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賽亞書第二十八章註解

 

壹、內容綱要

 

【】

 

貳、逐節詳解

 

【賽二十八1「禍哉!以法蓮的酒徒,住在肥美谷的山上,他們心裡高傲,以所誇的為冠冕,猶如將殘之花。」

  〔呂振中譯〕以法蓮被酒灌倒的醉漢,高傲的華冠有禍阿!他那燦爛美麗、行將將凋殘之花、在肥美平谷之山頂上的、有禍阿!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2「看哪,主有一大能大力者,像一陣冰雹,像毀滅的暴風,像漲溢的大水,他必用手將冠冕摔落於地。」

  〔呂振中譯〕看哪,主有一個大能大力者,像一大陣冰雹,一陣毀滅的暴風,像漲溢橫流的大水,他必用暴力的手把它摔落於地。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3「以法蓮高傲的酒徒,他的冠冕必被踏在腳下。」

  〔呂振中譯〕以法蓮醉漢高傲的華冠必被踐踏於腳下;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4「那榮美將殘之花,就是在肥美穀山上的,必像夏令以前初熟的無花果;看見這果的就注意,一到手中就吞吃了。」

  〔呂振中譯〕她那燦爛美麗、行將凋殘之花、在肥美平谷之山頂上的、必像夏令以前早熟的無花果:看見它的就注意看;一到手中就吞喫了。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5「到那日,萬軍之耶和華必作他餘剩之民的榮冠華冕,」

  〔呂振中譯〕當那日子、萬軍之永恆主對剩下的人民、必做美麗的華冠、燦爛的華冕;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6「也作了在位上行審判者公平之靈,並城門口打退仇敵者的力量。」

  〔呂振中譯〕也必做在位上行審判者公平之靈,做城門口打退敵陣者之力量。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7「就是這地的人,也因酒搖搖晃晃,因濃酒東倒西歪。祭司和先知因濃酒搖搖晃晃,被酒所困,因濃酒東倒西歪。他們錯解默示,謬行審判。」

  〔呂振中譯〕這些人也因酒而搖晃不定,因濃酒而迷迷忽忽;祭司和神言人都因濃酒而搖晃不定,因酒而昏昏亂亂,因濃酒而迷迷糊糊;他們搖晃不定於異象,顛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顛倒倒行裁判。

 

【賽二十八8「因為各席上滿了嘔吐的污穢,無一處乾淨。」

  〔呂振中譯〕因為各席上都滿了嘔吐、污穢,並無一處乾淨。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9「譏誚先知的說:“他要將知識指教誰呢?要使誰明白傳言呢?是那剛斷奶離懷的嗎?」

  〔呂振中譯〕『他要將知識指教誰呢?要叫誰明白所傳給人聽的呢?是剛斷奶的、剛離母懷的麼?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10「他竟命上加命、令上加令、律上加律、例上加例,這裡一點、那裡一點。”」

  〔呂振中譯〕是的,那不過是糟啦糟、糟啦糟的字母,糕啦糕、糕啦糕的字音,這堣@點兒,那堣@點兒罷了。』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11「先知說:“不然,主要藉異邦人的嘴唇和外邦人的舌頭對這百姓說話。”」

  〔呂振中譯〕是的,主真地要用外國人結結巴巴的嘴脣和別族人的舌頭來對這人民說話呀;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12「他曾對他們說:“你們要使疲乏人得安息,這樣才得安息,才得舒暢。”他們卻不肯聽。」

  〔呂振中譯〕他曾對他們說:『這就是安歇,你們要使疲乏人得的歇息:這就是安然』;他們卻不肯聽。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13「所以耶和華向他們說的話是命上加命、令上加令、律上加律、例上加例,這裡一點、那裡一點。以致他們前行仰面跌倒,而且跌碎,並陷入網羅被纏住。」

  〔呂振中譯〕因此永恆主的話在他們看來就只是糟啦糟,糟啦糟的字母,糕啦糕,糕啦糕的字音,這堣@點兒,那堣@點兒罷了;以致他們雖往前行,卻必往後仰而跌倒,而且跌碎,並且陷入網羅而被纏住。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14「所以,你們這些褻慢的人,就是轄管住在耶路撒冷這百姓的,要聽耶和華的話。」

  〔呂振中譯〕所以褻慢人哪,管轄這在耶路撒冷的人民的阿,你們要聽永恆主的話。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15「你們曾說:“我們與死亡立約,與陰間結盟;敵軍(原文作“鞭子”)如水漲漫經過的時候,必不臨到我們,因我們以謊言為避所,在虛假以下藏身。”」

