亞假設罪人恐懼地詢問:“誰能躲避神直接施行審判呢?”給出明確的答案。詩15:1-5描繪純潔的聖徒。以賽亞並未用抽象、思辨的話語刻畫得救的聖徒,乃是以熟悉的日常生活為素材,描繪神有力的倫理要求。信心必帶出純潔無瑕的行為。

 

【賽三十三15「 行事公義,說話正直,憎惡欺壓的財利,擺手不受賄賂,塞耳不聽流血的話,閉眼不看邪惡事的,」

  〔暫編註解〕與神同住的人必須誠實無偽、不貪不義之財,不與人行惡、遠離惡事。

       行事公義。把本節的回答與詩15:2-524:4中詩人的回答進行比較。公義儘管主要涉及人的心思意念,但人必須“在光明中行”(約壹1:7)。公義的態度將反映在公義的言行上。

     欺壓的財利。亞述藉著欺負弱小的民族獲得了它的財富。在耶路撒冷和猶大有許多人也是這樣積累起他們的財富(見賽5:7注釋)。

         擺手不受。表示拒絕接受不義之財。

         塞耳不聽。表示不參加謀害無辜者的陰謀。

         閉眼不看。神是“眼目清潔,不看邪僻”(哈1:13)的。事奉祂的人絕不會贊許任何形式的罪惡。

 

【賽三十三16「 他必居高處;他的保障是磐石的堅壘,他的糧必不缺乏(原文作“賜給”),他的水必不斷絕。」

  〔暫編註解〕本節指出與神同住者的福氣。

       他必居高處。就是在安全的地方。古時為了防禦侵略,往往把城市造在“高處”。在戰爭中地勢高總是有利的。

     堅壘。對於那些愛神並事奉祂的人,神會在每一次患難中保護和照顧他們。本節的應許在末日的大危機中會給神的子民帶來特別的安慰。那時會向他們提供安全的地方,是一心想消滅他們的人所找不到的(見詩61:2,391:1,2)。雖然惡人缺糧乏水(見啟16:4-9),聖徒卻會得到生活需求的供應。

 

【賽三十三17「 你的眼必見王的榮美,必見遼闊之地。」

  〔暫編註解〕「王」:有學者認為是彌賽亞,或認為是猶大的君王,不過,更有可能是耶和華自己(見22節)。

       「遼闊之地」、描寫版圖之大。

         在末日的考驗和苦難中,神的子民一想到基督快來,就得到安慰。他們必看見祂的榮耀(見賽25:8,9注釋)。他們曾憑信心的眼睛所看見的應許之地,仿佛是“遼闊之地”(賽33:17),必將成為現實。

     1720當神所立之王(彌賽亞)掌權的時候,世界上的強暴和侵略都會停息(比較二十八11)。

         1724 耶和華得勝西拿基立只是祂統管全世界的一種預嚐。

         17-24  將來猶大的榮耀:在神的救贖下,猶大的版圖擴展,四境平安,不再有外敵的威嚇,百姓生活康泰,神與他們同在。

         17~24耶路撒冷的和平景象。延續3-6節的內容。3-6節是神對以賽亞的祈禱(2)的現實應允,本段是祈禱的未來應允——即將到來的彌賽亞時代,及耶路撒冷末日的和平景象。那時,耶路撒冷如同島嶼,被漂浮在浩瀚湖面上的船隻重重圍繞,成為敵人無法攻克的銅牆鐵壁。沒有疾病纏累、眾人罪得赦免。耶路撒冷和平之景在20節達到高潮。

 

【賽三十三18「你的心必思想那驚嚇的事,自問說:“記數目的在哪裡呢?平貢銀的在哪裡呢?數戍樓的在哪裡呢?”」

  〔暫編註解〕“那驚嚇的事”:指亞述人的進侵。

       每一個亞述官員都是百姓的“驚嚇”:“記數目的”決定進貢的數量;“平貢銀的”秤金和銀的重量;“數戍樓的”是策劃攻城的人。

     「記數目的」:負責數點貢銀的。

         「平貢銀」:負責稱貢銀的重量。

         「數戌樓」:負責數點要攻取的猶大據點。

         必思想那驚嚇的事: 回想在仇敵面前戰兢的往昔,深感欣慰。

         你的心必思想那驚嚇的事。神的子民從他們的敵人手中得救以後,要回顧所經歷的可怕場面。過去的考驗像是一場夢。這將應驗在耶路撒冷從西拿基立的軍隊手中得救之時,還將應驗在基督複臨時的聖徒身上。

         記數目的在哪裡呢?平貢銀的在哪裡呢?那些清點不幸的受害人所納貢物的人在哪裡呢?那些接收貢物,指揮圍城的人在哪裡呢?他們都不見了。一切都平安了。同樣,在基督複臨之時,忠心的人將歡然從那些一直想殺害他們的人手中得救。

         18-19從安穩的日子追憶昔日被外敵壓逼的情景。

 

【賽三十三18 官員】每個政府都要求各部門克盡其職。在這個未來的異象,當神所屬意的王再次統治之際,人民回想過去的「恐怖時光」。有人來記錄繳多少稅,有人計算要納多少貢銀,並決定需要有多少軍人(「數戌樓」)加入亞述部隊(他們需要提供軍人),所以生命與財富備受壓榨。馬里文獻有一些信件是由省長與國王寫給地方官員,指示他們如何執行這些任務。如果徵收不到足夠的稅額、工人、軍人,地方官員將受到嚴厲懲治,所以他們也想當然耳成了壓榨人民的「夢魘」。──《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三十三19「 你必不見那強暴的民,就是說話深奧,你不能明白;言語呢喃,你不能懂得的。」

