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腓利門書導論短篇信息

 

目錄:

腓利門書啟示的基督──奇妙大愛啟示基督(江守道)

提多書與腓利門書研究(巴斯德)

腓利門書精華(漆立平)

腓利門──基督在奇愛中(張向晨)

腓利門書導讀…………………………………門………………………………李道生

腓利門書講解…………………………………門………………………………陳終道

腓利門書與恩典時代…………………………門………………………………吳茂壽

腓利門書及其作者……………………………門………………………………李道生

 

 

腓利門書    奇妙大愛啟示基督(江守道)

 

「為基督耶穌被囚的保羅,同兄弟提摩太,寫信給我們所親愛的同工腓利門,和妹子亞腓亞,並與我們同當兵的亞基布,以及在你家的教會。願恩惠平安,從神我們的父和主耶穌基督歸與你們!我禱告的時候提到你,常為你感謝我的神;因聽說你的愛心,並你向主耶穌和眾聖徒的信心願你與人所同有的信心顯出功效,使人知道你們各樣善事都是為基督作的兄弟啊,我為你的愛心,大有快樂,大得安慰;因眾聖徒的心從你得了暢快我雖然靠著基督能放膽吩咐你合宜的事;然而像我這有年紀的保羅,現在又是為基督耶穌被囚的,寧可憑著愛心求你,就是為我在捆鎖中所生的兒子阿尼西母求你他從前與你沒有益處,但如今與你我都有益處我現在打發他親自回你那裡去,他是我心上的人我本來有意將他留下,在我為福音所受的捆鎖中替你伺候我但不知道你的意思,我就不願意這樣行,叫你的善行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他暫時離開你或者是叫你永遠得著他;不再是奴僕,乃是高過奴僕,是親愛的兄弟在我實在是如此,何況在你呢!這也不拘是按肉體說是按主說。你若以我為同伴,就收納他,如同收納我一樣他若虧負你,或欠你甚麼,都歸在我的帳上,我必償還這是我保羅親筆寫的我並不用對你說,連你自己也是虧欠於我兄弟啊,望你使我在主裡因你得快樂;並望你使我的心在基督裡得暢快我寫信給你,深信你必順服知道你所要行的必過於我所說的此外你還要給我預備住處;因為我盼望藉著你們的禱告必蒙恩到你們那裡去為基督耶穌與我同坐監的以巴弗問你安與我同工的馬可亞裡達古底馬路加,也都問你安願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恩常在你的心裡。阿們!(腓利門書)

禱吿:親愛的天父,我們實在讚美感謝禰,因為藉著我們的主耶穌的寶血,禰為我們在祂的身體裡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使我們能坦然無懼的來到禰面前祂是我們的大祭司,長久活著為我們代求我們的父阿,為此我們能心存謙卑坦然無懼的來到禰施恩寶座前,為此我們感謝禰為了禰為我們所成全的一切,我們實在要何等稱頌感謝禰我們的父,我們實在願意把自己獻給禰,讓禰稍得滿足,因為禰已經滿足了我們一切的需要我們把這段時間交托在禰手中,懇求禰藉著聖靈,禰呼出禰的生命進入我們裡面但願禰的話實在成為我們的靈和生命,好叫禰的榮耀得著稱讚奉我們主耶穌的名阿們

腓利門書是獨一無二的在聖經裡是使徒保羅所寫的最短一封書信,與其他書信迥異,因為其他書信大部份都是寫給各地的教會也有一些是寫給個人的,像寫給提摩太和提多,我們稱它們為教牧書信這些書信雖然是給個人的,但都是有關處理教會的事可是這封給腓利門的書信是寫給個人,沒有談論教會的事,也沒有提及教義,純粹是處理私人家裡的事,卻是給納入聖經裡它的價值是遠超過我們平常所估量的

在這裡我要引述兩三個人對這簡短的腓利門書所作出的評價,一是馬丁路德:「這卷書信指出了基督徒的愛的一個正確崇高美好的實例聖保羅為了可憐的阿尼西母竭盡全力向他的主人求情,好像他自己就是阿尼西母,是他自己得罪了腓利門一樣就如基督為我們向父神求情,聖保羅也是那樣為阿尼西母向腓利門求情……我認為我們都是阿尼西母。」

關於這封書信和它的作者,約翰加爾文說過這番話:「雖然作者是在處理一件卑下的事,但是他採用的方式把他提升到神那裡的高處他降卑自己,用如此謙恭的乞求為了最卑微的人,實在很難在別處找到能把他那柔和的心靈描繪得那麼入木三分的。」

還有萊複主教說過:「這卷腓利門書可說是無出其右。」

腓利門書可以從三個層次去思量:可以將它視為有歷史成份的私人信件;也可以把它看作可能是用獨特方式去談論社會問題的唯一卷書信;最後一個是從屬靈觀點去看,在基督的奇妙大愛裡去領會它

保羅個人的觀點

腓利門書是使徒保羅在羅馬坐牢時寫的,當時他寫了幾封書信,例如以弗所書歌羅西書,和這卷利門書末了這封是和歌羅西書一同發出,送去歌羅西,但歌羅西書是寫給教會的,而這封書信是給一個人的

在歌羅西,有一個作奴僕的詐騙了他的主人,他的名字叫阿尼西母以前發生了甚麼事,我們全不知情,很可能他偷竊主人的財物然後逃到羅馬羅馬不但遠離該處,且是個大都會,容易混在人群中,是避人耳目的理想地點他逃到羅馬,滿以為自此逃過他的主人,可以遠走髙飛,為所欲為不曉得怎樣的, 他在那裡邂逅身在獄中的保羅當時保羅是第一次被囚,但可以住在自己所租住的房子,接待凡來見他的訪客

不知道怎麼的,阿尼西母去見保羅,也許他早就在過去在以弗所,當保羅在那兒逗留三年的時候,就見過他他的主人腓利門很可能也去過以弗所,在那裡由使徒保羅引領信主也許阿尼西母是得主人倚重的奴僕,也同時在那個時候跟保羅見過面因此當他在羅馬逃亡的時候,可能良心發現,忐忑不安;又可能散光錢財,或遭遇困難,就想到去找保羅,希望得點濟助有些人猜想在歌羅西服事主的以巴弗,當時剛巧在羅馬探望保羅,在街上偶遇阿尼西母,就帶他去見保羅不管是怎麼樣,這個落荒逃亡的奴隸竊賊,就和使徒保羅相會,因此給引到主那裡,徹底悔改得救,就留下來在羅馬服侍保羅他作過奴僕,善於服侍主人,但這回服侍保羅,全是出與愛保羅在歌羅西書甚至贊許他說:「親愛忠心的兄弟阿尼西母……(西四9)他忠心服侍保羅

保羅在獄中需要有人服侍他,幫助他,顯然對阿尼西母的服侍甚感稱心,但覺得他不該把阿尼西母長久留下來他感到雖然神已赦免了阿尼西母一切的罪,但他必須償還所欠的,必須恢復與他的主人和好的關係保羅知道他若徵求腓利門的同意把阿尼西母留下來在羅馬服侍他,他會同意,但是保羅不願意未經他同意而作出決定最後他決意送阿尼西母回去歌羅西他的主人那裡

在這封信裡,保羅提說到腓利門是個很好的人, 愛主和愛眾聖徒的美德是眾所周知,是個充滿愛心同情的弟兄,樂於接待人腓利門這個名字,是「友誼的意思他家庭美滿,妻子亞腓亞這是親密的稱呼,在顯出愛心和善於接待的表現上,與他同心;他們還有一個一同服事主的好兒子亞基布這是個美滿的家庭歌羅西教會並不大,事實上就是在他們的家裡聚會阿尼西母在服侍這樣仁慈的主人的時候,一定有很多機會聽見福音,但那個時候並沒有悔改信主他心中剛硬,甚至詐騙一位這麼良善的主人然後遠走高飛但神在祂奇妙的安排下,至終把這個 奴僕帶進神的家這樣,保羅決意把阿尼西母送回去歌羅西

奴隸制度

古時根據羅馬的風俗,人民擁有奴隸當時羅馬征服世界各地,就奴役那些被征服的人大戶人家往往有不少奴僕在羅馬法律下,這些奴隸不能享有任何權利,他們是屬於主人的產業,就如牛馬一般,而有關奴僕的法例十分苛嚴,主人可以鞭打奴僕,甚至置之死地,因為他對這奴隸有擁有權尤其是如果在奴僕逃走而給再逮回時,他們或會處死,或會給在身上烙火印作記號。這是古時的奴隸制度,因此把逃走了的奴隸送回去主人那裡,是冒險的事

阿尼西回去主人腓利門那裡

阿尼西母如果回去他曾詐騙過的主人腓利門那裡,他的主人有權懲處他,甚至把他處死但保羅感到他必須要作出償還,就打發他回腓利門那裡他趁著推基古帶信去以弗所和歌羅西的時候,把阿尼西母一同帶去,為他這奴僕回轉鋪路不但如此,他還寫了信給腓利門雖然信函很短,可是滿了愛謙虛技巧和溫柔的內涵,叫腓利門讀信後不得不照著所求的去作其實保羅並沒有吩咐他該作甚麼,雖然腓利門是保羅在信心裡的兒子,他的生命還全虧得保羅即管是這樣,保羅在信裡說:「我不會吩咐你去作甚麼,但我要為捆鎖中所生的兒子懇求你阿尼西母若虧欠了你(事實上他真的虧負了你),都記在我的帳上,我,保羅,必定償還。」然後他親筆簽名「我現在打發他回去你那裡——他不再是奴僕,乃是高過奴僕——是你親愛的兄弟求你收納他,如同收納我一樣。

保羅就用這封信為阿尼西母開路我們並不確實知道後來結果如何,但我肯定腓利門在收到信以後作了過於保羅所要求的處理,他不但接納阿尼西母如同在基督裡親愛的兄弟,他還給他自由,釋放他不用再作奴僕,侍他如同主裡親愛的兄弟,在阿尼西母身上得著益處

我們從私人或史實的角度看了這封信,這實在是 一封奇妙的信但若再往深處去探討,我們會發現在一定的意義上,這封信也是論到一個社會問題,是在聖經裡其他書卷中沒有多提及過的在當時,奴隸制度是個社會問題我們知道這不是出於神的,因為神從一個本家創造人;所以就人類而言,我們都是同屬一個家的,彼此作兄弟姊妹,不應有不平等的階級但因著世人的罪,這個奴隸制度漸漸出現,結果在古時全世界都有它的存在

保羅對社會弊病的處理

那麼,基督的教會如何處理這樣的問題呢?談到社會弊病,在所有人類的邪惡習俗中,奴隸制度是最卑劣的那麼耶穌基督的福音要如何處理這樣的事? 在這簡短的書信裡,保羅沒有直接攻擊這個奴隸的問題,沒有吿訴腓利門不該有奴僕,他也沒有鼓勵阿尼西母要起來反抗這樣的社會陋習這是當時社會根深柢固的制度,如果直接去對付它,一定會引發仇恨,會引起流血,革命,把社會弄得支離破碎這並不是福音的本意,所以保羅是從更高的層面去探討這個社會陋習

有史以來,人通常把奴隸看作人類中最卑賤的成分,也許這是有點道理的因為奴隸一般都受虐待, 而他們自知無權反抗,因此會仇視人,這樣發展出來的心態會叫他們偷竊,胡作非為;感覺反正不會有人關心他們,慢慢地這些奴隸就成為卑鄙下賤的人

阿尼西母也不例外他雖然服侍那麼良善的主人,卻反叛他,詐騙他,然後逃去對這樣的人, 我們能作甚麼呢?神有奇妙的方法,祂拯救這個人阿尼西母得救了,當然成為主裡的兄弟他接受了新的生命,全然改變了外表上他仍舊是逃亡奴隸的身分,但在裡面他成了新造的人有了這個在他裡面的生命,阿尼西母開始服侍保羅他本來該服侍腓利門,但沒有作得好他沒有責任要服侍保羅,卻用清潔的心服侍使徒,這是因為在他生命裡有了厲害的轉變在人的眼中,他還是個亡命的奴隸竊賊,但在神的眼中,他現在是在基督耶穌裡親愛的弟兄

