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歷代志下第三十二章拾穗

 

【代下三十二1「這虔誠的事以後,亞述王西拿基立來侵入猶大,圍困一切堅固城,想要攻破佔據。」

   〔暫編註解〕“這虔誠的事以後”:在希西家亡第十四年(王下十八13)。

         「這虔誠的事以後」:繼上幾章所述的宗教改革之後;當時是希西家在位的十四年,亞述王西拿基立已揮軍南下,在耶京西南三十多公里(廿英里多)的拉吉紮營,見王下18:13-16注。

         亞述王西拿基立。本章與王下18:1320:21,以及賽3639章大致相應。本章2-8節描寫希西家防禦的準備,是其他地方所沒有的。

         想要攻破。西拿基立在很大的程度上實現了自己的目的(王下18:13)。他在編年史中宣稱自己攻下了四十六座猶大城邑,擄走200,150人,還有大量繳獲。這場戰爭發生希西家單獨執政的第十四年(不是他可能的攝政期)。根據普遍接受的西拿基立記錄的日期,這是西元前701年。關於本章所記敘的是一場戰爭還是兩場戰爭,見王下18:13注釋。

         32:1  在希西家時代,亞述是怎樣擴展他帝國版圖的?在希西家的時代,亞述控制了中東的大部分地區,成為強大的帝國。他從現代的伊朗與伊拉克之間一個細小、狹長的地帶崛起,在亞述拿西帕二世(Ashurnasirpal Ⅱ,公元前883-859)與他兒子撒縵以色三世(Shalmaneser Ⅲ,公元前859-824)統治之下,開始建立勢力。在提革拉毘列色三世(Tiglath-Pileser Ⅲ,公元前745-727)的時候,亞述的邊境已經伸展到以色列的邊陲,成為古代的最大帝國之一。撒縵以色五世在公元前722年滅了北國以色列,他的孫子西拿基立(公元前705-681)想將南國猶大納入他的控制之下。只是不到一個世紀,亞述就敗亡了(公元前612)。

         32:1  亞述王西拿基立帶領大軍兵臨耶路撒冷城下,目的是甚麼?西拿基立“想要攻破佔據”猶大的堅固城,好強迫那些城市向他進貢。強迫被佔據的城邑進貢,是君王廣增財源的方法。亞述人常常要被征服國宣誓效忠,其中包括納稅,就是以羊、酒、作戰工具(馬、車、武器)、金、銀,及入侵君王喜悅的一切進貢。對亞述人來說,貢物比俘虜更重要,因為俘虜要他們花錢來養活。所以他們只是對極不順服的城市,或者要在被毀的城市重置人口,才把原居民擄走。

         32:1-8  面對危機時的秘訣是甚麼?想想上一次我處理危機的方法,有甚麼需要檢討之處?面對亞述大軍入侵的危機,希西家作出兩個重要的抉擇。他竭力應付形勢,又信任神賜的結果。這正是我們面對艱苦劣勢時,必須採取的步驟。你要竭盡所能,盡人事來解決問題。你也要禱告將之交託神,倚靠祂來解困。

         1-23  兵患中蒙拯救:作者利用得勝亞述大軍一事,點出希西家因順服信靠神,便獲得神拯救和賜福。亞述入侵一事的詳情,見王下18:13-19:37; 36-37。這裡記載簡略,有時情節不按時間先後。(參考:考古發現與希西家任內亞述的入侵)

         1-33  希西家對神忠心的賞賜:一如其他虔誠君王的遭遇,希西家宗教上的熱誠帶來了神對國家的祝福。

       本章以前的三章記述了希西家復興靈性的工作,王朝其餘的事都簡單扼要記載于本章,以證明遵行神的律例所能得到的福祉(參三十一2021;本節和30節)。

         本章的記事包括:1,亞述王西拿基立進攻耶路撒冷,神的使者殺盡來攻的將帥勇士,救他們脫離仇敵之手(123節;看21節注);2,希西家患病得痊癒(2425節),並延長壽命15年(代下未記此事,但從“兆頭”可知指的是日影后退那件事;王下二十811);3,希西家在神前謙卑,得避神怒(2526節)。(參31節及王下二十1219所記把國中財富給巴比倫的來使看,惹起神的怒氣,以致以賽亞預言猶大被擄的事);4,希西家的尊榮和財富(2729節);5,建造著名的“希西家水道”(王下二十20)。

 