  〔暫編註解〕操異邦鄉音的外敵不復見於境內。

       你必不見: 證明17-24節是對以賽亞的祈禱的未來應允。因以色列在亞述之後遇到強暴之民巴比倫(B.C.586)及羅馬(A.D.70)。“強暴的民”,指靈性無知的人。

     傲慢的亞述侵略軍,說著異國的語言,採用殘暴的手段,現在都消失了。他們所看到的不是亞述人,而是“王的榮美”(第17節)。參出14:13

 

【賽三十三19 外語】有些徵收稅金的亞述人可能來自帝國不同的角落,講亞蘭文,但是大部分以色列人只講希伯來文(見三十六11)。他們或許會有些奇怪的口音,更加深被外人管制、猶大受奴役的感受(在巴比倫統治下的相同反應,請參看:耶利米書五15)。──《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三十三20「你要看錫安我們守聖節的城,你的眼必見耶路撒冷為安靜的居所,為不挪移的帳幕,橛子永不拔出,繩索一根也不折斷。」

  〔暫編註解〕“聖節”即指定的節期。

       百姓定居耶京,國泰民安,常守宗教節期。

     你要看錫安。入侵的敵軍撤退了。一切危險都消除了。聖城現在平安了。參珥3:16-20的描寫。

         我們守聖節。直譯是“為我們所指定的節日”(見利23:2注釋)。

 

【賽三十三21「在那裡,耶和華必顯威嚴與我們同在,當作江河寬闊之地;其中必沒有蕩槳搖櫓的船來往,也沒有威武的船經過。」

  〔暫編註解〕江河寬闊之地。描寫應許之地復興後的富饒和美麗。這是“使神的城歡喜”的“江河”(詩46:4)。參以西結的河(結47章)。

       沒有蕩槳搖櫓的船。敵人的船隻無法航行(見結47:1;珥3:18;亞14:8;啟22:1)。

     21-22   耶和華神的同在使猶大如江河寬闊之地,外敵不能闖入騷擾;要在他們中間秉公行義,保護他們。

 

【賽三十三22「 因為耶和華是審判我們的,耶和華是給我們設律法的,耶和華是我們的王,他必拯救我們。」

  〔暫編註解〕彌賽亞統握立法、司法、行政的權力。

 

【賽三十三22 設律法的角色】所有的國王都以「設律法者」自居。例如,早在主前第三千年紀,蘇美王拉加什的吾魯卡金納,以及新蘇美王吾珥南模在皇室碑文裡立誓「不將孤兒寡婦交在有勢力的人手中」。主前十八世紀,漢摩拉比法典前言也基於相同的心態宣告說,神明已經欽定他「使公義遍佈全地」,好使「強者不得壓迫弱者」。這些文獻措詞類似,另外,撒母耳記下八15,形容大衛「向眾民秉公行義」,顯出古代近東對「公義的王」有相同的認知。然而,國王若是沒有盡到這些基本責任,神會介入恢復當有的次序(見:結三十四716)。──《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三十三23「 你的纜索鬆開,不能栽穩桅杆,也不能揚起篷來;那時許多擄來的物被分了,瘸腿的把掠物奪去了。」

  〔暫編註解〕以船的沉沒比喻亞述國的傾覆。

       作者以遇難船來比喻亞述的傾覆;它的破壞是那麼徹底,以至“瘸腿的”也能搜掠這個攻擊者。

     23上與23下是耶京現在與將來的對比:現在耶京好像搖擺不定,不能揚篷航駛的船隻,可是將來他要興起,瓜分從敵人得來的戰利品,連不能走路的瘸子也有一份。

         本節繼續第21節的比喻。敵人像一艘松了纜繩的船,桅杆搖搖欲墜,船帆毫無用處。聖徒凱旋之際就是他們的敵人蒙羞失敗之時。通常沒有參戰的“瘸腿的”人,也成為勝利者,奪取敵人的物品。

 

【賽三十三23 船的隱喻】有一首哀悼一名婦女產難而死的亞述挽歌也有類似的隱喻。裡面形容她好像一艘漂流的船,停泊的繩索被割斷、搖槳人的座位也破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三十三24「 城內居民必不說:“我病了。”其中居住的百姓,罪孽都赦免了。」

  〔暫編註解〕「病」:昔日猶太人認為疾病是神對犯罪者的懲罰。這裡的意思是:百姓的罪孽既被赦免,疾病當然消失了。

     在更新了的地球上沒有身體或心靈的疾病(見耶31:34)。詩103:3和太9:2,6也同時提到疾病的痊癒和罪孽的赦免。基督是人類身體或心靈疾病的醫治者。

 

 【思想問題(第33, 34章)】

 1 神既是吞滅的火、烈火、又是行公平公義的神(33:5, 14)你當如何過活?參15節。

 2 33:22說出耶和華與 子民的那三種關係?這些關係給我們提供了什麽生活指示。

 3 34:1裡先知要萬民都近前來聽神的審判,因這是全界的事;今天,福音的傳揚又如何?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箴言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