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三十二章拾穗

 

【賽三十二1「看哪,必有一王憑公義行政,必有首領藉公平掌權。」

  〔暫編註解〕「一王」傳統認為這君王是彌賽亞。

         「首領」:為眾數;他們協助君王一同治國。

         憑公義行政。以賽亞從亞述即將攻擊耶路撒冷的場面(賽31:8,9),轉到隨後的和平時期。西拿基立在西元前701年撤退之後,在希西家公正的統治下,有過若干年的和平。同樣,在撒但的一切勢力推翻以後,將會是基督公義和榮耀的永恆統治。在先知所描繪苦難之後平安和保障的畫面中,依然交織著將來世界,就是彌賽亞時代的榮耀。在彌賽亞的預言中,“王”就是基督。

         1~4  1節表明彌賽亞作為君王,其統治標準完美無缺;2節表明君王不僅擁有能力,還有一顆眷顧弱者的愛心;34節表明百姓的靈魂將因君王的統治得到光照。歷史中未曾有過如此全備的君王。但已經降臨在我們中間,並將要完全成就在主基督耶穌的國度裡,我們將要服侍這樣的王。我們應為進入國度預備禮服(22:11-13)

       18審判與刑罰過後,會出現秉公行義的時期、有公義的主掌權。傳統認為這段描寫以色列民的理想君王,就是彌賽亞。

     18 一幅理想君王和政府的圖畫,只有在彌賽亞再來於地上建立祂公義的政府時才完全實現。有關彌賽亞公義的統治,參看第十一章15節。關於“明白知識”,參看第二章14節和十一章9節。“吝嗇人”(7節)。一個粗暴的人。

         1-8  公義的國度:在審判過後,將有一公義的時代,由公義的王執政,百姓明辨是非,惡人的計謀盡都顯露。

         1~8公義之王的統治。可視為對希西家的預言,實際上是預言彌賽亞時代的百姓將要享受榮耀與幸福。

         32:1~20預備彌賽亞的時代。一般以賽亞預言的順序為警告將臨的審判、施行拯救與應許永恆的祝福。32章稍有出入:  ①應許永恆彌賽亞國度的降臨(1-8);②警告將要藉亞述等國施行審判(9-14);③再次強調神聖時代——彌賽亞時代即將到來,督促猶大走上生命之道(15-20)。預言的核心是從罪惡世界回轉,為永恆的國度預備自己。

 

【賽三十二15 理想時代的異象】這段經文與六章910節以賽亞蒙召時所敘述當時的以色列景況正好相反。以色列的光景改變,是因為興起了一位公義的王,秉公執法、維繫秩序。古代近東智慧作品,自埃及至美索不達米亞,論及「公義國王」,一定會提到這種政治家。例如,埃及的《善辯之農夫的故事》講到一位公義的國王,是「孤兒之父」與「失親之母」。第八世紀的埃及賢人安克士宏奇(Ankhsheshonqy)也說過類似的「領袖公義的城市有福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三十二2「 必有一人像避風所和避暴雨的隱密處,又像河流在乾旱之地,像大磐石的影子在疲乏之地。」

  〔暫編註解〕君王的仁政帶來各種福氣:百姓獲得保護和蔭庇,生活改善。

       「疲乏之地」:即熱焦了的荒蕪地。

     彌賽亞將成為祂子民安慰,滿足和安息的泉源,安全和庇護的場所。在乾燥炎熱的沙漠中,祂將是賜生命的清泉,大磐石的涼蔭。

 

【賽三十二3「 那能看的人,眼不再昏迷;能聽的人,耳必得聽聞。」

  〔暫編註解〕6:9,10所預言的局面發生了逆轉。人們屬靈悟性的眼睛將會打開,從而能理解屬於神的事情。

     3-4通國對神的話恍然大悟,不再像以前愚昧、頑梗。(參29:9-10, 18

 

【賽卅二3~4「那能看的人,眼不再昏迷;能聽的人,耳必得聽聞;冒失人的心,必明白知識;結吧人的舌,必說話通快。」

         我們的眼、耳、心、口,都可用來向「公義的王」效忠。─ 慕迪《有福的盼望》

 

【賽三十二4「 冒失人的心,必明白知識;結巴人的舌,必說話通快。」

  〔暫編註解〕「冒失人」指倉卒和急促作決定的人(參29:15; 30:1-2)。

       「結吧人」:尤指在醉酒時胡言亂語的先知(參28:7-8; 29:9)。

     冒失人。參賽6:10。“冒失人”指那些沒有花時間仔細考慮,以得出完整結論的人。到了所應許復興的時候,這些人將會運用良好的判斷。他們既擁有清晰的理解力和敏銳的辨別力,就不會張口結舌,語言不暢了。