【代下三十二1 西拿基立的戰役】西拿基立在位之時(主前705681年)主要在兩個地區發動戰爭。他在敘利亞─巴勒斯坦至少進行了一個大規模的戰役,以耶路撒冷和希西家的革命為中心(主前701年)。巴比倫是他統治所面對的另一個問題地區,在此的戰事也很激烈。迦勒底叛軍在米羅達巴拉但的帶領下不斷與他作對(見:賽三十六1的注釋),最後導致西拿基立於主前六八九年屠巴比倫城。——《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三十二2「希西家見西拿基立來,定意要攻打耶路撒冷,」

   〔暫編註解〕西拿基立想要攻打耶路撒冷,但是因貢物而推遲了一段時間(見王下18:14-16注釋)。值得注意的是,在他這場戰爭的記錄中,沒有說自己攻下了耶路撒冷。

 

【代下三十二3「就與首領和勇士商議,塞住城外的泉源;他們就都幫助他。」

   〔暫編註解〕商議。商量的目的是為了加強城防,應付以後的進攻。在西拿基立對猶大一個夏季的攻勢中,希西家所做的一切準備幾乎很難奏效。顯然這是鞏固國防,針對將來進攻的長遠措施。

         塞住城外的泉源。希西家想要一箭雙雕。他提議塞住城外的泉源,是為了不讓亞述人得到足夠的供水,並利用隧道引水進城,在圍城時增加自己供水量(代下32:30;見王下20:20注釋)。

       3-4  堵塞水源:耶京的食水來自城外的基訓泉,希西家將城外泉水的出口掩蓋(「塞」)起來,使敵軍找不到水喝,另一方面開鑿地下水道將水引進城內。

         32:3-4  耶路撒冷的水源來自何處?城市必須依水源建造。天然的泉源是耶路撒冷城的幾個主要水源。希西家採取卓越的軍事行動,堵住城外的一切泉源,並且用地下的隧道將水引入城中(32:30);所以,即使耶路撒冷被長期圍困,城內也有水用。近世,希西家所造的隧道,連同一塊石碑被人發現,上面記述了建造隧道的情形:兩組工人在地下挖掘,一組在耶路撒冷,另一組在基訓泉,兩組人在中途會合,隧道至此相通。

 

【代下三十二3 水源】水源包括泉、井、引水道。他們堵塞了城外的水泉和水井,使之不得為亞述軍所用。亞述的威脅逼使希西家設法保護耶路撒冷的水源,這就是所謂希西家水道(Hezekiah's Tunnel)。這水道從城東汲淪溪穀旁的基訓泉開始,鑿通一千七百五十呎的床岩,直達城南西側的西羅亞池。十九世紀末考古學家在水道中發現了一面石碑,描述水道工人如何在兩端同時開掘,最後在中間會合。有關水利系統的進一步資料,可參看:撒母耳記下五8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三十二4「於是有許多人聚集,塞了一切泉源,並通流國中的小河,說:“亞述王來,為何讓他得著許多水呢?”」

  「通流國中的小河」指將基訓泉水注入穀中的水溝。當基訓泉水由引水道流入城內之後,這些水溝便乾涸起來。——《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希西家塞住的主要泉源是基訓(第30節),即現在的維爾京泉(Virgins Spring),位於聖殿所在的南山坡。它在城牆外的一個洞穴裡,原來流入汲淪溪谷,正好為入侵的亞述人供水。耶布斯人在大衛攻佔耶路撒冷以前,鑿了一個通道,把泉水引到一處,可以通過水溝流往市內(見撒下5:8)。後來又通過一個水道把水引往舊池或下池(賽22:9,11)。希西家開鑿了一個新的水道,稱為西羅亞水道(見代下32:30;見王下20:20注釋),把水引到新的水庫——西羅亞池子(見尼3:15;約9:7),並可能建了道新的城牆,把新的池子圍在城裡(見第5節注釋)。這樣,城外的泉水就引到了城牆之內。

 

【代下三十二5「希西家力圖自強,就修築所有拆毀的城牆,高與城樓相齊;在城外又築一城,堅固大衛城的米羅,製造了許多軍器、盾牌;」

   〔暫編註解〕本節沒有提到希西家給西拿基立的進貢。參看列王紀下十八章14節所的腳註。“米羅”。耶路撒冷城牆上的堡壘(王上九24)。

       5  加強防衛工事:把城牆修理加高;建造新牆;修理米羅。

         「米羅」:參王上9:15注。

         所有拆毀的城牆。賽22:9,10提到大衛城牆上有許多破口,於是拆掉一些房子,用拆下的材料修復了城牆。

         又築一城。可能在大衛城和水道外面新築了一道牆,圍住了西羅亞池子。賽22:11提到“兩道城牆中間挖一個聚水池”。

         米羅。含義不明,但米羅一定是耶路撒冷城防的一部分,可能是古城裡特別堅固的防禦工程(見撒下5:9;王上9:15,2411:27)。

         軍器。希伯來語是shelach,“發送的東西”,可能指任何可拋擲的武器,諸如標槍,矛,或其他投擲武器。

 

