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屬靈爭戰綜合例證與靈感集錦

 

【屬靈的爭戰不可單槍匹馬】我們要記得,屬靈的軍裝不是給你個人的。你一個人對付撒但對付不了,需要教會一同對付才行。你個人所看不見的,你個人所防不來的,別的肢體能看見,別的肢體能防得來。你一個人禱告,撒但不怕,幾個人合起來禱告的時候,撒但就怕了。有的人特別有信心,就是有籐牌,你就得了他的保護。有的人特別有神的話,就是有聖靈的寶劍,他揮動寶劍,他使用神的話的時候,你就得了他的幫助。屬靈的爭戰是大家聯合的爭戰,屬靈的爭戰不是一個人可以單槍匹馬去衝的。你如果一個人去爭戰,就是引撒但來注意你這個人,來攻擊你這個人。沒有看見身體的人,以為自己一個人甚麼都能,以為自己一個人就是一切,這樣的人是最容易失敗的。一棵樹很容易被風吹倒的,一個樹林就不容易被風吹倒。撒但就是找沒有掩蔽的人來攻擊,就是找孤立、單獨的人來攻擊。―― 倪柝聲《基督身體的覆庇、約束和供應》

 

【攻打魔鬼】有個鄉下小孩子,在禮拜堂聽牧師講,世間有二軍敵對,就是耶穌與魔鬼打仗,人只能站在一邊,沒有中立。他聽了很受感動,在回家的途中,一面思想,一面禱告。就站在路中間,用棍子在路中劃一條直線,左邊寫「耶穌」,右邊寫「魔鬼」。他自己站在中間的線上,抬頭望天禱告說:「主耶穌!我願選擇你的道路,終身站在你這一邊,跟隨你。阿們。」禱告完了就移動腳步,往左邊一站,一直跑回家去,頭也不回,表示他的決心。——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你叫甚麼名字?】亞力山大是古希臘智勇雙全的將軍,他在短短時間內差不多吞倂了整個小亞細亞,作戰是身先士卒,視死如歸。當他揮兵入侵埃及時,下令猛撲敵人防線,但有一膽怯的士兵卻臨陣逃走。第二天,這士兵終被找到,並立刻被押到將軍帳篷受審。

「你叫甚麼名字?」將軍大聲地問他。

「我叫亞歷山大。」逃兵回答說。

將軍一聽到他的名字,即被楞住了,心想你這小子竟然與我同名!於是再問他:「你叫甚麼名字?」

「我叫亞歷山大。」

將軍一連問了三次,最後突然從椅子跳下來,雙手抓住這孩子的胸部大叫說:「倘若你叫亞歷山大,你必須不怕死,若不然,改叫懦夫吧!」

照樣,我們自稱是基督精兵,我們果真勇敢嗎?若不然……

(一九八五年五月十二日美國Paul Nurmi證道)——張欽煌《小嗎哪》

 

【與惡魔作戰】廣告是現代生活的標誌之一,無論你往那裡去,在甚麼地方,任何場合,幾乎都會被廣告所包圍。不少正當的文娛活動、大型表演、展覽、音樂會或運動會都有廣告商贊助;否則全靠入場卷的收益很難支付所需的費用。

雖然不少廣告的口號耳熟能詳,每天接觸的次數多得不可勝數,甚至達到令人討厭的程度,但在眾多的廣告口號中,倒有不少是發人深省的精句。市面上出售的電蕊牌子眾多,出產商絞盡腦汁要傲視同群,標榜其獨特之處。例如某種牌子的廣告商,藉著在埃及尼羅河所拍製的廣告片,證明這種電蕊較其他牌子的更優勝。有一種電蕊的英文名為EVEREADY,此名甚為特別,它的意思是隨時準備好供用者使用,一但放在電器用具上立即產生應有的功效。

照樣,作為基督的精兵,我們豈不也像一個在場上比武的人麽。保羅勸勉我們要穿上神所賜的全副軍裝,與屬靈的惡魔作戰,稍一不慎或疏忽便會被擊中。比武有如在鬥拳,在運動會上按照參賽者的體重分別有蠅量級、羽量級、中量級和重量級。今天魔鬼用超重量級的能量出擊,但我們能否隨時準備好,用同樣的重拳還擊呢?抑或我們有的只是蠅量級,充電不夠,未出師便身亡。這個電蕊的名字確能提醒我們要EVEREADY面對一切外來和發自內心的試探和引誘。

「務要謹守儆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蘇美靈《故事百感》

 

     軍隊未出發前,必須等候統帥部清清楚楚的命令,軍需品的充足供應,以及戰略技術的明顯指示。我們稱為基督精兵的,豈可不靜待傾聽最高統帥的主,就憑己意進行?慕安得烈

 

【只有基督徒才會吸引魔鬼的注意】有一些人造花非常美麗,有用絲布作的,也有用塑膠或臘作的。但有趣的是這些花從來不能招蜂引蝶,只有真花才能。

         照樣,只有基督徒才會吸引魔鬼的注意,而不停地加以騷擾、威脅和破壞。── 葛培理《浩劫前夕──苦難的透視》

 

【我們的敵人就是我們的幫手】愛爾蘭的政治家、作家兼眼說家愛德蒙柏克(Edmond Burke1729~1797)說過:「我們的敵人其實就是我們的幫手,這些和我們摔跤的人,也能幫住我們鍛鍊出強健的肌肉和技能。」

         肌肉若是不用就會萎縮,要讓一塊肌肉發揮最高效能,就必須使勁去推舉重物;照樣,一個人要想登峰造極,就要學會如何善用逆境。── 葛培理《浩劫前夕──苦難的透視》

 

【作好準備工作總是有益的】正如約瑟知道在豐年時為埃及囤積糧食,以備荒年使用一樣。我們也要在心中儘量囤積神的話語,以備苦難一但臨到,我們能夠有備無患,及時應戰。

         這正如一位軍官說的:「不論有無戰爭,學會善用兵器都是不吃虧的。」── 葛培理《浩劫前夕──苦難的透視》

 

【在戰場上只能進攻,不能退卻】約翰懷特(John White)在他所著的書『戰役』(The Fight)堙A這樣寫著:『在戰場上,你當然可能會受傷,會缺臂斷腿的,但凡是能捲土重來再戰一場的人,就是戰士。』

『如果有一名士兵在激戰中,突然坐下來,然後說,我真沒用,不必再試都知道,我甚麼都不行啦!』

『戰場上已不容我們去想投降這件事,因戰鬥是那樣激烈,若一個士兵在這時候感到抱歉、內疚,當然是不合宜的!對這樣一位士兵,我會潑他一盆冷水,打鴨子上架逼他上戰場,踢他一腳,槍上了膛叫他拿好,然後對他說;「現在進攻!」── Raymond C. Ortlund《穿上新人》

 

【不顧性命地向前】從前,歐洲的十字軍,因欲奪回耶路撒冷聖城,當其將到聖城時,身上的血,卻沸騰起來,心也跳動起來,流淚的有人,禱告的有人,喜極欲狂的亦有人。……其後將軍奮振一呼說:『上帝之城,是屬我們的。』話還未完,大家爭先恐後的蜂擁而入,不顧生命的努力而前,遂恢復了聖城。以色列到了加低斯,若能具有十字軍的那種勇敢與精神,則迦南地早在其掌握中了。惜他們不是如此,探子窺探那地的時候,不信上帝的應許,只憑自己的眼光,故回來時,有十個探子報告不好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