 

【賽三十二5「 愚頑人不再稱為高明,吝嗇人不再稱為大方。」

人們將不再把無知當作智慧,把黑暗當作光明。“稱惡為善,稱善為惡”(賽五20)。

  〔暫編註解〕百姓有正確的判斷力,能將愚頑人和惡棍辨別出來。

       「愚頑人」:不是智力遲鈍者,乃指藐視神,行事傷天害理的人,見6節。

     「高明」:應作「高尚」,指品格高超。

         「吝嗇人」:應作「惡棍」,指專欺壓窮乏人的狡猾之徒。(見7節)

         「大方」:指堂堂正正、表現闊綽。

         人們將不再把無知當作智慧,把黑暗當作光明。“稱惡為善,稱善為惡”(賽5:20)。

         5~7彌賽亞的治理。彌賽亞的統治基於公義,為身陷窮乏與苦難的餘民<9:8,餘剩者思想>、在藐視與逼迫中依然行善的人帶來莫大的盼望。吝嗇人: 希伯來語指動用各種邪惡手段折磨他人之徒。

 

【賽三十二6「 因為愚頑人必說愚頑話,心裡想作罪孽,慣行褻瀆的事,說錯謬的話攻擊耶和華,使饑餓的人無食可吃,使口渴的人無水可喝。」

  〔暫編註解〕以賽亞生動地描寫“愚昧人”的種種表現。在將來更美的日子裡,人們將要顯露出他們真實的狀態,而不是他們所偽裝的。有罪的人就會被列為罪人,並受到罪人的報應。

 

【賽三十二7「吝嗇人所用的法子是惡的,他圖謀惡計,用謊言毀滅謙卑人;窮乏人講公理的時候,他也是這樣行。」

  〔暫編註解〕「謙卑人」:應作「困苦人」。

 

【賽三十二8「 高明人卻謀高明事,在高明事上也必永存。」

  〔暫編註解〕真正品格高尚的人表裡一致,始終不渝。

       高明人: 希伯來語具有“領袖”、“貴人”之意,亦含“養子”之意。可視為領受兒子之靈的人(8:15),即接受基督的信徒。他們從前受到罪惡的管轄,行動上多受轄制,然而,從公義之王為政起,將被聖靈引導(5:17)

     高明人。指“高尚”,“慷慨”的人。他們因慷慨而不致受苦。

 

【賽三十二9「 安逸的婦女啊,起來聽我的聲音;無慮的女子啊,側耳聽我的言語。」

  〔暫編註解〕參三16∼四1。可能這些曾受先知警告的婦女仍舊惡習未改,故再予警告。

       安逸的婦女啊:  “安逸”,希伯來語具有“太平”、“傲慢”之意,這句話可譯為“為眼前的平安感到知足而傲慢的婦女啊”。她們只安於眼前,未預備面對將來的患難,無異於沒有預備燈油的愚拙童女(25:1-12)。“婦女”可指居住在耶路撒冷的婦人,但一般指猶大所有居民(撒下1:24;23:28)

         無慮的女子。以賽亞對耶路撒冷受人寵愛的女人說話,她們嬌生慣養,對圍攻的艱難最為敏感。 參賽3:16-26他斥責傲慢的“錫安的女子”。

     9-14  警告安逸的婦女:以賽亞在上文3:16-4:1曾預告耶京驕奢婦女的下場,現今再次警告她們,顯然她們仍然得意自滿(「安逸」、「無慮」),不知大禍將至。

         9~14警告婦人的屬靈無知。這是以賽亞有關婦人的第二個預言,第一個預言(3:16-4:1)警告異教徒式的奢侈與虛華;本段預言警告婦人毫無預備,絲毫未想將臨的災難,只滿足於眼前的收穫。兩個預言共同之處是婦人都陷於屬靈無知或毫不關注靈性的狀態。以賽亞暗示 : 不信者的屬靈無知,是何等鼠目寸光和可笑。

 

【賽三十二10「 無慮的女子啊,再過一年多,必受騷擾;因為無葡萄可摘,無果子(或作“禾稼”)可收。」

  〔暫編註解〕指亞述王西拿基立進侵猶大。

       作者警告耶路撒冷“無慮〔更可作:自滿〕的女子”,當西拿基立侵略當地時(比較三1626),貧窮和毀壞就要來到(14節)。這事會在一年之內開始,而雖然耶路撒冷能倖免於難,其它城市卻要被洗劫,鄉村要被毀壞。