【代下三十二5 延伸耶路撒冷的城牆】最近考古學研究的結果,發現耶路撒冷城在希西家年間有擴建的跡象,並且人口也有增加。希西家似乎加強了城防設施,大概還設立了行政中心和戰鬥司令部。在現代耶路撒冷舊城(Old City)猶大人區(Jewish Quarter)的挖掘,找到了希西家城牆的殘餘片段。原建于南北向山脊上的城市,大概因此向西擴張了七百碼之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三十二6「設立軍長管理百姓,將他們招聚在城門的寬闊處,用話勉勵他們,說:」

   〔暫編註解〕寬闊處。希伯來語是rechob,指城門前的空地(見代下29:4注釋)。

       用話勉勵他們。直譯是:“對他們的心說話”。

 

【代下三十二7「“你們當剛強壯膽,不要因亞述王和跟隨他的大軍恐懼、驚慌;因為與我們同在的,比與他們同在的更大。」

   〔暫編註解〕你們當剛強壯膽。希西家盡了人的一切力量鞏固城防以後,就鼓勵百姓信靠神。不管敵人的勢力如何,信靠敬拜神的人總有勇敢的理由,因為戰爭不是他的,而是神的(見代下20:15)。

       與我們同在的,比與他們同在的更大。參王下6:16

         32:7-8  我是以信心的眼睛來看所遇到的每一個困難嗎?希西家能以信心的眼睛看見耶和華的幫助,只要神站在他一邊,敵軍再多也毫無用處。“萬軍之主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亞4:6)。他滿有把握,鼓勵臣民,因為深知神的同在。你又是否站在主這邊?你難得會遇上一支敵軍,但是你可以倚靠神的力量,每日面對爭戰而得勝。

 

【代下三十二8「與他們同在的是肉臂,與我們同在的是耶和華我們的神,他必幫助我們,為我們爭戰。”百姓就靠猶大王希西家的話,安然無懼了。」

   〔暫編註解〕參賽14:24-2740:9-17,28-31

 

【代下三十二9「此後,亞述王西拿基立和他的全軍攻打拉吉,就差遣臣僕到耶路撒冷見猶大王希西家和一切在耶路撒冷的猶大人,說:」

   〔暫編註解〕此處未提希西家刮下聖殿柱上的金子送給亞述王(王下十八1416),但綜述了亞述的臣僕侮辱耶城居民的事(1019節),以及神如何刑罰用言語公開譭謗神的人(2021節)。看《王下》1819章、《以賽亞書》3637章及注。

         參王下18:17。在《歷代志》沒有提希西家先前屈服的事(王下18:14-16)。

       919 有關西拿基立僕人的辱駡和希西家的回應,參看列王紀下十八章1732節和十九章813節的腳註。

         9-19  西拿基立遺使輕侮希西家和譭謗耶和華,以挫猶大的士氣和信心。比起王下18:17-35, 歷代志作者將西拿基立先後兩次的遣使和致信寫成一件事,事實上17節在時間上應在18節後。

         9-23  戰爭爆發:作者只輕描淡寫地略提亞述軍隊的強勢。事實上那時耶京已遭敵軍包圍,拉吉已經失陷。

 

【代下三十二9 圍城戰術】尼尼微城描繪拉吉之圍的亞述浮雕,刻有撞城錘、七個攻城車、被擄的猶大人,以及坐在躺椅之上,旁觀拉吉之戰利品在面前搬過的西拿基立。這些畫版強調亞述人是軍事科技的專家。他們的軍隊編制極有條理,包括有弓箭手、標槍手、投石兵,以及管理攻城坡道和攻城車的士兵。攻城車是具有重型裝甲的四輪車輛(較早期的設計則有六輪),前方裝有長而尖的鐵頭杆子。車長十至二十呎,高四至六呎。車頂後面敞開,前面密封。西拿基立為這軍事器械所增添的創新之處,包括裹以皮革。其他活動塔架的用處則是把弓箭手調至撞城錘旁以作掩護。除這浮雕以外,古代近東各處地方尚有很多壁畫浮雕,描繪亞述的攻城戰事。雖然如此,亞述人依然認為談判是更上之策。例證可見于列王紀上十八至十九章。——《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三十二10「“亞述王西拿基立如此說:‘你們倚靠什麼,還在耶路撒冷受困呢?」