到了時候,保羅就打發阿尼西母回去腓利門那裡腓利門是主裡的弟兄,是保羅的同工,跟保羅一起服事神雖然他沒有和保羅一起周遊傳福音,但只要是從事擴展神國裡耶穌基督福音的,都是主裡的同工腓利門本人也可能是商人,大概家道豐富,因為他住的房子頗大,可作教會聚會之用,而且他能接待許多人客,他叫許多聖徒的心得以暢快在這方面他可說是與保羅一同作工,保羅也視他為親愛的弟兄和同工。

在當時的社會制度下,大部份的羅馬公民都擁有奴僕,所以腓利門在家裡有些奴僕,也不足為奇在阿尼西母返回的時候,腓利門自己是主裡的弟兄,甚至可能是教會的負責弟兄或長老同樣,阿尼西母雖然是給送回來的曾逃亡在外的奴隸,也是主裡的弟兄在這種情形下要怎樣作呢?讀這封書信,你會發現保羅沒有隻字建議腓利門釋放阿尼西母你沒有看見保羅說這樣的話:「腓利門,我現在把阿尼西母送回去給你,請你釋放他吧。」沒有。雖然他從沒有說過「釋放這個字,但心思中早就有了,而且就在嘴唇邊上。他只是說:「求你收納阿尼西母,像你收納我一樣,因為他是我心上的人不要把他看作奴僕那樣收納,而是看他作主裡的兄弟。」

腓利門如何收納保羅呢?若是來他家裡的是保羅,不是阿尼西母,腓利門當然會款待保羅,為這作主使徒的預備住處,還會細心服侍他,禮遇他就如貴賓,像在主裡親愛的弟兄,甚至善侍他如同在基督裡作父親的保羅知道這一切,就說:「你要收納阿尼西母,如同收納我一樣。」

腓利門能怎樣作呢?一個可能就是,他會看著阿尼西母說:「好啦,你從前向我作了那麼多壞事,但因為保羅說可以都歸在他的帳上,那麼我不再追究但你依舊是我家裡的奴僕,希望從今以後你要像奴僕那樣盡忠服事我。」但是在當時的情況下,腓利門能那樣作嗎?表面上阿尼西母確實仍然是奴隸,但在他裡面是基督裡的弟兄那麼腓利門會如何待他呢?無疑地腓利門不但會饒恕他以往的過錯,還會接納他如同主裡親愛的弟兄實際上,他還不只解脫他作奴隸的束縛,還會在心裡接納這位基督裡的弟兄聖經就是以這樣的方式來解決社會弊病

這封信是和寫給歌羅西人的信一齊送出去仔細讀歌羅西書,你會發現一件不尋常的事保羅在信裡寫了一番話是關於奴僕和主人間的關係他清楚知道當時存在的社會陋習,在人類社會中所有的人際關係中,以這個是與福音真理最大相徑庭的因此保羅在信裡說了這番話:「你們作僕人(英譯「奴僕」的,要凡事聽從你們肉身的主人,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討人喜歡的,總要存心誠實敬畏主無論作甚麼,都要從心裡作,像是給主作的,不是給人作的;因你們知道從主那裡必得著基業為賞賜;你們所事奉的乃是主基督那行不義的,必受不義的報應; 主並不偏待人。」(西三22-25)

保羅並沒有把奴隸制度當作邪惡的習俗而直接攻撃它,他是把奴隸與主人的關係提升到神面前去改變它。他說:「你們作奴僕的,要凡事上聽從主人雖然身為奴隸,但你總要記得你實際上是事奉主因此當你服侍主人的時候,不要想到肉身上的關係,而是把它提升改變,甚至把它昇華到敬畏主的範疇,就是在服侍主人的時候就如服事主自己一樣,那麼你必得著賞賜。」

保羅對作主人的也說一樣的話:「要公公平平的待僕人(英譯「奴僕」,因為知道你們也有一位主在天上。(西四1)同樣保羅也把主人和奴僕的關係提升到神的面前,提醒作主人的不要忘了他自己也有一位主,所以也是僕人,是在神面前的奴僕,因此要公公平平待僕人

當福音在第一世紀廣傳的時候,許多奴隸成為基督徒,可能比信主的自由人更多,因為當時作奴僕的人很多這許多奴隸歸信主,就可能構成大問題,為基督教與那邪惡的奴隸制度發生直接衝突,那麼這件事當如何面對和解決呢?

「你是作奴隸蒙召的麼?不要因此憂慮。(林 前七21)在這裡保羅勸說那些作奴隸的,在他得救進入神的國的時候,「不要因此憂慮,不要擔憂以為一切都完了不過,如果可以得自由,就不要放棄, 得自由是好的。「因為作奴僕蒙召于主的,就是主所釋放的人。」林前七22)

為甚麼作奴僕的不用因此憂慮呢?因為雖是奴僕,卻是主所釋放的人表面上仍受束縛,但在裡面是自由的。外在的束縛是暫時的,但在主裡面的自由是永遠的兩者衡量之下,還要憂慮嗎?因為已經得著更上好的了同樣的,自由人蒙召,就成了基督的奴僕身為自由人的,不要忘記自己是作主的奴僕, 是在基督權柄下受束縛的,要像奴僕服事基督,是愛的奴僕所以實際上是沒有分別:自由的人是奴僕, 而奴僕是自由的,都是一樣,因為你是重價買來的,不要作人的奴僕如果可以得自由,那就不用放過,因為你的地位可以改善(參林前七章)。

神的話似乎是論到一個社會問題,但並沒有直接評撃它,以免引起仇恨與流血事件,而是鼓勵從裡面把關係修正,提升到神的面前,使它的實質能真正昇華換句話說,事件就早已改觀了聖經還給我們一 些廣泛的原則:「在基督裡並不分為奴的、自主的, 惟有基督是包括一切,又住在各人之內。」(參西三 11 )當奴僕和主人一起來到主的桌子面前,並坐在一 起紀念主,在主裡就是弟兄姊妹這個實際顯出來的時候,整個人類的奴隸制度就隨之消蹤滅跡,不再可能還保存那奴隸制度就是這樣,整個社會的惡俗就能解決,在這封信裡就找到實際的應用腓利門收納阿尼西母,他倆之間的關係就已改變了我們甚至可以相信他們不再是主人和奴僕的關係,而是在基督耶穌裡相親相愛的弟兄

主耶穌對社會問題的態度

主耶穌在地上的時候,祂是活在羅馬帝國的統治下在某種意識上說,猶太人從來沒有承認羅馬人的統治他們中間有奮鋭黨,試圖用暴力推翻羅馬轄管猶太人的軛當基督在地上的時候,猶太人冀望如果祂真是彌賽亞的話,就要推翻羅馬帝國的軛,使以色列成為萬國之首但基督沒有這樣作,祂把自己服在羅馬的政權下祂痛斥祂那世代的猶太人的邪惡作風,痛斥文士和法利賽人的偽善,祂把聖殿裡兌換銀錢的人驅趕出去,潔淨聖殿當我們的主耶穌在地上的時候,祂沒有改革當時的社會體制,祂傳揚愛的福音作為代替,祂把人改變成為新造的人,是用這個方式改變人類生活和社會關係,帶進神的國度

難道主不關心社會問題嗎?祂當然關心祂喂飽上千上百的人;祂醫治病患;祂愛小孩子;祂同情人;但祂的處理並不套用世人從外面著手的方法, 是用從裡面以屬天的方式,把生命給人祂建造祂的國,是基於愛心的國度祂第一次來到地上的時候像羔羊,為世人的罪受死,這是屬靈的道路,是屬天的生命,這裡面的實際是一切的基礎如果光從外面試圖去解決問題,而裡面的光景依舊的話,問題就得不著解決。所以主耶穌來提供新的生命新的性情是屬天的方法祂來,像羔羊為世人的罪受死,好叫我們能成為新造,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一切都歸屬於神但我們知道主耶穌會再來;祂再來的時候是猶大的獅子,那個時候,祂要直接對付這一切政治和社會的問題,祂要審判世界祂第一次來是要拯救世人;祂第二次再來就要審判世界,糾正一切

那麼我們對社會上和政治的組織及問題應該採用怎樣的態度呢?比方,解放神學就不是基督教,是另一種的人本主義神的道路高過人的道路;神的方法是處理裡面的生命,當生命得著改變,我們周遭一切都會改觀這才是解決和清除社會問題的途徑難道我們不認為這是更高明的方法嗎?難道這不是永久解決的方法嗎?難道我們不認為這是根據基督的原則, 就是愛的原則嗎?所以我們要仔細讀這卷簡短的腓利門書,在主面前好好默想,看能否在這卷書信裡窺見神處理社會和政治問題的良策

在基督耶穌裡神奇妙的大愛

但這並不是現在我打算跟大家分享的問題,我們要從更高的著眼點去看這封書信,因為這封信並不單是論及個人方面和社會方面,它也是啟示在奇妙大愛中的基督這封信只是把神在基督耶穌裡為我們所成全的顯示了一小部份這封信的價值類似舊約的路得記,它向我們揭示神在基督耶穌裡向我們所顯的一 幅更偉大的愛的圖畫當然我們要用靈意去領會的時並不都能在細節上合適但不管怎樣,在大概的輪廓上,我們可以看見神在基督耶穌裡向我們所施的愛一幅絕妙的圖畫

腓利門可說是代表神,但他所能代表出來的極其有限,十分微小和不完美他富有,擁有許多奴隸,是個好人,仁慈且樂意接待人。這不就稍能把神顯明出來嗎?我們的神滿了豐富,擁有全宇宙,擁有一切我們是祂創造出來的,光是這個創造的權能就叫我們成為祂的奴僕但人忘記了他自己的地位,忘了他是神照自己所喜悅的被造出來阿尼西母這個奴隸,本該叫主人腓利門喜悅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的, 因為阿尼西母這個名字就是「有益處」的意思,可是他沒有叫主人得益處這個不正是我們的寫照嗎?我們既然是神所造的,就該當叫祂喜悅,理當好好事奉祂,叫祂得益處但是我們以為人只是為自己的益處而活,結果偷竊神的榮耀,叫自己得好處這就是曆世歷代以來人一直在作的勾當,就像阿尼西母對待腓利門一樣,我們都搶掠了神,然後從祂面前遠遠逃去。

我們以為神是有怒氣的神嗎?慕廸這位美國偉大的佈道者在早期傳福音的時候,總愛把神說成好像易於發怒,要追蹤罪人懲罰他們有一位從英國來的親愛的弟兄慕賀茲來芝加哥他的教會探望他慕廸沒有太重視這個年青人,以為他能傳講甚麼呢?但慕廸剛好要有事走開,就吩咐執事們讓這位年青人有一個短暫機會,看看他作得怎麼樣—個星期以後慕廸回來了,問他的妻子事情如何她說:「啊,每個人都帶聖經來聚會啦。」「那他傳講了甚麼?」她回答說: 「哦,整整七天他只講約翰福音三章十六節的神如此愛世人。後來慕廸自己聆聽慕賀茲傳福音以後,他對福音的概念和理解有了變化從此以後,他不再傳講神像一位窮追罪人的暴君,而是傳揚神是滿了愛的天父,等候並尋找浪子們歸回

我們的神並不是易於發怒的神祂有一切的理由向我們發怒,但祂並沒有這樣待我們,祂愛我們不要以為舊約聖經裡的耶和華是常發怒的神,而在新約聖經裡祂是滿有慈愛的神神是昨日、今日、到永遠都是一樣的當祂在山上向摩西啟示自己的時候, 祂說甚麼呢?「耶和華,耶和華,是有憐憫有恩典的神,不輕易發怒,並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為千萬人存留慈愛,赦免罪孽過犯,和罪惡,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        」(出卅四6-7)

我們的神是公義的,但祂是愛我們得罪了祂, 逃離了祂我們是神一切造物中最卑鄙的,比狗和跳蚤都不如;但神在祂豐盛的憐憫中拯救了我們祂怎樣作呢?