     無果子可收: 與其說指期限,不如說指收葡萄本身。警告那些驕傲、以為目前的豐收皆來自身努力的人,不能再次摘收葡萄。再過一年多: 以賽亞省略了早春收割麥子的事,可知西拿基立是在夏秋之後第一次攻打耶路撒冷的(B.C.701)

         再過一年多。苦難就會臨到第9節“無慮的女子”。

         無葡萄可摘。可能指葡萄的歉收,因而缺乏節日所需的酒。也可能比喻喪失一切形式的快樂。

         無果子(或作禾稼)可收。就是沒有收成。

 

【賽三十二11「安逸的婦女啊,要戰兢;無慮的女子啊,要受騷擾,脫去衣服,赤著身體,腰束麻布。」

  〔暫編註解〕命令婦女們為田產失收而哀悼。

       脫去衣服,赤著身體: 象徵羞恥、荒廢、窮乏、貧苦(24:10;2:7;25:36,38;2:15-17;3:18);也象徵赤裸裸地暴露人犯罪的真面目(2:25;4:13)。在此更接近後者,因本節是先知勸告安逸中度日的婦人。腰束麻布: 指猶大的禱告樣式,象徵為罪痛悔的悲傷心靈(4:1-3)。以賽亞反復使用“要戰兢”,強調所傳的信息,督促以色列百姓為眼前的安逸悔改。

     呼籲他們悲傷悔改,用麻布代替昂貴的服飾。用祈禱和禁食來代替宴樂。

 

【賽三十二11 腰束麻布】與哀悼、祈求相關的儀式是穿麻布(創三十七34;王上二十3132)。這方面的藝術見於腓尼基王阿希蘭(約主前1000年)的石棺上,刻畫著兩個哀悼的婦女,以及其他人正在作出一些象徵死者離去的動作。──《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三十二12「 她們必為美好的田地和多結果的葡萄樹捶胸哀哭。」

  〔暫編註解〕「胸」:原文與「田地」一字字根接近,有雙關含意。

       捶胸哀哭。東方人表示傷心和痛苦的方式。繁榮會很快變成了荒蕪和悲傷。

     多結果的葡萄樹。見第10節注釋。

 

【賽三十二13「 荊棘蒺藜必長在我百姓的地上,又長在歡樂的城中和一切快樂的房屋上。」

  〔暫編註解〕荊棘蒺藜必長在我百姓的地上: 葡萄園的收穫原本甚是豐富,足以使人享受佳餚,安逸地度日。荊棘蒺藜竟然長在葡萄園裡,字面意思是指葡萄園即將荒廢,深層意義是象徵越接近審判的日子(7:6),罪惡就越猖獗(13:24-30)。歡樂的城中和一切快樂的房屋上: 據西拿基立年代表,當時超過20萬的猶太人被擄至亞述,許多房屋失去主人而荒廢。

       荊棘蒺藜。象徵荒蕪(見賽7:23-25注釋)。

         快樂的房屋。富人們聚集在氣派的住宅裡宴樂狂歡。本節的預言部份應驗在西拿基立入侵的時候,並更充分地應驗在尼布甲尼撒摧毀這個國家,以及後來羅馬人蹂躪這塊土地的時候。

     13-14   目前耶京生活豐足,快樂升平,可是將來卻是一片荒涼,整個城市成為曠野之地。

 

【賽三十二14「因為宮殿必被撇下,多民的城必被離棄;山岡望樓永為洞穴,作野驢所喜樂的,為羊群的草場。」

  〔暫編註解〕宮殿。人類的輝煌成就變成了一片廢墟。

     野驢所喜樂的。見賽7:25注釋。

 

【賽三十二14 要塞與守望樓(和合本:山崗望樓)第六世紀初的拉吉信件,以及尼布甲尼撒攻打猶大的記載,都描述到在每一重要的邊防重鎮的守望樓都會點起信號的烽煙。本段經節作者可能指著防衛兼發信號的守望樓說的,或者「要塞」一字(`ophel)是特別指耶路撒冷城有守望樓的那一部分(見:尼三26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賽三十二15「等到聖靈從上澆灌我們,曠野就變為肥田,肥田看如樹林。」