   〔暫編註解〕詳見王下18:17-21

 

【代下三十二11「希西家對你們說“耶和華我們的神必救我們脫離亞述王的手”,這不是誘惑你們,使你們受饑渴而死嗎?」

   〔暫編註解〕指希西家的主張是錯誤的,只會誘民陷入困境。

 

【代下三十二11 神明在戰爭中的角色】在古代近東,軍事行動在外邦神祇指導下進行並不罕見。故此亞述形容耶和華是站在他們一方,猶大必然戰敗(見:賽七19,十56;代下三十五2022)。文獻也有其他的對應段落,描述敵國的神祇呼籲亞述。一個亞述文獻描述瑪爾杜克神呼籲撒珥根二世前來侵略巴比倫。另一個巴比倫文獻則描述瑪爾杜克呼籲波斯王古列來取這城。聖經亦同樣描寫耶和華召集軍隊,來使巴比倫潰敗(賽十三4)。有關神明在戰爭中角色的進一步資料,可參看:出埃及記十五3;撒母耳記上四3,八7,十七37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三十二12「這希西家豈不是廢去耶和華的邱壇和祭壇,吩咐猶大與耶路撒冷的人說“你們當在一個壇前敬拜,在其上燒香”嗎?」

   〔暫編註解〕參王下18:22注。

       參王下18:22。亞述人誤解了希西家改革的性質。希西家所廢除的,不是耶和華的祭壇,而是亞哈斯所引進外邦神的祭壇(見代下28:23,2531:1);至於邱壇,雖然用來敬拜耶和華,但至少是半異教色彩的。

 

【代下三十二12 廢去耶和華的邱壇】這是希西家將崇拜集中在耶路撒冷之改革活動的一部分。從聖經作者的立場看,這是正面的成就。但從亞述的觀點看,他們可以藉此從兩方面攻擊希西家。首先,亞述人會認為削減崇拜神祇地點的數目不是好事。從他們的觀點看,崇拜當然是越多越好。其次,他們有可能從另一個古代慣例的角度理解希西家的行動:在侵略逼近眉睫時,偏遠的神像往往需要集中在首都保存。米羅達巴拉但在撒珥根二世年間,就曾經採取過這樣的步驟。侵略者的論調所根據的想法,是將這些神明遷離原有的神廟,不但會令他們不高興,更會使他們得不到足夠的餵養。侵略者可以從而宣稱他們是回應這些神祇的呼籲,要將他們恢復到原有的位置。——《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三十二13「我與我列祖向列邦所行的,你們豈不知道嗎?列邦的神何嘗能救自己的國脫離我手呢?」

   〔暫編註解〕王下18:23-32的有趣細節沒有記錄在《歷代志》裡。其中直接描寫亞述的使者竭力宣揚亞述人是戰無不勝的。他指出他們過去的成就,以及其他國家的神無法幫助他們抵抗亞述的勢力(見王下18:33,34)。

 

【代下三十二14「我列祖所滅的國,哪些神中誰能救自己的民脫離我手呢?難道你們的神能救你們脫離我手嗎?」

   〔暫編註解〕參王下18:35

 

【代下三十二15「所以你們不要叫希西家這樣欺哄誘惑你們,也不要信他;因為沒有一國一邦的神能救自己的民脫離我手和我列祖的手,何況你們的神更不能救你們脫離我的手。’”」

   〔暫編註解〕本段延續王下18:29,30的論點。王下19:10-13也有類似的說法。

 

【代下三十二16「西拿基立的臣僕還有別的話譭謗耶和華神和他僕人希西家。」

 

【代下三十二17「西拿基立也寫信譭謗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說:“列邦的神既不能救他的民脫離我手,希西家的神也不能救他的民脫離我手了。”」

   〔暫編註解〕指使者離開拉吉回到立拿以後,西拿基立所寫來的信。那時有消息傳來說特哈加率領埃及軍隊前來幫助希西家(見王下19:8-14注釋)。

 

【代下三十二18「亞述王的臣僕用猶大言語向耶路撒冷城上的民大聲呼叫,要驚嚇他們,擾亂他們,以便取城。」

   〔暫編註解〕《歷代志》的作者在提到使者第二次到耶路撒冷送信以後,要麼是簡要回顧了第一次送信時的一個細節(王下18:28),要麼是再次宣傳,“要驚嚇他們,擾亂”民心。