保羅在牢獄苦難中生了阿尼西母,而基督就是神,祂卻倒空了自己,成為人的樣式,甚至取了奴僕的形像,為了成全神的旨意。祂自己卑微,舍了自己,死在十字架上祂在捆鎖中生了我們,藉著祂的血救了我們,把我們帶回去神那裡,不再作亡命之徒祂把我們送回去神那裡,作家裡的人,就如向祂的父這樣說:「求禰收納他們,如同禰收納我一樣。」感謝神,祂就這樣收納了我們

保羅對腓利門說:「阿尼西母暫時離開你,或者是叫你永遠得著他。我們今天不也是這樣嗎?好像神的兒子向父這樣說:「禰可能暫時失去他們,但 現在禰可以永遠得著他們。」主提到我們起初是對神沒有益處的,但現在是叫父得益處我們回轉到神那裡,豈不會受祂那奇妙大愛所激勵,使我們樂意把自己全然歸給祂去服事祂,讓祂永遠得著我們,永遠叫祂得益處麼?從前我們是虧損祂的僕人,但現在是叫父得益處這就是腓利門書向我們所啟示的。哦!願我們可以看見基督——祂如何甘願受限制,甘願死在加略山的十字架上,目的只是要把我們帶回去父神那 裡。

禱吿:親愛的天父,為了這卷腓利門書,我們實在要稱頌感謝禰,我們實在看見了禰在基督耶穌裡向我們所顯示的奇妙大愛我們都承認自己就如阿尼西母又無用又不配;但是,我們實在讚美感謝禰,因禰在禰的大愛中追尋我們,在加略山上找到我們,把我們帶回神的家中哦,我們的父啊,從今以後我們心裡不再以為禰像嚴酷的主人主阿,我們要作禰愛的奴僕,對禰有用,要一生服事禰,因為禰實在是配,禰贏得了我們的心哦,我們的天父阿,禰向我們和在我們裡面所作的,我們願意能向別人同樣作出來。我們深信禰已經把我們帶出滿了邪惡的黑暗,把我們遷到禰愛子的國裡父啊,我們渴慕能永遠住在這國度裡奉主耶穌的名祈求阿們

 

腓利門書研究(巴斯德)

 

  世上最好的畫廊都有一角地方用來放置一些精選小畫。聖經也是一樣,除了那些大作品之外,也有一卷極端可愛的腓利門書。它可算得是用「最精巧的機智、最溫文的禮貌、最戲劇化的聰敏」寫成的傑作。而且它還有一種非常特出的屬靈價值,若有人以為它只是聖經的一個裝飾品而忽略它,他真可以說是有眼無珠的人了。正如芬尼(G G Findlay)所說:「這小書的每一行每一句,都表現出保羅的個性,再沒有一本書是這樣的。」

 

  第四世紀的時候,豈不是曾有人懷疑它,以為它可能不是使徒親筆寫成的,甚至視它為差不多沒有價值的書嗎?我們不須要花大多時間去考慮這一點,讓己故的學者阿爾福院長(Dean Alford)來向我們發表幾句話就夠了:「這封信本來是寫給腓利門一家的,他們看了之後,無可懷疑的,一定當它為一封寶貴的作品,並且帶有使徒的愛和祝福在內。於是就將它向他們家中的教會宣讀,大家都受了感動,並且抄寫了許多副本傳開了,由歌羅西一直傳到地極各教會手中。最早第二世紀的作品也曾引用過它的話,而且,除了那些對什麼事都存疑心的人之外,從來就沒有人懷疑過它不是出自保羅的手筆。」

 

  這本小書能保存下來給我們,真的要十分感謝神。

 

幾個要點

 

  這本腓利門書雖然短,但它卻有不少獨特的地方。我們可以想像得到,保羅除了寫那些書信之外,一定也曾寫過無數封短信,其中,只有這一封私人的信保存下來給我們。它裡面沒有豪言壯語的詞句,但卻是一封無與倫比的信,是充滿感情、機智、愛心的作品,而且是主人對奴隸所顯的感情和愛心。同時也可以說,是一個小小的窗,從這窗可以看到使徒保羅更深的私生活。使我們得到一個最好的實例,解明如何在社會人與人彼此的關係上應用我們的信仰原則。加拉太書和歌羅西書所說的「教會中不可能容納屬世的階級觀念」,即是說「在基督耶穌裡不分為奴的自主的」;這種教訓如今在腓利門書裡面表現出來了。如果我們明白當時羅馬政府的法律,知道奴隸在社會的地位是何等可憐無助的時候,我們立刻會更深的體會到,保羅勸腓利門再度收納這個曾經偷東西又逃跑了的奴隸,常他為「親愛的弟兄」看待(16),這是何等崇高的量度和愛。

 

有關的人物

 

  腓利門書是為阿尼西母而寫的,腓利門究竟是誰呢?阿尼西母又究竟是誰呢?

  保羅稱前者為「所親愛的同工腓利門」,這表示保羅不但曾經接觸過他,而且彼此還相當友好;因為,從十九至二十一節看來,他是保羅帶領信主的。將這封信比較一下歌羅西書四章九節,就顯出當時腓利門是住在歌羅西的,阿尼西母就是被保確打發回到這個城裡。腓利門是一個大戶主,擁有不少奴隸,可能是當時社會的上流人物;而且他又是基督教的一個領袖,保羅指出他家中有一個教會(2)。「親愛的亞腓亞」和「同當兵的亞基布」可能就是他的妻子和兒子。我們記得保羅沒有到過歌羅西,所以一定是腓利門風聞保羅的講道,不惜長途跋涉,東行一百二十多裡路去到以弗所(保羅在以弗所有三年之久),聽保羅的講道,因此信主而又結為知交。至於腓利門的兒子亞基布,似乎後來就成為歌羅西或老底迦教會的牧師(西四17)

 

  阿尼西母呢?他本來是腓利門的奴隸,是這書信清楚告訴我們的。保羅在羅馬寫完歌羅西書之後,就托推基古帶去,並且也打發阿尼西母和他同去(西四79)。當然,這封腓利門書信也是這個時候帶上去的。

 

事情的因由

 

  阿尼西母可能是腓利門家中逃出來的奴隸;而且第十八節還暗示出,他曾偷了主人的一些錢,以便在路上使用。他離開了亞西亞,往西一直逃到遙遠的羅馬,那裡可能是當時所有被追捕之人的天堂,既繁榮又可作藏身之所,絕沒有想到自己會返回歌羅西的。可是,就在羅馬那裡,神使他遇見保羅,在保羅的影響之下,他信了主,完全改變了。後來保羅得悉他的身世,就打發他回到主人那裡去贖罪。

 

  過程是這樣,當保羅在羅馬坐監的時候,以巴弗從歌羅西上來探望他。事情似乎太過湊巧,其實有神自己的安排的,在那裡,以巴弗看見阿尼西母,並且認出他來,於是保羅才得知一切。本來阿尼西母的靈性長進得很快,成為保羅所親愛的(1112),並且十分殷勤的服事保羅(13)。可是當保羅知道一切之後,他認為阿尼西母是屬腓利門的,所以托推基古在帶歌羅西書上去的時候,順便帶阿尼西母並這封私人信同去。

 

這封信

 

  問題是怎樣說服忿怒的腓利門收回他的奴隸阿尼西母呢?照羅馬的法律來說,他是要受嚴刑處罰的,甚至可能被處死。黎福主教(Bishop Lightfoot)這樣解釋說:「當時一個奴隸的生死全在主人的手中。只要他犯了一個最小的過失,他就可能被鞭打,或切斷手腳,或釘十字架,或被野獸吃掉。」但腓利門本身是一個基督徒,是在主裡的弟兄,為此,保羅就有了勸服他的根據,而這封信就是這樣寫成的。

 

  所以這封信可以配稱為全無瑕疵的精心傑作!請看史密夫的聖經字典如何稱讚這封信——「腓利門書……一向被認為是最高模範的寫作,須知道,當時作者面對著不少的困難,是我們難以克服的。他是雙方面的好友,他一方面要說服一個一般人以為有非常好的理由去刑罰對方的腓利門,另一方面他又要替這個犯法的阿尼西母講情,卻不能否認他實在有了過失。他要提高基督教的平等思想,改革當時牢不可破的不平等的奴隸制度。他本可以按自己個人的權利來處理這件事,但他又以為必須放棄這些權利,去換取腓利門的仁慈。終於他成功了,全是因為愛。因為在公平的批判之下,他一切的要求都是沒有效力的。他要求不究既往,恢復彼此的友好關係,又為將來的感情而快樂。這樣的勸導使對方量度可以擴大,容易產生一個仁慈的心腸,因而從心裡承認那做錯事的人是值得原諒的。像這樣對立的場面,真是不容易調解的;但保羅,大家都承認他捨己為人的精神是可嘉的,他調解的機智是過人的,所以只有他能帶出這萬世流芳的果效。」

 

  當保羅寫這封腓利門書信的時候,他怎也不可能夢想到,這封短短的信竟然會流存這許多個世紀,被人研究,被人講解,造福千百萬人!這證明他所寫的是有生命的,有誰會對「死的信」產生興趣呢?再者,這封信又是這麼簡單,若把它解為緊複的分析,反而使它的生氣窒息。其實它的內容不外是這些:1至七節論及腓利門;八至十七節論及阿尼西母;十八至二十五節論及保羅,第一段是保羅稱讚腓利門的話,這是他為阿尼西母求情的手法。第二段是保羅用愛心和靈巧的話,為這個曾一度偷東西又逃走的阿尼西母求情。第三段是保羅以嚴肅的態度來求,無論阿尼西母偷了什麼,他都願意替他償還。所以:

 

問安(13)

 

保羅稱讚腓利門(47)

保羅為阿尼西母代求(817)

保羅答應償還以確保他的請求(1822)

 

問安與祝福(2325)

 

  正如人們經常所提出的,保羅配合阿尼西母這個名字的意思(有益處)來寫這封信。第十一節:「他從前與你沒有益處,但如今與你我都有益處。」

 

  第十九節有一句動人的話;保羅在指出「我欠你」之時,他立刻又加上「你欠我」這一句。在嚴肅之中出現這一句幽默的話,這真是有點頑皮——「我必償還,這是我保羅親筆寫的。我並不用對你說,連你自己也是虧欠於我。」

 

  這封信其實向我們傳出有力的真理:第一、社會的敗類可以這麼快有了生命的改變。這腓利門與阿尼西母之間的問題,恰好對照了我們現今時代的勞資雙方的複雜問題!但這裡給我們一個解決任何社會勞資糾紛的秘訣,就是人們必須接納基督,並實踐他的教義。

 

再者,一個真心悔改信主的人,經常是一個照原則行事的人。阿尼西母這件事若果由別人來處理,可能他第一件事要考慮的,就是他是否適合在這個時間回去呢?其實阿尼西母的悔改,不單是為著自己曾偷東西和逃走;這些過失,腓利門都可以原諒,因為都是未悔改的日子作的。但保羅的理由就僅僅是這些嗎?他是說「或者我們現在最好不談這件事」嗎?阿尼西母自己同意這樣做嗎?不!阿尼西母和保羅一樣知道怎樣做才對,才合基督徒的體統。他們決定為主的緣故,無論付多大的代價,也要回去。

 

  還有,請看這封信怎樣論及一個偷東西又逃走的奴隸的價值!神在阿尼西母身上所作的,正像他在以斯帖記裡面作的一樣。神看見一切,神又用愛來引導。看基督教怎樣稱呼一個奴隸,是稱他為「弟兄」,在基督裡同享屬靈福分的人!我們不應感到奇怪,這正是證明聖經主要廢棄奴隸制度,提高婦女地位,高舉人類平等的思想。

 