  〔暫編註解〕“樹林”或指黎巴嫩的茂盛森林(參二十九17)。

         「聖靈從上澆灌我們」:指神的靈降臨充滿 的子民,使人與大自然都蒙福。這應許在新約五旨節時已初步應驗。

         等到: 具有“終於”之意,限定14節的“永為”,見證耶路撒冷必不會永遠淪為強盜與豺狼的窟穴(9:11;21:13)。可知14節的“永為”是為增加詩意所使用的誇張手法。從上澆灌我們: 聖靈在舊約與新約時代的工作稍有區別。舊約時代,聖靈降臨在特定的個人身上,如先知、君王、匠人(3:2;31:3;11:25;3:10;6:34),新約時代,聖靈降臨在每個聖徒身上。似乎是約珥第一個區分了聖靈動工的不同方式(2:28-32),他預言將有一日,神的靈必降臨在凡呼求耶和華之名的人身上,這在新約時代得到成就。

         靈從上澆灌。這句話部份應驗在希西家所發起的偉大改革中,但更充分地應驗在五旬節的時候(珥2:28;徒2:17;又見何6:3;珥2:23;亞10:1;啟18:1)。

         肥田。這是一個比喻(賽32:16;參賽5:1-7;加5:22,23)。時間將到,神的靈將澆灌在世界上,使屬靈荒涼的地區開花如玫瑰。這是以賽亞最喜愛的話題之一(賽29:1735:141:17-2055:13)。

         看如樹林。原來的“肥田”將有更多的出產。

       1520 以賽亞再次描述千禧年的祝福:“聖靈”(15節)、繁盛(15節)、“公義”(16節)和平安(當人類驕傲的“樹林”被“冰雹”移平的時候;18,19節)。

     1520先知宣告審判將臨之際,也預告彌賽亞國度的福樂。聖靈的澆灌和田園的富足聯繫在一起,神的靈若充滿人心,人和大自然都可享福祉(看四十四3)。

         15-20  展望神的靈復蘇一切:本段與1-8節互相呼應,跟上段則成一強烈對比;繼審判之後(19),神的靈將時代扭轉,帶來公義、公平之福,使四境遍享平安。

         15~20以色列的恢復。描繪與罪惡漫延的現在相對的新時代景象。雖然耶路撒冷因荊棘蒺藜荒廢,但荒廢必不會持續到永遠,神必在拯救的日子重新恢復原來的樂園。這也是彌賽亞時代的預言,自耶穌第一次降臨開始,到耶穌再來得以完全成就。

 

【賽三十二16「那時,公平要居在曠野,公義要居在肥田。」

  〔暫編註解〕公義將會在原來道德荒涼的地方茂盛起來。而“肥田”裡的公義則一點兒也不會被減少。

 

【賽三十二17「 公義的果效必是平安,公義的效驗必是平穩,直到永遠。」

  〔暫編註解〕公義是在生活上與神的旨意和諧的結果。神就是愛。祂的一切命令都是“公義”的(詩119:172) 。盡心盡意地愛神,並且愛鄰舍如同自己,就是與神和周圍的世界保持和諧。琱[的平安只能建立在堅實的公義基礎之上。沒有公義,就沒有和平(賽48:22)。依戀罪惡的人無論如何尋求,也得不到平安。在這個苦難的世界裡,我們最大的需要就是明白這條重要的基本原則。

 

【賽三十二18「 我的百姓必住在平安的居所,安穩的住處,平靜的安歇所。」

 

【賽三十二19「 但要降冰雹打倒樹林,城必全然拆平。」

  〔暫編註解〕「樹林」、「城」可能指敵對的勢力(如亞述);有學者則認為「城」是指耶京。

       15-20節的文脈,若沒有19,就會失去以賽亞預言的特徵:在宣告神的祝福之前,必先預言將要受的苦難。這節經文象徵彌賽亞國度到來之前,聖徒將在世上承受的患難。

     降冰雹打倒樹林。《塔古姆》為“森林被完全摧毀”。與義人“平安的居所”不同(第18節),荒蕪將是惡人的命運(見啟16:1918:2,21)。

 

【賽三十二20「 你們在各水邊撒種、牧放牛驢的有福了。」

  〔暫編註解〕先知描繪一幅美麗的圖畫:到處水源充足,土地肥沃,既可耕種,又可牧放牛驢。

       預言彌賽亞時代——新約時代的屬靈農夫,即撒下福音種子的傳道者,將蒙祝福。

     在各水邊撒種。那些忠實勞動的人現在得到豐收的可靠承諾。

         牛驢。猶太人用牛驢來從事農活(申22:10;賽30:24)。牛驢是古代東方所常用負重的家畜。

 

【思想問題(第32章)】

 1 本章中聖靈的澆灌帶來什麽改變?今天又如何?

 2 9-14節對今日處於繁榮社會的人有何警惕?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聖經精讀本──箴言註解》․《SDA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