 

【代下三十二18 希伯來語和亞蘭語】猶大的書記請求拉伯沙基(見:王下十八17)用亞蘭語,不用希伯來語說話,因為他們不想城牆上的百姓聽到信息的內容。猶大人被擄之後,亞蘭語成了他們的語言,此事這時仍未發生。拉伯沙基卻出其不意地展示他對猶大的語言(聖經希伯來語)的認識。粗野的回應證明了他是抱著勸誘和煽動的目的前來。拉伯沙基(身分是省長)甚至可能是西拿基立手下的以色列人,如尼希米和阿希卡爾(Ahiqar;次經多比傳指出這位「以撒哈頓王的智慧哲士」是個以色列人)。亞蘭語和希伯來語在語系上是近親,在這個時代已經成了古代近東外交界的通用語言。——《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三十二19「他們論耶路撒冷的神,如同論世上人手所造的神一樣。」

 

【代下三十二20「希西家王和亞摩斯的兒子先知以賽亞因此禱告,向天呼求。」

   〔暫編註解〕在亞述使者第一次恐嚇耶路撒冷的居民以後,希西家就派人給以賽亞帶信,請他向神禱告。先知的回答是:神會打擊西拿基立,讓他撤回本土去(王下19:1-7)。拉伯沙基回到在立拿的西拿基立那裡以後,使者第二次來訪(王下19:9-14),轉達了西拿基立進一步侮辱威脅的話。希西家把信帶進聖殿,懇求神幫助。他得到以賽亞的回復說,他的祈禱已蒙垂聽。神會因大衛的緣故保護這座城市。西拿基立在還沒有圍困耶路撒冷以前就會回去(王下19:14-34)。

       20-23   希西家和以賽亞呼求神,神便行神跡使亞述軍不戰而敗,見王下19:35-37注。

 

【代下三十二21「耶和華就差遣一個使者進入亞述王營中,把所有大能的勇士和官長、將帥盡都滅了。亞述王滿面含羞地回到本國,進了他神的廟中,有他親生的兒子在那裡用刀殺了他。」

   〔暫編註解〕據主前五世紀希臘史家希羅多德的記載,亞述軍途中感染鼠疫,抵耶城時發作,全軍“盡都滅了”。

       有關這次奇妙的拯救,參看以賽亞書三十七章36節的腳註。西拿基立自己的兒子把他殺了(賽三七38)。

         差遣一個使者。參相應的王下19:35,36和賽37:36,37,其中記錄了亞述軍隊毀滅,和西拿基立從猶大撤回亞述。

         殺了他。據王下19:37和賽37:38節,西拿基立被他的兒子亞得米勒和沙利色殺死,然後他們逃往阿拉臘。據亞述文獻的年表,西拿基立被殺是在西元前681年。

 

【代下三十二22「這樣,耶和華救希西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脫離亞述王西拿基立的手,也脫離一切仇敵的手,又賜他們四境平安。」

 

【代下三十二23「有許多人到耶路撒冷,將供物獻與耶和華,又將寶物送給猶大王希西家。此後,希西家在列邦人的眼中看為尊大。」

 

【代下三十二24「那時希西家病得要死,就禱告耶和華,耶和華應允他,賜他一個兆頭。」

   〔暫編註解〕關於希西家的病和神給予他的徵兆,參看列王紀下二十章11節的腳註。

         那時。參王下20:1-11和賽38章。那是他二十九年(王下18:2)統治結束的十五年以前(王下20:6)。如果把外加的十五年計算在內,這是他作王的第十五年;否則就是第十四年,也就是西拿基立攻打猶大堅固城的那一年(王下18:13)。

         一個兆頭。指日影在日晷上的後退(王下20:8-11)。

       24-26  病重得醫治:另見王下20:1-11與賽38章。作者並不諱言希西家的失敗,但他強調這是由於他生病而犯下的錯誤。他反而借用此事指出:1 神是賞善罰惡的神,各人要承擔自己犯罪的結果,連希西家也不例外;2 悔改能消除神的怒氣。作者的用意是要鼓勵回國的猶太人堅心信靠神。

 

【代下三十二25「希西家卻沒有照他所蒙的恩報答耶和華;因他心裡驕傲,所以忿怒要臨到他和猶大並耶路撒冷。」

  所謂希西家「驕傲」、「沒有 ...... 報答耶和華」,大概是指他將寶庫和軍庫的一切展示巴比倫使者一事,見王下廿1219注。——《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關於希西家在巴比倫使者來訪時的驕傲,以及神的不悅,見王下20:12-19和賽39章。