  最後一點,我們不能不指出,這本腓利門書與福音救人的方法有許多相似的地方。根據羅馬的法律,奴隸是沒有進收容所的權利的。倘若他逃走了,後來又被捉回來,他的主人有權毀他的容,斷他的四肢,甚至殺死他。但奴隸還可以有一個小小的權利,就是求助於主人的朋友。他可以逃到他那裡去,不是為躲藏,乃是為公然的庇護。原先的主人仍然是有全權刑罰他的,不過他所投靠的新主人有權替他求情。原主為朋友情分緣故,會接受他的請求。尤其是代求者是原主的同工,就更容易接受。還有,有代求者庇護的奴隸,一定不會再受刑罰,而且,倘若主人喜歡的話,他可以得自由,甚至接納他做自己家中的人,像一些忠心的奴隸有時被接納一樣。

 

  以上的一切法例,豈不是說明腓利門書與福音救人的方法相似嗎?我們既是人類,就是屬於神的產業;但我們犯罪,偷了神的東西走了,我們的罪是嚴重的,我們的刑罰是大的。律法要控告我們,良心把我們捉住。但是雖然律法定我們的罪,恩典給我們求助的權利。正如阿尼西母逃到保羅那裡一樣,我們可以逃到耶穌那裡,他不但是罪人的朋友,也是我們主神的同等朋友,是神的同工。所以他可以作我們的代求者和重生者,正如保羅作阿尼西母的代罪者,又領他得到新生命一樣(10)。再者,正如保羅對腓利門說:「他若虧負你,或欠你什麼,都歸在我的賬上。」同樣的,我們各人的罪都歸在耶穌基督的身上,他一次過為我們還了罪債。現今正如阿尼西母與腓利門和好了,又甘心回到他那裡去,作他的僕人;同樣我們也藉著主耶穌與神和好了,並且我們甘心又歡喜快樂的歸向他,不再是他的仇敵,也不是被迫作他的奴隸,而是他所收納,永遠屬他的家人(15)

 

試想想,你能不能回答這些教牧書信的問題

 

(1)你能不能引證一些經文,證明提摩太前書是一個「囑咐」?這個囑咐是什麼呢?

(2)你能否默寫提摩太前書的大綱?

(3)提摩太後書有那兩個大分段?

(4)「信仰」、「教義」、「敬虔」,這三個名詞怎樣把基督教的整個教義統括起來?

(5)提摩太前書裡面有五次「有人」這個字出現,是那五次?有什麼不好的含意?

(6)提摩太後書一章十二節所說「他能保全我們所交付他的」這句話,你以為是什麼意思?

(7)提多書特別強調要我們留心的是什麼?

(8)保羅所寫給提多的書信分成三章,請問這三章分別向那三種人講話?

(9)論及「有福的盼望」那一段經文,怎樣成為基督教真理的袖珍縮影?這段經文在那裡?

(10)腓利門和阿尼西母這兩個人是誰?

(11)保羅為什麼要寫這封短信給腓利門?是在什麼地方寫的?

(12)這封短信是怎樣分段的?它又怎樣與福音救人的方法相似?

 

腓利門書精華(漆立平)

 

肆、腓利門書簡介

一、介紹腓利門其人

腓利門亞細亞歌羅西教會中的領袖,他有一位妹妹名叫亞腓亞,(門12)他們兄妹兩人都是愛主愛聖徒,在教會中很有服事的人。當使徒保羅第三次出外佈道,在以弗所服事的三年期間,他們兄妹兩人曾從歌羅西以弗所去,在以弗所認識了保羅與其同工們,並且有很好的交通。在屬靈與教會的服事上,得著了保羅許多的教導、開啟、與幫助。他們兄妹兩人比保羅稍微年輕,因此,可能視保羅為他們屬靈的導師,對保羅尊敬有加。在那三年期間,他們有相當多的交往。

腓利門家世不錯,在當地可能也是個財主,因此他們家中傳統上有畜奴作家中的各種勞務。他們信主之後,可能這種生活習慣,依然存在。

另一方面,腓利門信主之後,也非常關心和愛護弟兄姊妹,當需要比較寬敞的地方,作聖徒聚會的場所時,腓利門很樂意的把他們的家打開,作歌羅西的聖徒聚會之用。所以,歌羅西的教會就在他們家中活動。這就是初期在聖徒家中的教會。保羅對於他們家中聚會的情形都略有所聞,並且對於在歌羅西教會服事的同工,也都略有所知。換言之,保羅雖然未曾去過歌羅西,但對歌羅西教會並不陌生。

 

二、使徒保羅寫腓利門書的背景

保羅被囚在羅馬的時候,不知在何種情況下,保羅接觸了一個人,他名叫阿尼西母。(很可能他是經由聖徒引來,在保羅所租的居所,作勞務的事,為他燒飯、洗衣、作整潔等,服事保羅,因為那時保羅已經上了年紀,眼睛身體又都不好,並且常有許多人來拜訪他,與他談道,所以當地的聖徒,找了人來服事他。)後來保羅就利用機會,把福音傳給了阿尼西母阿尼西母聽到福音很受感動,就打開心門接受了救恩,並且受浸歸主了。

阿尼西母保羅同住了一段日子,保羅既帶他信主了,也利用機會和空閒的時間,在主的道和真理上,就更多的給他開啟和造就,再加上他常在旁有機會聽見保羅與人的談道交通,阿尼西母在屬靈的生命上有很快的長進。

後來,在私下的談話上,阿尼西母說出了他自己的身世。保羅發現原來他是從歌羅西腓利門家逃出來的奴隸。按照當時羅馬的律法,逃奴是主人可以處死的,並且別人都不可收留他。若被別人抓到,別人也有義務通知奴隸的主人,讓他的主人帶回去。

大概就在那些日子,正好在亞細亞一帶服事教會的以巴弗,帶著那一帶教會對使徒保羅的關心與供給,來看望保羅,同時也來請教保羅服事上的問題。因此,保羅就在那一段時間寫了三封書信,歌羅西書老底嘉書(現稱以弗所書)、和腓利門書,要提摩太陪同以巴弗帶著阿尼西母一同去亞細亞的教會,處理這件事。

使徒保羅認為阿尼西母與他主人腓利門中間的事,必需阿尼西母當面去腓利門面前對付,否則阿尼西母的良心,永遠得不著平安,他永遠背負著逃奴的身分,不得自由,他雖然信了主,他仍應該憑著信心,靠著主的憐憫與恩慈,去面對他以前的虧欠,這樣他才能得著良心的平安,和真正心靈上的自由。同時,保羅也要給腓利門消除心中之結的機會,也是給他在神面前蒙恩的機會。為著他們的益處,也為著在主前真實的愛與實在的見證,保羅寫了這封大愛洋溢的書信。

 

伍、腓利門書的主旨要點

腓利門書的主旨,非常清楚,就是「真實的愛與接納弟兄」。不管他以前的身分和虧欠如何,現在在主堙A在神面前,把他當作心上的弟兄接納。這是主極其喜悅的,也是叫所有聖徒感恩的。

「願你與人所同有的信心顯出功效、使人知道你們各樣善事都是為基督作的。」(6

「我雖然靠著基督能放膽吩咐你合宜的事.然而像我這有年紀的保羅、現在又是為基督耶穌被囚的、寧可憑著愛心求你.就是為我在捆鎖中所生的兒子阿尼西母(此名即有益處之意)求你.」(8-10

「我現在打發他親自回你那堨h.他是我心上的人。」(13

「他暫時離開你、或者是叫你永遠得著他。不再是奴僕、乃是高過奴僕、是親愛的兄弟、在我實在是如此。」(1516

「你若以我為同伴、就收納他、如同收納我一樣。他若虧負你、或欠你甚麼、都歸在我的賬上.我必償還。」(1719

「兄弟阿、望你使我在主埵]你得快樂.並望你使我的心在基督堭o暢快。」(20

「我寫信給你、深信你必順服、知道你所要行的、必過於我所說的。」(21

這實在是一封感人心腑的信!也是弟兄彼此相愛的具體見證!

 

腓利門──基督在奇愛中(張向晨)

 

    本卷書信處理了奴隸制度的弟兄關係,在一個新創造中的平等地位。(林前一2630

    十字架把全人類拉到零點,都是弟兄(太廿三8),彼此相愛,寬容,並不處死逃跑的奴 隸。也不因為是弟兄而不作奴隸,乃順服肉身的主人。(林前七2024)

  大綱:

      一,放棄使徒權柄為一個奴隸代求  19

     二,在一個新生命中接納囚奴   1025

 [7] 歌羅西腓利門家的教會所作的善事都是為基督而作。

          基督徒一切的行事為人都是從主而來,為主而作,彼此相愛是立體的,先愛神後為了愛神而愛人,不愛人的肉體,乃使人歸向主。

      有基督見證的教會,使眾聖徒得著新鮮的供應。

  [20] 我們都是神的欠債人,使徒勸腓利門饒恕阿尼西母,如同主饒恕

我們。 (太六14)

 

腓利門書導讀  李道生

經文:腓利門書

 

一、     內容要義

本書系列為保羅書信第十三卷(羅,林前,林後,加,弗,腓,西,帖前,帖後,提前,提後,多,門),為保羅書信中最短的一卷,其內容系記述保羅為腓利門的愛心、信心感恩祈禱,為接納奴僕阿尼西母懇求,以及個人未來的盼望,與最後問安祝福等語。本書與猶大書同為25節,但比猶大書篇幅較短,全書所論注重為一個奴僕代求,以期獲得釋放自由之事。

 

二、本書著者

系保羅首次在羅馬坐監時,與提摩太聯名所寫的一封私函(門119),與以弗所書,腓立比書,歌羅西書,合稱為獄中書信。

 

三、時地對象

本書約在主後6163年間寫於羅馬監獄,對象是腓利門、亞腓亞、亞基布及全教會,本書與歌羅西書同時,也是打發同一使者帶去的(門1012;西四79)。腓利門——意友情,從本書看出為保羅帶領歸主(門10),是保羅密友與同工,在他家中設有教會(門12),家道殷富,對於患難弟兄樂施好善、愛心可嘉,他有奴僕阿尼西母,是歌羅西人,因此推斷腓利門是住在歌羅西的人(門10;西四9),據傳說他後來成為該地教會的監督,因尼祿皇的事件發生,為主殉道。

 

四、著作原因

本書是因奴僕阿尼西母,似乎偷了主人腓利門家裡的錢逃到羅馬,後來遇見保羅而信主,願意就在羅馬服事保羅。但因保羅認為他既是腓利門的僕人,須得主人許可,故應當打發他先回到他主人腓利門那裡去,求情赦免,惟恐主人拒絕收留或予處分,所以就為他寫了這封信(門19),要他隨身帶去,或由推基古帶去,懇求腓利門能夠接納他,待他要如弟兄,不再是奴僕的地位,同時保羅自己願意表示為他償還所欠的賬,予以愛心之關懷。

 

五、本書價值

本書雖然只有一章,且屬私人短函,但內容文詞表達極為美好,對信徒社交,最有意義。在禮貌、謙卑、機警、寬容、仁厚、溫柔、愛心等各方面之表現,出類拔萃,其感人肺腑之語,溢於言表,尤其是保羅為奴僕阿尼西母,煞費苦心,在尋求得到釋放自由這件事上,為古今社會黑暗之蓄奴制度,給予一大警戒。為恢復尊重人權、宣導博愛、平等開創先聲,為主僕間,應如何對待,罪人如何蒙神施愛,有若繪成一幅救恩圖畫,其重要性與價值之高,由此可知矣!