  〔呂振中譯〕因為你們曾說:『我們跟死亡立了約,我們同陰間結了盟〔傳統:我們派了見異象者在陰間那堙f;橫流猛漲的大水〔傳統:鞭打〕經過時,必不會淹到我們;因為我們以謊言為避難所,以虛假為隱匿處』;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16「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看哪,我在錫安放一塊石頭作為根基,是試驗過的石頭,是穩固根基,寶貴的房角石,信靠的人必不著急。」

  〔呂振中譯〕因此主永恆主這樣說:『看哪,我在錫安放置一塊石頭、一塊片岩石、為根基、一塊寶貴的房角石,奠得很穩固:『信靠的人必不至於着急。』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17「我必以公平為準繩,以公義為線砣。冰雹必沖去謊言的避所,大水必漫過藏身之處。”」

  〔呂振中譯〕我必以公平為準繩,以公義為線鉈;暴冰雹必將謊言之避難所沖去,大水必漲溢橫流、漫過虛假之隱匿處。』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18「你們與死亡所立的約必然廢掉;與陰間所結的盟必立不住。敵軍(原文作“鞭子”)如水漲漫經過的時候,你們必被他踐踏,」

  〔呂振中譯〕那麼你們跟死亡所立的約就必被解除,你們跟陰間所結的盟〔傳統:我們派了見異象者在陰間那堙f就立不住;橫流猛漲的大水〔傳統:鞭打〕經過時,就立不住;橫流猛漲的〔傳統:鞭打〕大水經過時,你們就必被蹂躪了。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19「每逢經過必將你們擄去。因為每早晨他必經過,白晝黑夜都必如此。明白傳言的必受驚恐。」

  〔呂振中譯〕它經過時必把你抓去、足夠有餘;因為一早晨一早晨總要經過;無論白天黑夜它總要橫行;要使人明白這消息、簡直是令人不寒而慄的。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20「原來床榻短,使人不能舒身;被窩窄,使人不能遮體。」

  〔呂振中譯〕因為床鋪太短,手腳伸不直;手腳縮作一團,被窩太窄。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21「耶和華必興起,像在毗拉心山;他必發怒,像在基遍谷。好作成他的工,就是非常的工;成就他的事,就是奇異的事。」

  〔呂振中譯〕因為永恆主必興起,像在毘拉心山;他必發怒,像在基遍谷,好作他的工,不平凡的工,好成他的事,奇異的事。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22「現在你們不可褻慢,恐怕捆你們的綁索更結實了。因為我從主萬軍之耶和華那裡聽見,已經決定在全地上施行滅絕的事。」

  〔呂振中譯〕如今呢、你們不可褻慢,恐怕捆你的繩索綁得更緊;因為我聽見有毀滅之事、鐵定之事、要由主、萬軍之永恆主、去行於全地上。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23「你們當側耳聽我的聲音,留心聽我的言語。」

  〔呂振中譯〕你們要側耳聽我的聲音,要留心聽我說的話。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24「那耕地為要撒種的,豈是常常耕地呢?豈是常常開墾耙地呢?」

  〔呂振中譯〕犁田的人哪有終日不斷地犁呢?哪有時時刻刻〔傳統:以便撒種〕開墾而耙地呢?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25「他拉平了地面,豈不就撒種小茴香,播種大茴香,按行列種小麥,在定處種大麥,在田邊種粗麥呢?」

  〔呂振中譯〕他既拉平了地面,不是要撒種小茴香,播種大茴香,按行列種小麥,在定處種大麥,在田邊種粗麥麼?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26「因為他的 神教導他務農相宜,並且指教他。」

  〔呂振中譯〕因為他的神教導他,將對的方法指教他。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27「原來打小茴香,不用尖利的器具,軋大茴香,也不用碌碡(原文作“車輪”。下同);但用杖打小茴香,用棍打大茴香。」

  〔呂振中譯〕小茴香原不是用尖銳器具打碎的,大茴香也不用碌碡〔原文:車輪〕軋的;小茴香乃是用杖打的,而大茴香是用棍子的。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28「作餅的糧食是用磨磨碎,因它不必常打;雖用碌碡和馬打散,卻不磨它。」

  〔呂振中譯〕作餅的穀子是輾碎的;從來沒有人給打碎的:農夫的碌碡〔原文:車輪〕雖輥過去,他只是把穀子鋪開〔傳統:他的馬〕罷了,並沒有碾碎它。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賽二十八29「這也是出於萬軍之耶和華,他的謀略奇妙,他的智慧廣大。」

  〔呂振中譯〕這也是出於萬軍之永恆主:他的計畫奇妙,他的謀略廣大。

  〔原文字義〕

  〔文意註解〕

  〔話中之光〕()

 

叁、靈訓要義

【】

 

── 黃迦勒《基督徒文摘解經系列──以賽亞書註解》

 

參考書目:請參閱「以賽亞書提要」末尾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