 

【代下三十二26「但希西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覺得心裡驕傲,就一同自卑,以致耶和華的忿怒在希西家的日子沒有臨到他們。」

   〔暫編註解〕「耶和華的忿怒」:即王下20:16-18所預言的刑罰。

       希西家聽到以賽亞的責備以後,就自卑並接受了神的旨意。《列王紀》和《以賽亞書》都沒有記錄這次懺悔,但記錄了判決的推遲和希西家的感恩(王下20:19;賽39:8)。由於希西家的懺悔,巴比倫的打擊被推遲到一個世紀以後尼布甲尼撒的時代。

 

【代下三十二27「希西家大有尊榮資財,建造府庫,收藏金銀、寶石、香料、盾牌,和各樣的寶器,」

   〔暫編註解〕參王下20:13和賽39:2

       27-33  財富與建設:物質的豐富也是蒙神賜福的記號。

 

【代下三十二2729 希西家的富足】希西家的富裕是以王庫充足來形容。金銀、寶石、香料反映貿易方面的成就,可能還表示他收納朝貢。五榖和牲畜反映豐收,以及政府精明,能夠有效地收納和囤積收成。從他是別國附庸的身分看,這是令人詫異的成就,足以作為神賜福的明證。

「西拿基立的碑文」現存有關西拿基立朝代的材料,有好幾個來源。現稱「年表」(annal)的文獻準確一點來說不算是年表,因為不是在所記錄之戰事當年寫作。它所以稱為年表,是因為它是按照嚴格的時序編排。很多碑文都是收藏在建築物地基的小室中,有些甚至是在原址發現。年表通常經過多次的編纂。此外還有稱為「給神的信」(letter to god)的文體片斷,是個耐人尋味的非年表文獻。

  攻打耶路撒冷的記載大概是在戰役發生之後幾個月撰作(約主前700年)。亞述人除了將檔安放在建築物地基之中以外,更把它刻在宮殿牆壁的淺浮雕之上。這場戰役有好幾個抄本刻在大型的桶狀圓柱之上。尼尼微又有描述亞述圍攻拉吉(猶大的重要城堡之一)的石刻,發現於西拿基立王宮第三十六室裡面。年表描述猶大廣泛地區被毀,但卻沒有提到攻取耶路撒冷。因為西拿基立雖然宣稱以望樓圍繞耶路撒冷,針對猶大首都的嚴厲攻勢卻未能完成。猶大城市被劫掠者凡四十六個,其中多個被送給敵國非利士。西拿基立曾經寬待推羅王,文獻中卻沒有他寬待希西家的記載。這地區的其他君王都被取代(如:亞實基倫的西德拉〔Sidra〕)。亞述雕刻的證據十分重要:圖中被攻取的城市是拉吉,不是耶路撒冷。年表宣稱超過二十萬猶大人被俘(但不一定被擄到外邦),並且好幾個進行叛亂的非利士城市,最後都被攻取。西拿基立又將猶大的命運描述為希西家的責任(將自己的侵略歸咎于敵國君主,是亞述的慣例)。按照文獻的記載,西拿基立要求希西家獻上女兒、兵器、女子、金子,和多種藝品。西拿基立碑文之中,以這個貢品總目最為詳盡,顯示撰作者希望讀者忽略他們未能攻取耶路撒冷。然而希西家仍被鎮壓。希西家雖打勝仗,但仍舊身為亞述藩屬,向住在尼尼微的西拿基立朝貢。