 

六、主要資訊

本書主要資訊,在論到對於一個逃奴代求之事,而得釋放自由,是以顯示神對罪人赦免之恩,表明在基督裡得到拯救,享受偉大之愛,作祂兒女平等之地位。

 

七、分段綱要

    本書僅一章共25節,為保羅十四卷書信中最短的一卷,根據內容要義,可分為四段如下:

    (一)引言 13

    (二)感謝與稱讚  47

    (三)請求與盼望 822

(四)問安與祝福  2325

 

八、關係書卷

    本書與以弗所書,腓立比書,歌羅西書,皆為保羅於羅馬坐監時所寫,尤其是與歌羅西書相近(門59614102224;西一4:二2,四1214;一10;四91412),且本書列於希伯來書之前,顯明基督為罪人作大祭司,為罪人求赦,如同保羅為阿尼西母代求(門910;來七2425),此種關係極有意義。

  

九、研讀提要

    本書短篇易讀,將全篇讀習一遍汲取書中所論重要教訓,並參讀前項關係書卷,對保羅獄中的生活、愛心、信心,以及顧念教會信徒,與主的救贖恩功等,其見證與啟示,深可了然。

  (一)本書17節,論到在腓利門的家中設有教會,有男女服事的同工,且滿有愛心信心和行善的見證,這是建立家庭祭壇,一個模範的家庭教會,為我們學習效法。

(二)本書810節,論到保羅憑著愛心,為奴僕阿尼西母求情,懇求主人腓利門收留善待他,從此以後使他不再是奴僕,乃是高過奴僕的身分,是主內親愛的弟兄了。並且保羅應許要為他償還對主人的虧欠,這種友愛待人之道,其寬容恕人之心腸,感人肺腑,讀者尤須學習。

 

十、注意要點

    在本書中,有幾個與保羅同工的人,略述其相關事如下:

    (一)本書從一個奴僕得釋放的事上,本著福音真理,啟示了待人,同情,憐憫,行善,赦罪,饒恕,親切,自由,平等,博愛之道,其意義深長,靈訓佳美。

    (二)亞腓亞——為歌羅西一女信徒,一般人認為她是腓利門的妻子,保羅在主裡稱她為妹子。亞基布——為歌羅西一信徒,據推測是腓利門的兒子,或是親密之朋友,保羅稱他為與我們同當兵的,系為主傳道的同工(門12;西四17)。

  (三)腓利門是保羅所親愛的同工,是在家中教會服事主的人,至於他自己有什麼虧欠,無論是在財物或屬靈方面所顯的虧欠,保羅都不追究,其主要目的,乃在希望互相饒恕,彼此赦免,要在主裡因他而得快樂,顯見屬靈的滿足,重於財物上的慰藉(9207)。

  (四)本書與歌羅西書的問安語中,同樣提到以巴弗,馬可,亞裡達古,底馬,路加等五位同工,少提了一位耶數又稱為猶士都的名字(門2324;西四1014),另羅馬書中,還提到安多尼古和猶尼亞(羅十六7),這些人非因犯法坐監,而是作保羅的陪伴,其中除了底馬一人中途變節離去之外(提後四10),餘皆愛護保羅,一同過著監獄生活,為主同受苦難,令人敬佩。

 

    腓利門書講解    陳終道

經文:腓利門書

 

愛心的榜樣—關懷與接納(125

    腓利門是歌羅西教會一位富有的信徒。他的家被用來聚會及招待信主的客旅,亞腓亞可能是他的妻子,亞基布可能是他的兒子。阿尼西母是這家人的奴僕,他加害了他的主人後便私下逃到羅馬。保羅收容了他,並帶領他悔改歸主。保羅本想留著他,可是他終於承認腓利門對這逃奴所有的權利,而決定把阿尼西母遣返其主人那裡。於是寫了這封信請求腓利門好好接納阿尼西母,不要待他再如奴僕,而要如同一個可愛的弟兄:即是說,不要以法律來懲罰他。

    從這封書信中,我們該注意三個重點:

    (一)保羅對一個奴僕所懷有的熱情。保羅重視每一個人,待人親切信任。巴不得我們也常常關注一些人的需要,把他們記掛在心,則人就會因我們的關心而轉向神,並且愛祂。

    (二)保羅尊重他人的意願(門14),絕不以其使徒的權威來命令人。但願我們能以他為榜樣,待人以禮、謙卑,事事尊重他人。這是基督徒崇高生命應有之品質。

(三)在人看來,阿尼西母是罪無可恕的逃犯,保羅卻以愛心接待他,並信神能改變他。我們要知道,縱然一個人因罪受縛,在人看來沒有辦法使他回轉,但神總有方法;加上我們愛心的接納,這人就能夠改變過來,使他的生命轉向光明。

 

  第一段  引言( 13)

  一、寄書人(1上)

    「為基督耶穌被囚的保羅,同兄弟提摩太。」(門1上)

    「為基督耶穌被囚的保羅」,在保羅所寫的十三封教會書信中,從未有一封信的開端是用囚犯的身分自稱的。最普通的自稱是「基督耶穌的使徒」或「僕人」,因為大多數的保羅書信,都是講論教會聖工方面的真理,或辯論教義上的基本信仰問題,保羅必須站在基督耶穌的使徒或僕人的身分上發言。但本書中保羅故意放棄他使徒的權威,用普通弟兄的身分來為阿尼西母向腓利門求情。腓利門既是熱心愛主的信徒,保羅自稱「為基督耶穌被囚的」,自然更能激起他的同情、體恤,和敬愛的心,

而易於接受他的請求了!

    另一方面,「為基督耶穌被囚的」這是保羅最大的榮耀。主耶穌教訓門徒說,「人若因我辱駡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譭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太五1112)。使徒彼得同樣勸勉信徒:「你們若為基督的名受辱駡,便是有福的;因為神榮耀的靈,常住在你們身上。你們中間卻不可有人,因為殺人,偷竊,作惡,好管閒事而受苦……」(彼前四1416)。而使徒保羅在這裡卻以他自己為主受苦的經歷來證實這教訓。

「同兄弟提摩太」,保羅寫給各教會的公函中,常用提摩太的名字一同具名(林後一1,腓一1;西一1;帖前一1;帖後一1)。保羅似乎有意使眾教會尊重提摩太。但在這封私函也用提摩太的名字一同具名,大概因腓利門和提摩太也很熟悉。保羅在以弗所傳道時,提摩太也跟保羅同工,保羅且曾從以弗所打發提摩太去探望馬其頓的教會(徒十九2122)。可能腓利門也從提摩太那裡,得著許多屬靈的助益,或與提摩太亦有相當深厚的情誼,所以保羅在此也與提摩太一同具名。

 

二、受書人(1下—2

「寫信給我們所親愛的同工腓利門,和妹子亞腓亞,並與我們同當兵的亞基布,以及在你家的教會。」(門1下—2

 

    這兩節所記受書者共有四人:

 (一)腓利門Philemon

意即友情。保羅在此稱他為「我們所親愛的同工」,可見他是保羅和提摩太所共同「親愛」的。保羅既稱他為「同工」,可見他也是作傳道工夫的,雖或不像使徒那樣奉召而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但也十分熱心地在教會中事奉主,以為主作見證為生活的主要目標。據傳說他是個監督,且為主殉道。從本書的內容看來,他毫無疑問是一個十分有愛心的信徒,雖然頗為富足,卻不貪愛金錢,倒是神的好管家,常按神所賜的力量行善,説明需要的信徒和主僕。

 

(二)亞腓亞Apphia

一般解經家都認為是腓利門的妻子。保羅顯然和腓利門全家的人都很熟悉。他在本書既是要為一位家奴求情,所以也特別提到主母的名字,一方面表示對她的尊重,一方面也含有促使她同意收納阿尼西母的作用。

 

 (三)亞基布Archippus

按聖經備典說他是腓利門的兒子,但也可能只是他親密的朋友。他也就是歌羅西書四章17節的亞基布。保羅稱他為「同當兵的亞基布」,與上節稱腓利門為「親愛的同工」略有不同。保羅對腓利門的稱呼——同工——似乎只有普通的一種稱謂,指一切在教會中有份於聖工,共同事奉主的人。但「同當兵」是指專門傳道的同工,正如保羅對以巴弗提(腓二25)和提摩太(提後二34)也用了頰似的稱謂。保羅給歌羅西教會的書信中曾囑咐「務要謹慎,盡你從主所受的職分」,可見亞基布確是一個專職傳道的人,當歌羅西教會正受異端擾亂時,保羅特別提醒他當謹慎盡職。

 

 (四)「以及在你家的教會」

    這教會很可能就是歌羅西教會。因歌羅西不是一個大城,按當時教會發展的情形,不可能除了歌羅西教會之外,另有一個腓利門家中的教會。腓利門既是富有而熱心的信徒,家中有足夠的地方作為教會聚會之用是很合理的。聖經中除了腓利門之外,還有老底嘉的信徒甯法(西四15),和羅馬信徒百基拉和亞居拉的家(羅十六35 ),也都有教會。

保羅這封信的主要目的,雖然只是寫給腓利門和他的家人,但也寫給在他家的教會。雖然「以及在你家的教會」在全節中不是特別強調的一句話。但保羅加上這一句,似乎暗示儘管他這封信所討論的只是私人方面的事,卻希望腓利門把這件私事,公于教會,作為解決基督徒主僕之間問題的一種榜樣。這樣,腓利門更不得不接受保羅的請求了。

 

三、祝福的話(3

    「願恩惠平安,從神我們的父,和主耶穌基督,歸與你們。」(門3

多數解經者都認為「恩惠」是希臘人見面時的祝禱語,「平安」是希伯來人見面時的祝禱語。但保羅在書中常將這兩句問安語並用.看來保羅要將這兩句祝禱的話,另作更富有屬靈意義的用法。因為恩惠和平安實際上是分不開的,沒有人能拒絕神的恩惠而可以有平安,也沒有人領受了神的恩惠卻得不著神所賜的平安。神是恩惠平安的源頭。但要來到這恩惠和平安的泉源,必須倚靠主耶穌基督;神要賜下恩惠與平安給人,也只能藉曾為人的罪受了公義之刑罰的基督。

 

第二段  為腓利門感恩(4-7

一、為他在代禱中感謝神(4

    「我禱告的時候題到你,常為你感謝我的神。」(門4

保羅是一個十分忠心的代禱人,在他的書信中常見類似的話(羅一9;林前一4;弗一16;腓一3;西一3;帖前一2;提後一3)。他既能常為那麼多的教會和同工代禱,顯見代禱在保羅的工作中經常占重要的地位。代禱的範圍擴大,關切主內肢體的心也必擴大,從代禱中得蒙神的應允和激發感恩的事也必增多。結果必使我們對神的慈愛和大能,如何遍及遠近的教會,如何眷護祂的兒女,有更親切的體驗和認識。

 

二、為他的愛心信心感謝神(5

「因聽說你的愛心,並你向主耶穌和眾聖徒的信心。〔或作因聽說你向主耶穌和眾聖徒有愛心有信心〕」(門5

注意,本節的小字作「因聽說你向主耶穌和眾聖徒有愛心有信心」,按照以弗所書一章15節:「因此,我既聽見你們信從主耶穌,親愛眾聖徒」,和歌羅西書一章4節:「因聽見你們在基督耶穌裡的信心,並向眾聖徒的愛心」,可見信心是對主耶穌方面的,愛心是對眾信徒方面的。但這不是說「信心」絕對的只對神,我們對弟兄就不可以有信心,或「愛心」只可以對人,我們對神就不可以有愛心。使徒只不過借著真理和信徒蒙恩的次序來說,我們得救是因信賴基督救贖的恩典,先信靠了神,才會對眾聖徒有信心、有愛心。我們在一切屬靈經歷上都是以信心為起點,藉信心領受更深的恩典,進入更豐富的生命中;這樣自己既因信而經歷神的救恩,不斷在生命上有改變有長進,則對於別人同樣可以有信心,相信神也會施恩給他,把他從各種天性的敗壞中改變過來。所以按信心來說,注重在對神方面,自己對神在信心上有經歷,然後也能為別人的遭遇有信心。

    使徒在此有關信心和愛心的講論似乎與以弗所書一章15節及歌羅西書一章4節的講法略有不同。他在這裡的重點,不是分別敘述信心和愛心各自不同的作用,而是合併講論信心和愛心對神與對人兩方面的作用(按照原文的「向」字是用了兩次的,即「向主耶穌和向眾聖徒……」)。我們不但向神有信心,向人也要有信心。向神的信心,使我們自己得救並繼續蒙恩;向人有信心,使我們對一切信徒存著美好的盼望,喜歡看見神的恩典彰顯在他身上,對許多看來難以改變的人也能不灰心地幫助他們。