       「拉吉」拉吉一城(杜韋爾遺址)是個堅固的駐防城或王室衛城。羅波安在此建築防禦工事(主前920年);此舉有戰略上的功用,因為能夠加強薄弱的北疆。拉吉古城是個長方形的遺址,位於猶大山地和沿海平原之間的薩非拉山麓地區,座落在天然的山丘上,四面有深谷圍繞。拉吉設有外門內門的複合建築,內牆厚度超過十二呎。門室中出土的青銅殘片按考證是亞述時代的文物。另外在此又發現了十八塊迦勒底時代的陶片書函,其內容與尼布甲尼撒的侵略有關。拉吉被圍攻兩次,相隔只有一個世紀多一點;因此兩個毀滅層互相混雜,不容易分辨。由於這城四面環山,可供亞述軍發動圍城的地點只有西南角,然而至今仍然未有考古證據,證實這是亞述大軍安營之處。全鎮各處都可以看見被毀的痕跡,如燒成焦炭的殘餘物件。當地的攻城坡道是用石塊堆成,按考古學的考證這是近東最古老,也是以色列境內惟一的一條。外貌相像的坡道,也可見於亞述的壁畫浮雕中。城被拆毀到距離地基只有幾呎的程度。所有建築物都被火焚毀,遺跡曾經被烈火焚燒,磚塊亦燒成紅色。地面散滿了器皿和用具的碎片。全城遭洗劫一空,留下的只有沒有價值或過重的物件。當地發現了數以百計的箭鏃,二十件魚鱗鎧甲,一個青銅製造的頭盔頂飾。還有數達一千五百的一堆人骨和被斬首的顱骨(挖掘者相信死者是平民),這些骨頭有從坡頂滾下大坑之中的痕跡。人骨之上又堆滿了獸骨(包括豬骨)和很多陶器。超過四百個瓶子柄上有 lmlk(御用)字樣的戳印,只有拉吉的遺址才能為這種瓶子提供時代的佐證。亞述人認為圍攻這城極為重要。上文已經提過,尼尼微有整個房間的浮雕是紀念這個戰績的。拉吉室(第三十六室)地處王宮的要衝,用意是炫示征服猶大和拉吉的功勳。畫版表示亞述兵分三行攻城,大軍後面的地勢類似拉吉。因此,學者得到前所未有的機會,可以將新亞述時代的古城浮雕,和實物本身對比。——《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三十二28「又建造倉房,收藏五穀、新酒,和油,又為各類牲畜蓋棚立圈;」

   〔暫編註解〕一再提到這些,證明該地物產豐富和上天的祝福(代下31:5;民18:12;申7:13;尼5:11;耶31:12;等;參啟6:6)。

 

【代下三十二29「並且建立城邑,還有許多的羊群牛群,因為神賜他極多的財產。」

   〔暫編註解〕神賜給人獲得財富的能力。祂張開祂豐盛的手,使人可以分享祂的財富(見創24:35;代上29:12;伯42:12;箴10:22)。

 

【代下三十二30「這希西家也塞住基訓的上源,引水直下,流在大衛城的西邊。希西家所行的事盡都亨通。」

   〔暫編註解〕希西家堵塞城外的泉源,目的在斷絕圍攻耶城敵人的水泉。他另外建地下引水道,從耶城東面的基訓水泉引水入耶城,以保圍城中水源不缺(看王下二十20注)。

       “大衛城的西邊”指西羅亞池。

         1880年在西羅亞水道發現的銘刻描述這項不尋常的工程,就是把水從基訓泉引入城中。挖掘者在兩端同時進行挖掘,幾乎就在這條長一千二百肘的水道中間相遇(由於水道有1,777英尺,或541米,所以一肘有18英寸)。

         「基訓」:見3-4節注。

         見代下32:4和王下20:20

 

【代下三十二31「惟有一件事,就是巴比倫王差遣使者來見希西家,訪問國中所現的奇事;這件事神離開他,要試驗他,好知道他心內如何。」

   〔暫編註解〕25節及《王下》二十1219。《以賽亞書》三十九18.巴比倫王來使,大概是希望說服希西家和他們聯手夾攻亞述。

       “試驗他,好知道……”。神測試希西家是否驕傲。參看列王紀下二十章121619節的腳註。

         按王下20:13-18的說法,希西家不該將府庫的寶物給巴比倫的使者觀看,但歷代志作者有不同的重點:1 絕口不提巴比倫使臣來訪後,希西家洩露政治軍事機密一事,只暗示他心裡驕傲(25);2 作者也沒有把神的刑罰 (25-26) 與這件事直接拉上關系;3 無論如何,希西家那次的失敗是因神短暫離開了他。

         使者。參王下20:11-13;賽39:1,2

         訪問國中所現的奇事。日晷上日影的倒退(王下20:11;賽38:8),引起了巴比倫占星家和天文學家的特殊興趣。這一定是使者們所要特別調查的問題。這個奇跡的發生,給希西家提供了絕好的良機,可以為神的能力和良善作見證。如果希西家有忠心,告訴米羅達巴拉但的使者事實的真相,以及神如何在治病和自然界方面所施行的奇跡,他們回到巴比倫,就會使這個偶像之地的許多人瞭解神的真實性質。這樣,就打開了門路,使許多人認識和敬拜創造天地的神。

         要試驗他。試驗不是為了讓神瞭解情況,而是為了希西家的益處。導致國王失敗的驕傲已在他心中紮根,如果不予以抑制,就會造成他的毀滅。神本著祂的憐憫,允許發生一些事情,好讓希西家知道他心中的真實狀況。這件事說明神如何干預人品格的發展。人們往往沒有意識到自己本性上的缺陷。只有當他們遭遇不同的考驗時,這些弱點才會暴露出來。

         如果考驗達到了目的,心靈經過了“管教”(來12:11),這方面就不需要進一步的考驗了。如果人違抗所受的責備,可能就需要接受進一步的試煉和考驗,直到他悔改,或者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何4:17)。基督徒在考驗中可以因此而得到鼓勵。他經受考驗,是因為神在他身上看到了值得培養的寶貴品質。如果在他身上沒有可以榮耀神聖名之處,祂就不會花時間去提煉他。參伯23:10

         32:31  風調雨順的歲月,飄泊無定的日子,讓我們看清我們所靠的是……試驗能顯出人的本性。神要試驗希西家,為著要他認識自己的虧欠,看清自己的內心。神沒有棄絕希西家,也不是試探他,要他犯罪,更不是戲弄他。考驗的目的是要給他加添力量、培養他的性格、預備他擔負前面的任務。在一帆風順的時候,大多數人都能過美好的生活。但是遇到壓力、患難、痛苦時,除非力量是從神而來,我們的良善可謂弱不禁風,一經風雨就飄去無蹤。你遇到壓力或是逆境時如何呢?你會屈服,還是求神幫助呢?凡是經常親近神的人,不用擔心壓力會使他們垮掉。

         32:31  在國與國的爭鬥中,一個新的帝國悄悄的興起……巴比倫是無聲無息地崛起成為世界強國的。此時亞述內部發生衝突,連續幾個君王都軟弱無能、國勢漸衰。亞述在公元前612年終於敗亡,巴比倫在尼布甲尼撒的統治下,取而代之成為強國。(有關巴比倫的詳細資料,請參王下20:14的註釋。)

         32:31  就算人生曾經歷神多大的神蹟奇事,也不保證自己不會成為一個心高氣傲的人……神為甚麼要離開希西家,任由他受試驗?他在蒙神醫治疾病以後,驕氣極度膨脹,巴比倫的使者來問候他病得痊愈的神蹟時,神就站在一邊,看他對這件事的回應。可惜希西家的行為顯出他的驕傲有如脫韁之馬。他將成就、財寶及軍器都拿給使者觀看,而不是歸榮耀給神(參王下20:12-19)。驕傲就是將自己的努力和才能高舉過於神,輕視神在我們身上的作為,並洋洋自得、看不起別人。神並不反對人有自信心及合理的自我評估;因成就而得安慰沒有錯。但神反對人將祂所做的大事完全歸功於人自己,這是愚蠢的態度。凡看自己比別人優越也是愚昧的。

 

【代下三十二32「希西家其餘的事和他的善行都寫在亞摩斯的兒子先知以賽亞的默示書上和猶大、以色列的諸王記上。」

   〔暫編註解〕以賽亞的默示書。這是先知以賽亞為他的預言所用的名稱(賽1:1)。

       32-33  結語:作者給予希西家一生很高的評價:1 他的善行寫在大先知以賽亞的書和國史上;2 葬於王陵;3 死後仍受國人尊敬。

 

【代下三十二33「希西家與他列祖同睡,葬在大衛子孫的高陵上。他死的時候,猶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居民都尊敬他。他兒子瑪拿西接續他作王。」

   〔暫編註解〕“葬在大衛子孫的高陵上”是說得到甚高的尊敬,也可譯為“葬在大衛子孫墳墓中備受崇敬的地方”。

       高陵。希伯來語是ma`aleh,“上去”,“攀登”(民34:4),含義不很明確,可能指較高的位置,即希西家埋葬在王室陵墓中較高的地方,比他的先王們要高。

 

【思想問題(第32章)】

 1 希西家在備戰上作了怎樣的安排呢?當中最能禦敵的是什麽?參32:7-8。今日信徒要抵擋屬靈惡魔的攻擊時,最有用的裝備是什麽?參弗6:16

 2 西拿基立採用的攻敵方法有什麽特色?參32:10-19。基督徒最容易受撒但攻擊以致信心動搖的地方與此相似麽?為免信心動搖而跌倒,希西家的應付方法可給我們什麽借鏡?參20節。

 3 希西家失敗的原因(32:25)與烏西雅的相似麽?你怎樣處理內心的驕傲呢?是縱容抑或靠主嚴厲對付?參26節。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靈修版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