同樣地,我們的愛心也不是只對人而不對神的。反之,我們能夠愛弟兄正是因為愛神的緣故,既能真誠地愛那看不見的神,也就能愛看得見的弟兄了。

 

  三、為他的善事感謝神(6

「願你與人所同有的信心顯出功效,使人知道你們各樣善事都是為基督作的。」(門6

本節「所同有的信心」,原文是「信心的交通」, NA.SB Rv.都譯作the feHowship of your faith ,信心使我們領受同一生命,進入一個生命的大團契裡面,彼此相交。基督的救恩使我們恢復了與神的交通,又在祂裡面彼此有交通,正如身上的任何肢體是自然有交通的。我們一被聯合在主的身體上,就不但與主產生交通,也與一切肢體都有了交通。這都是因信心所顯的果效,所以稱為信心的交通。

雖然信徒彼此在主裡有交通的意義包括許多方面,但在這裡卻特別關係腓利門向眾聖徒所行的各樣善事。我們跟肢體彼此交通,不只是作某種程度的聯絡而已,更是彼此在靈性方面,或身體方面,互相幫助,互相切磋。對於一個靈性剛強的人,他與人交通時,應當使別人在真理方面得著供應和亮光。對於一個灰心喪志的人,他與弟兄交通中,應當虛心地從別人身上認識神的恩典與慈愛。但對於一個富有而熱心的基督徒——一個在金錢上為神作管家的——來說,他卻應當借著與肢體的交通,留心可以為基督行善事的機會。所以保羅在此的意思應當是:腓利門既因信心而跟一切在基督裡有生命的人有交通,惟願他的信心顯出功效,與肢體的交通之中顯出他確有喜歡為基督行善的心,並發現可為主行善的好機會。

「各樣善事都是為基督作的」,這是信徒行善最重要的關鍵。許多人行善只為沽名釣譽,甚至基督徒之中也有為著得人的稱許而行善的,這樣的善事沒有永久的價值。但那為基督而行的善,是行在暗中:「你們要小心,不可將善事行在人的面前,故意叫他們看見。若是這樣,就不能得你們天父的賞賜了。所以你施捨的時候,不可在你前面吹號,像那假冒為善的人,在會堂裡和街道上所行的,故意要得人的榮耀。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經得了他們的賞賜。你施捨的時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要叫你施捨的事行在暗中,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有古卷作必在明處報答你)」(太六l4),專為求基督的喜悅,而不希望得著人的任何酬報。在此保羅卻要腓利門一家的人不但為基督而行善,且要「使人知道」是為基督而行的。這「使人知道」的意思,並非故意使人知道,而是要經常地為主行善,以致被人知道。許多假冒為善的人,終必被人看穿是偽善者;照樣,真實為基督而行善的,也必被人知道。

 

四、保羅的快樂(7

「兄弟阿,我為你的愛心,大有快樂,大得安慰。因眾聖徒的心從你得了暢快。」(門7

注意,保羅在16節也稱阿尼西母為弟兄。雖然腓利門是主人,阿尼西母是奴僕,但在保羅心中並無這些階級的分別,同樣看他們是親愛的弟兄。這種在基督裡都是弟兄的關係,實在是今日自由平等思想的重要基礎。保羅雖然不是專門改革社會制度的人,但福音被人接受的結果,卻使主人和奴僕實際上成了兄弟;並且這種屬靈的兄弟情份,比較肉身的兄弟關係更為密切,因為它不只是今世在主內的一種關係,更是在永世中永遠繼續下去的關係。

    保羅為腓利門的愛心大有快樂,他這種快樂本身也是出於愛心。因他如果不關懷腓利門,怎會為他快樂?在基督裡所享受的快樂,常是因自己愛主愛弟兄而有的。

    腓利門大概沒料想到,他在自己家中用愛心對待主內弟兄姊妹,為基督而行善,卻能使那遠在羅馬的保羅「大得安慰」。並且這種安慰,在保羅看來,實在比較說許多安慰話,甚或贈送許多禮物更為可貴。基督徒應當知道,我們現今在地上用愛心待人,也能使天上的基督心中暢快。

「因眾聖徒的心從你得了暢快」「暢快」原文anapepauta,有「安息」的意思,NASB.譯作refreshed(恢復精神、提神)。馬太福音十一章28節及啟示錄六章11節譯作「安息」,馬太福音廿六章45節及馬可福音六章31節,十四章41節譯作「安歇」;哥林多前書十六章18節譯作「快活」,哥林多後書七章13節,譯作「暢快」。這句話很明顯地是指腓利門所行的善事。在此可見腓利門用愛心助人的結果,不但使眾聖徒的心暢快,更使使徒保羅的心大感快慰,顯然地他自己的心也必滿有喜樂。

 

第三段  為阿尼西母求情(821)

一、保羅不用權柄(8-9

    「我雖然靠著基督能放膽吩咐你合宜的事。然而像我這有年紀的保羅,現在又是為基督耶穌被囚的、寧可憑著愛心求你。」(89 )

    按保羅是基督的使徒之身分來說,他實在有權吩咐腓利門收納阿尼西母。古代教會信徒對使徒的吩咐十分尊重,腓利門既是愛主的弟兄,則保羅的吩咐,他自必接受。但保羅卻不肯用使徒的身分,憑使徒的權柄,叫腓利門屈服,而要用愛心來請求。可見保羅雖有使徒的權柄,但絕不隨便用使徒的權柄叫人屈服;他寧可儘量不用權柄,而憑愛心使人心中受感,自願順服。神絕不會把屬靈的權柄,交給濫用權柄的人,神只能把權柄交給那些在屬靈的事上十分慎重又有愛心的人。

「我這有年紀的保羅」,保羅悔改時還是少年人(徒七58),但從安提阿受差遣周遊傳道時已是中年人,這時候的保羅已進入老年的階段,大約五、六十歲。保羅說他自己已是「有年紀」的人,又是為基督耶穌被囚的,使腓利門對他的請求難以推卻。

 

二、阿尼西母是保羅福音的兒子(10

    「就是為我在捆鎖中所生的兒子阿尼西母〔此名就是有益處的意思〕求你。」(10)

在此保羅說出他寫信的主要目的,是為他在捆鎖中所生的福音的兒子阿尼西母求情。阿尼西母本來是犯罪的奴僕,因為偷竊了主人的財物而捲逃,但現今卻因保羅所傳的福音歸信了基督,成為保羅福音的兒子。聽信使徒們所傳的福音而信主得救的人雖然很多,但聖經中被使徒提名直認是他們用福音所生的兒子的人,卻只有幾個,如提摩太(林前四17;腓二22;提前一2)、提多(多一4 )、馬可(彼前五13)及本書中的阿尼西母。他得保羅這樣的看待,可見他在悔改之後多麼敬愛保羅,像兒子待父親那樣,成為保羅患難中的安慰。他既是保羅在捆鎖中所生的兒子,跟保羅有這麼密切關係,因此也就跟腓利門在主裡有了親密的關係,這樣腓利門怎能不寬恕他、好待他呢?

 

 三、阿尼西母的改變(11

    「他從前與你沒有益處,但如今與你我都有益處。」(門11

    阿尼西母先前對腓利門是無益的。他雖然是腓利門的奴僕,卻不是忠心的僕人,他偷了主人的財物而逃走,可見他有貪心、不誠實,是不可信託的人;但這是他以往沒歸信基督之前的情形,現今他已經改變了。使他改變的是基督的救恩,見證他確已大大改變了的是使徒保羅。一個人的以往無論怎樣敗壞,但若已經悔改信主,重生得救,別人就不該存著成見還把他看作是壞人。既然阿尼西母確已悔改信主,有使徒保羅可以作見證,判定他的信主是真誠的。這樣,難道主已經收納、饒恕了的人,腓利門還不肯收納、不肯饒恕嗎?所以保羅以阿尼西母的改變為理由,實在使腓利門無法拒絕他的代求。

    注意本節中的「從前」和「如今」,是一個明顯的比較,表現出阿尼西母的改變。未信主之前的阿尼西母,是與人無益的人。每一個活在罪中的人,也都是對別人沒有益處的,所到之處都增加人的負累,令人煩惱,因為沒有基督生命的人,常常只顧自己,不顧別人,結果總是使人受損。但阿尼西母重生得救之後,保羅稱讚他說:「如今與你我都有益處」,不但對他原來的主人有益,必定會忠心盡他作僕人的本分,而且對在監獄中的保羅也有益;這不但是因他敬愛伺候保羅,也因他生命的改變,

和信主以後的長進,使保羅在捆鎖中大得安慰。有基督在心中作主的人,不論以往怎樣敗壞,現今卻都能成為人的益處。

今日信徒應當自問是否像阿尼西母那樣,「從前」與「如今」有明顯的改變?是否能使人感覺到你是他所需要的,不是他所避忌的?基督徒應當使周圍的人感到我們是他們有益的、有用的。

 

四、阿尼西母是保羅的心上人(12

    「我現在打發他親自回你那裡去。他是我心上的人。」(門12

    這是保羅對阿尼西母獨用的講法,對其他的同工,他沒有這樣稱為「心上的人」。可見阿尼西母雖然信主不久,但他靈命長進的情形,十分符合保羅的標準,被保羅認為十分滿意,以致保羅深深愛他,有如「心上的人」那樣。

「他是我心上的人」,原文是「他是我的心( splagxna)」。中文聖經有時譯作「心腸」(如路一78;林後六12;七15;腓一8),或「腸子」(徒一18)。此外腓利比書二章1節及歌羅西書三章12節譯作「心」。保羅認為阿尼西母跟他有同一的心腸,是保羅所深愛,像是他的心肝性命的人。

 

五、保羅對腓利門的尊重(1314

    「我本來有意將他留下,在我為福音所受的捆鎖中替你伺候我。但不知道你的意思,我就不願意這樣行,叫你的善行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門1314

    保羅是主耶穌基督的使徒,腓利門是因保羅所傳的福音而得救,又從保羅那裡得著許多屬靈的造就,現在保羅為主的名被囚在監獄中,按愛心的原則說,腓利門也有伺候保羅的本分。當然這只是按道義來說,並非正式的責任,所以保羅在這裡說:「我本來有意將他留下……替你伺候我」,意思也含有按愛心來說,腓利門有伺候保羅的義務。但保羅卻不想在這件事上,使腓利門有甚麼勉強或為難之處;所以不肯在未先得他同意之前,就自己作主地把阿尼西母留下。保羅這樣作顯得他十分尊重腓利門,凡事照合法的手續而行,不願意使愛主的信徒,在愛心相待的事上,有任何最輕微的勉強。

    保羅既這樣尊重腓利門的權利,不用他使徒的身分來取得任何的便利,而要叫腓利門對保羅的一切愛心的行事,都顯明是完全自願的。那麼在這種情形下,保羅差遣阿尼西母回去,腓利門若是不用愛心對待阿尼西母,就等於不尊重保羅,蔑視他的好意和愛心了。

在此使徒所給我們的重要教訓,就是我們必須完全尊重別人的權益,絕不可以為自己是主的人,或是別人的至親好友、長輩,就擅自占取人的便宜;或只憑揣度別人必然同意,便越俎代庖,自作主張。這種行事不合公義,不夠清潔,容易給魔鬼留地步,並引起種種誤會。

 

六、神旨意的美妙安排(1516

    「他暫時離開你,或者是叫你永遠得著他。」(門15

    保羅在此指出阿尼西母在腓利門家中偷竊捲逃,雖然按人看不是件壞事,豈知其中也有神的美妙旨意。阿尼西母逃走後,竟然遇見保羅而認識了基督。由此可見,凡事皆有神的美意。雖然腓利門自己是熱心愛主的信徒,但他卻不能把阿尼西母引到主跟前,這也可能是神的時候還沒到;阿尼西母捲逃之後,將偷來的金錢都花盡了,此刻他的心情跟未捲逃之前自然不同,在這時遇見保羅,正是神所豫備的環境和時候。所以阿尼西母雖然暫時離開腓利門,那只不過使他受了輕微的損失,這種暫時的損失卻有神美好的旨意,叫他可以永遠得著阿尼西母。阿尼西母既因得救而改變,成為忠誠愛主的信徒,今後自必知道如何站在僕人的地位,忠心盡職了。

    不但如此,現今阿尼西母再回去時,已不是奴僕,而是主內親愛的弟兄了。換書之,他與腓利門,已經有了一種新的關係,不僅是一般主僕的關係,且是基督裡的肢體,是屬靈的同胞兄弟。

    「不再是奴僕,乃是高過奴僕,是親愛的兄弟,在我實在是如此,何況在你呢。這也不拘是按肉體說,是按主說。」(門16

    「在我實在是如此;何況在你呢?」保羅承認他實實在在地看阿尼西母是弟兄。這絕不只是當作普通教會信徒間的一種稱呼;而是實際上如此親愛。保羅跟阿尼西母原本各不相識,卻因為福音的緣故,彼此成為親愛的弟兄,何況腓利門跟阿尼西母,原本已有主僕的關係,現今得知阿尼西母悔改信主,豈不更加喜悅,更加愛他如弟兄麼?

    但這句話也可能是保羅自謙和稱許腓利門的講法,表示連他也能這樣看待阿尼西母,何況腓利門!

    「這也不拘是按肉體說,是按主說」,本句加強上句「是親愛的兄弟」的意義。既然在主內已實際用弟兄之愛相待,則不論肉身方面的關係如何,也無礙於這種相愛了。

總之,這兩節經文教訓我們,信徒在世雖或遭過一些損失或不幸,但不可灰心失望,因神可能要借著這些損失,叫我們在靈性上得著造就。正如阿尼西母的捲逃,對腓利門雖然引起若干損失,但豈知這其中竟有神的美意。現今既然已經看見神借著萬事互相效力,發生了奇妙的果效,使阿尼西母得救,又愛主又長進,這樣腓利門豈可輕忽神的安排,不感謝神的美意而歸榮耀給神麼?

 

七、腓利門與保羅之間的情誼(17)

    「你若以我為同伴,就收納他,如同收納我一樣。」(門17

    這句話用現在人講話的語氣來說,就是「你如果當我是朋友,就請你收納他罷!」保羅與腓利門雖然不是一同出門傳道的,但腓利門既是在教會中負責事奉神的人,他的家中有教會,他兒子也可能是傳道人,這樣按屬靈關係來說,他與保羅實在是很好的同工、同伴。保羅現在既然這麼誠懇為阿尼西母求情,腓利門若以他是同伴,實在不該拒絕他這種請求。反之,若腓利門拒絕保羅的請求,不饒恕阿尼西母,就是不該拒絕他這種請求。反之,若腓利門拒絕保羅的請求,不饒恕阿尼西母,就是

不將保羅看作同伴,不收納保羅了!

 

八、保羅願意代還欠債(1819

    「他若虧負你,或欠你甚麼,都歸在我的賬上。我必償還。這是我保羅親筆寫的。我並不用對你說,連你自己也是虧欠於我。」(門1819

    根據這兩節可知阿尼西母可能偷竊了腓利門的錢財。古時的奴僕有許多種,有些奴僕並非在田中作苦工,而是為主人管教兒女,或管理錢財,代收賬項等。阿尼西母可能是較聰明有才幹的奴僕,但卻在他的職任之內偷竊主人的錢財逃走。保羅怎麼會知道阿尼西母會這樣虧欠他的主人?當然是阿尼西母悔改時會將這些事告訴保羅。茌此保羅向腓利門說,他願意償還阿尼西母所虧欠於腓利門的。保羅的一言一行都已基督化,他這種講法,顯然受了基督替他歸還罪債的愛心影響。他自己既曾將一切罪債歸在基督身上,現在也願意將阿尼西母欠腓利門錢財的債歸在自己身上。在聖經中從未見保羅向人借債,在此他卻甘願為阿尼西母負債,這是基督的愛充滿他心裡的結果。

    注意,他說:「我必償還;這是我保羅親筆寫的」,這意思是:他必要真正負責地償還,並非用「情面」來償還——不是要腓利門看在保羅的面上,就此作罷免去阿尼西母的虧欠。但保羅怎麼有這把握可以為阿尼西母償還欠債?有人推測可能保羅準備出獄以後繼續織帳棚,便可以歸還腓利門。這種推測實屬多餘;保羅對神有那麼深厚的認識,萬有的主是他的豐富,他不一定要織帳棚才可以償還阿尼西母所欠腓利門的。單憑保羅曾在哥林多製造帳棚(徒十八)l4),便肯定保羅一生的傳道工作都是一邊織帳棚維生一邊進行傳道,這是太武斷的。在保羅遊行傳道工作中,有些地方停留的時間頗短,離開的時候又是在被人逼迫的情形下,匆忙離開的,例如,使徒行傳十四章所記,保羅在同一年的時間中(約主後四六年)到過以哥念、路司得、呂高尼,特庇等城,所到的每一處,工作都是那麼緊張,所受的逼迫是那麼激烈,甚至被人用石頭打到以為已經死了,拖出城外(徒十四19)。在這種情形下,保羅怎麼可能一邊製造帳棚,一邊傳道?縱然是。也必血本無歸,那裡還能靠著織帳棚養生?又如使徒行傳十六至十八章,保羅在同一年中(約主後五二年)到過腓立比、帖撒羅尼迦、庇哩亞、雅典、哥林多,其中除了在哥林多住了一年半的時間(徒十八11),可以織帳棚之外,其餘各城的工作,所受的逼迫相當厲害,生活的流動性也很大,若說保羅一直憑織帳棚維持生活,實在令人難以置信。所以保羅在哥林多織帳棚這件事,只可以作為保羅一生傳道工作中的某一階段、某一部份時間的經濟收入方式。但不論神供給保羅的方式如何,保羅所信賴的不是自己的工作或人的愛心,而是天上的神。總之,保羅既能向腓利門開口承擔這種責任,自必在他的信心中有這把握,相信主會為他豫備他所需要的,來為阿尼西母償債。

    在這件事上,可見保羅的愛心十分實際。對阿尼西母方面,保羅並非只在口頭上為他求情,且準備實際地用錢財替他償還。另一方面,保羅雖然懇切為阿尼西母向腓利門求情,卻並沒打算讓腓利門忍受損失(雖然或許腓利門是樂意為主捨棄的,但保羅完全不理會腓利門是否不在乎那些財物的損失),而是預備讓腓利門可以從自己這方面獲得補償。由此可知保羅的行事,實在十分光明正大,在各方面的關係上毫不含糊,不利用自己的聲望和地位使人忍受任何不是出於自願的損失。所以他為阿尼西母的求情,不但近乎情,也合乎理,使人無法不接受。

「連你自己也是虧欠於我」,這句話所說的虧欠大概不會是指錢財,而是指腓利門從保羅方面所得著靈性上的幫助。縱或腓利門可能在物質方面也曾照顧過保羅的需要(門5-722),但保羅對腓利門的愛顧,在靈性方面對他的苦心培養、引導,兩者相較,腓利門對保羅仍顯得虧欠;並且這種虧欠是腓利門自己所知道的。所以保羅說:「我並不用對你說,連你自己也是虧欠於我」,意思是:雖然阿尼西母曾在財物方面虧欠於你,但你何嘗沒有在愛心方面虧欠於我呢?我卻從不追究你的虧欠,這樣,你豈不也該饒恕阿尼西母的虧欠麼?可見各人都有虧欠別人之處,都當互相饒恕,互相赦免(太十八2325)。

 

九、保羅對腓利門的願望(20

    「兄弟阿,望你使我在主裡因你得快樂。「或作益處」並望你使我的心在基督裡得暢快。」(門20

本節顯示保羅在這件事上對腓利門存有很大的希望,很想腓利門不叫他失望。腓利門既是愛主又愛主僕的信徒,現今保羅為主的緣故下了監,所請求於他的並非關乎他自己的什麼好處,而是為一個初信主的阿尼西母求情,腓利門當然願意接受這個請求,好叫保羅安慰暢快。保羅在這裡坦白表示他十分盼望腓利門接受他的求情,這種願望本身,在腓利門方面是一項很難抗拒的力量。對於一個他素求敬愛的人向自己所作的合理請求怎能叫他失望呢?保羅的話正具有這種使他覺得無法拒絕的力量。

 

  十、保羅對腓利門的信心(21

    「我寫信給你,深信你必順服,知道你所要行的,必過於我所說的。」(門21

    保羅表示他深信腓利門會接受他的請求,而且相信腓利門所作的會多過他所請求的。這意思就是說,腓利門不但會接納保羅的請求,而且是十分甘心樂意地接受,不是勉強地接受;他不但因保羅這樣為阿尼西母求情,才覺得應當寬恕他,就是按他自己屬靈的知覺和愛心來說,他也會饒恕阿尼西母。所以,經過保羅這樣求情之後,他當然更樂意寬恕阿尼西母,而且會作得多過寬恕——用愛心待阿尼西母,不像待一般奴僕那樣?保羅所請求的不過是按照信徒一般待人的原則,為阿尼西母請求最起碼的善待而已,並沒為他作超過情理的請求。但他卻相信腓利門能作得好過他所求的,不但不追究阿尼西母以往所虧欠他的,且會在以後的日子更器重阿尼西母。

    在此可見使徒保羅在調解信徒之間的糾紛時,雖然自己具有最高的屬靈權柄,卻極力不用那種迫使信徒屈服的方法;乃是儘量用愛心激發信徒體會主的心,因而自動地、甘心樂意地順服,常較那種懾於威權的順服更為澈底,而合乎愛心的原則。

保羅在他的書信中,常以他對受書人的信心來勉勵他們,例如:他對哥林多教會說:「……我也深信,你們眾人都以我的快樂為自己的快樂」(林後二3);又說:「我如今歡喜,能在凡事上為你們放心」(林後七16);對加拉太教會也曾說過類似的話:「我在主裡很信你們必不懷別樣的心;但攪擾你們的,無論是誰,必擔當他的罪名」(加五10)。

 

第四段 結語 (2225)

一、請求(22

    「此外你還要給我豫備住處,因為我盼望借著你們的禱告,必蒙恩到你們那裡去。」(門22

    按本節看來,腓利門與保羅的關係確甚親切,保羅絕不至吩咐一個跟他沒有什麼認識的弟兄為自己豫備住處。顯然腓利門與保羅已是相當熟悉的知交,保羅知道他會喜歡接待自己,所以才這樣囑咐他。但如果以為保羅這樣吩咐腓利門為他豫備住處,是出於忽然的直接靈感,而非由於與腓利門彼此間有相當的認識,這便是完全錯用本節經文的原則了。保羅絕不至於不理會對方是否情願,或完全不近情理地,冒然要求一個不大認識的人這樣為他豫備地方。這從本書上文保羅為阿尼西母求情時,所作種種合情合理的請求便可以獲得證據了!

「因為我盼望借著你們的禱告,必蒙恩到你們那裡去」,保羅不但對自己的禱告常有信心,且對信徒們為他所作的代禱同樣大有信心(林後一11;弗六19;腓一19;西四3;帖前五25;帖後三1)

 

  二、問安(2324)

    「為基督耶穌與我同坐監的以巴弗問你安。與我同工的馬可、亞裡達古、底馬、路加、也都問你安。」(門2324

按歌羅書西一章7節與四章12節可知以巴弗是歌羅西教會的人,到羅馬作保羅獄中的同伴。除了以巴弗外還有:

馬可

是巴拿巴的表弟(西四10;徒十二1225),也是保羅的同工(徒十二25),後保羅曾因他與巴拿巴分爭(徒十五3639),後來又作了彼得的得力同工(彼前五13)。

亞裡達古

  也是保羅忠心同工之一  (徒十九29;廿4〉,與保羅同船到羅馬(徒廿七2)。

  底馬

    「所親愛的醫生路加,和底馬問你們安。」(西四14),後因貪愛世界離開了保羅(提後四10)。

    路加

是愛主的醫生,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的作者,是保羅親密的同工之一(西四14)。在保羅遊行佈道工作中,常隨保羅左右,但在使徒行傳有關佈道工作的記載中,他都隱藏了自己的名字(徒廿513;廿一1718;廿七2;廿八1)。其後保羅第二次下監,行將為主殉道,路加仍隨保羅左右(提後四11)。

 

三、祝福(25

    「願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恩,常在你的心裡。阿們。」(門25

這祝福的話與加拉太書的祝福完全相似(加六18)。在寫給羅馬及腓立比書的祝禱語中,也用了類似的話(羅十六20;腓四23)。

 

腓利門書與恩典時代    吳茂壽

經文:腓利門書

 

    腓利門書是保羅寫給腓利門的私人信件。為什麼保羅要寫這封信呢?腓利門是歌羅西教會信徒,歌羅西教會是保羅第三次到以弗所建立的。腓利門是從保羅接受福音,悔改,遵行道理,熱心教會的工作。他更實行主所吩咐的:「你們白白得著,也要白白的舍去。」

    他的生活非常富裕,但他不自私,將神所託付他的金錢分給窮人,幫助教會,與保羅同工,是保羅最親密的朋友。他更把他的家庭獻為祭壇,熱心侍奉,接納信徒。但在另一方面,他的奴隸阿尼西母,因為得罪了他,逃到羅馬城。在那裡,聽保羅傳道後,信主悔改,甚至奉獻本身服事保羅。保羅深深知道他確是重生得救了,所以稱他為「我在捆鎖中所生的兒子」——意思是他在監中傳道所結的果子。

    保羅覺得阿尼西母與腓利門之間還有一未解的結,心中不平安,他吩咐阿尼西母要回歌羅西見他的主人,與主人再次和好,恢復以前的友情。所以保羅寫這封信,非常懇切地替阿尼西母求情,替他做保證人。這書信有親切的語調,內容非常懇切,保羅最少提出十四點理由要求腓利門收納阿尼西母。保羅寫這信並不隨便,事先他經過思想祈禱。

馬丁路德非常注意的讀這信,讀後他說—今天保羅站在阿尼西母的地位,求主人腓利門赦免他,正如耶穌在神面前替我們做中保,我們是罪人,是逃犯,不配稱為神的兒子,但因中保的愛心,站在罪人的地位替神求情。

 

(一)恩典時代的教會——

    腓利門13節:「為基督耶穌被囚的保羅,同兄弟提摩太,寫信給我們所親愛的同工腓利門,和妹子亞腓亞,並與我們同當兵的亞基布,以及在你家的教會。願恩惠平安,從神我們的父,和主耶穌基督,歸與你們。」

恩典時代的教會的定義是什麼呢?有一大群人在罪中生活,耶穌呼召那些從火坑中出來,有耶穌的新生命,這群人聚集敬拜主,他們便成為教會。教會的對像是人,腓利門「家中的教會」有教會的熱心,教會的樣式,團契,相愛,在家庭中有教會的聚會,恩典時代的教會便是如此。

 

(二)信徒的信心——

    腓利門4-7節:「我禱告的時候題到你,常為你感謝我的神。因聽說你的愛心,並你向主耶穌和眾聖徒的信心。〔或作因聽說你向主耶穌和眾聖徒有愛心有信心〕願你與人所同有的信心顯出功效,使人知道你們各樣善事都是為基督作的。兄弟阿,我為你的愛心,大有快樂,大得安慰。因眾聖徒的心從你得了暢快。」

    我知道在座的弟兄姊妹當中,有許多人心裡難過,因為還有家人不肯信主,請他們來聽道總是拒絕,但我們不必灰心,只要為他們代禱,隨時講論主的真理,神所預定的時候終會來臨的。阿尼西母信主之後,生活有了很大的改變,保羅為他作見證說:「就是為我在捆鎖中所生的兒子阿尼西母〔此名就是有益處的意思〕求你。」(門10)。保羅說這話,是希望腓利門寬恕他不究既往,由此可見保羅的愛心,他現在站在中保的地位,這語氣是何等的誠懇!

    神賜給保羅豐富的智慧,能說合宜的話,他先稱讚腓利門的愛心,但不說「看見你的愛心」,而說:「因聽說你的愛心,並你向主耶穌和眾聖徒的信心。〔或作因聽說你向主耶穌和眾聖徒有愛心有信心〕(門5)。如果腓利門果然收留了阿尼西母,就可以證實所聽見的不是虛傳,而是有實際的愛心。不但如此,保羅還稱讚腓利門的信心,如果沒有信心就不會收留這個逃奴,他一定回復保羅:「我不能收留他,因為我已不相信他了」。若是收留了阿尼西母,就可以證明所聽見關乎他的信心也是實在的。

暫時永遠

    保羅在這封信的前半段沒有提到阿尼西母,實在深有智慧的用意,假如他把第十節放在前面,腓利門可能一看見「阿尼西母」的名字,立刻會把信撕毀,可是保羅先要得了腓利門的心,用稱讚的話稱他為「親愛的同工」,提到他的愛心與信心,這樣一來,腓利門如果不答應保羅的請求,那就不能名實相符了。腓利門為了欲符合人的稱讚,更要顯明自己的愛心了,有了這些,再加上阿尼西母的悔改,腓利門就不能不答應了。還有保羅最得力的話是腓利門書22節:「此外你還要給我豫備住處,因為我盼望借著你們的禱告,必蒙恩到你們那裡去。」,這一來,如果腓利門不肯收留阿尼西母的話,那就十分難為情了。因為保羅要到腓利門那裡去。在不久面對面的時候,面子更是難過,聰明的保羅要腓利門趁現在的時候對得起自己。並且說他是暫時的離開你,或者是叫你永遠得著他,這話是何等的寶貴!

提高了地位

    保羅在教會中是個有權柄的使徒,他曾對哥林多教會的人說:你們願意我帶著刑杖往你們那裡去呢?還是要我存慈愛溫柔的心呢?就著屬靈的地位說,保羅本可以吩咐腓利門,命令他接納阿尼西母,照理,腓利門應該尊重使徒,必須聽從他吩咐。但保羅並不如此作,他說:「寧可憑著愛心求你」。由此可見保羅之謙卑了。人的心是不容易謙卑的,景況越順利就越不肯謙卑。所以神有時候准許苦難臨到你,就是為要造就你,使你能謙卑。神賜恩給謙卑的人,而抵擋驕傲的人。

    弟兄姊妹,你知道阿尼西母現在居何地位!保羅告訴腓利門,阿尼西母不再是奴僕,乃是高過奴僕,是親愛的兄弟(門16)。一個人當信了主之後,他的地位提高了,阿尼西母不再是奴僕了。主不效,使人知道你們各樣善事都是為基督作的。兄弟阿,我為你的愛心,大有快樂,大得安慰。因眾徒的心從你得了暢快。」

我們要相信主,對信徒亦要有信心。我們很少考慮這一點,教會內不只信主,亦要信徒彼此相信。如果失去信心教會便猜疑,分黨,相爭,發生不幸的事情。沒有信心,便沒有愛心,便不能表明是主的教會。信心與愛心是不能分開的,在教會我是肢體,主耶穌是元首,我們對元首要有信心,對肢體亦如是。「一體受榮耀,百體得榮耀,一體受羞辱,百體受羞辱。」

 

  (三)恩典時代的愛心——

    腓利門811節:「我雖然靠著基督能放膽吩咐你合宜的事。然而像我這有年紀的保羅,現在又是為基督耶穌被囚的,寧可憑著愛心求你。就是為我在捆鎖中所生的兒子阿尼西母〔此名就是有益處的意思〕求你。他從前與你沒有益處,但如今與你我都有益處。」

保羅本是腓利門的老師,但他並沒有命令腓利門,相反地他卻憑著愛心求他。在律法時代上以威嚴的面來施審判,但律法的時代已過去,恩典的時代是憑愛心來求。哥林多後書五章20節記載:「所以我們作基督的使者,就好像神藉我們勸你們一般。我們替基督求你們與神和好。」在保羅與腓利門的關係上,他不需要這樣做,但他確這樣做,今天神亦用同一方法求人。

 

()恩典時代的自由意志——

    腓利門1214節:「我現在打發他親自回你那裡去。他是我心上的人。我本來有意將他留下,在我為福音所受的捆鎖中替你伺候我。但不知道你的意思,我就不願意這樣行,叫你的善行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

神本可運用權力使人相信,但祂沒有這樣做。祂給人以自由意志,我們順服信可得救,我們如果違背將招致滅亡,我們要在兩樣選擇其一。神造人是按照自己的形像造的,人並不是機器,人有自由的意志。

 

 (五)恩典時代兄弟的情境——

    腓利門一章1517節:「他暫時離開你,或者是叫你永遠得著他。不再是奴僕,乃是高過奴僕,是親愛的兄弟,在我實在是如此,何況在你呢。這也不拘是按肉體說,是按主說,你若以我為同件,就收納他,如同收納我一樣。」

恩典時代的原則——在基督內其餘都不存在,加拉太書三章27節記載:「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並不分猶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因為你們在基督耶裡,都成為一了。」沒有階級制度,在基督裡只有兄弟姊妹。

 

  (六)恩典時代稱義的解釋—

    腓利門一章1820節:「他若虧負你,或欠你甚麼,都歸在我的賬上。我必償還。這是我保羅親筆寫的。我並不用對你說,連你自己也是虧欠於我。兄弟阿,望你使我在主裡因你得快樂。〔或作益處〕並望你使我的心在基督裡得暢快。」

「因信稱義」意思是在神的面前有一位完全,未犯罪,未曾虧負神的耶穌,祂在神面前為虧負神的罪人償還一切的虧負,這是救贖的真理。哥林多後書五章21節記載:「神使那無罪的,〔無罪原文作不知罪〕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祂裡面成為神的義。」保羅未有虧負腓利門,況且是他的恩人,但他替阿尼西母求情。耶穌從死復活,償還我們對神的債務,我們不需要再背負自己的罪,這便是因信稱義。

 

腓利門書及其作者    李道生

    經文:腓利門書

 

    「為基督耶穌被囚的保羅,同兄弟提摩太,寫信給我們所親愛的同工腓利門。」  (門1

    腓利門書全書僅25節,乃保羅寫給腓利門的一封私人書信,為保羅十四卷書信中最短的一卷(羅,林前,林後,加,弗,腓,西,帖前,帖後,提前,提後,多,門,來),其內容要義,系記述保羅為腓利門的愛心信心感恩祈禱,為接納奴僕阿尼西母懇求,以及個人未來行動的盼望,與最後問安祝福等語。本書主資訊,就是論到關於為一個逃奴代求的事。

    腓利門Philemon——意即友情,友誼,從本書看出為保羅帶領歸主(門10)而為保羅之密友同工。在他家中設有教會,對於患難中的弟兄們,樂善好施,愛心可嘉。他有奴僕阿尼西母,是歌羅西人,因此推斷腓利門是住在歌羅西的人(10;西四9)。從這些關係情形看來,他的家庭經濟顯為十分寬裕富足。至於他與保羅的來往關係始於何時,聖經雖無記載,不過保羅曾在以弗所傳道三年之久(徒十九),可能是在那時相遇而接受救主,並得到保羅的教導,以致成為敬虔事奉基督愛主愛人的人。

   許多信徒從他那裡得到安慰和勉勵,所以保羅稱他為親愛的同工,傳說他後來為歌羅西教會的監督,因尼祿皇的事發生,就為主殉道成仁了。

    本書為保羅首次在羅馬坐監時,與提摩太聯名所寫的,和以弗所書,腓立比書,歌羅西書合稱為獄中書信,時在主後六十一—六十三年間,與歌羅西書同時,也是打發同一使者帶去的(門1012;西四7 9)。本書寫作原因,是因為奴僕阿尼西母似乎偷了主人腓利門家裡的錢,逃到羅馬,後來遇見保羅而信主,願意就在羅馬服事保羅;但因保羅認為他既是腓利門的僕人,須得其主人之許可,故應當打發他先回到他主人腓利門那裡去求情赦免,惟恐主人拒絕收留或予處分,所以特為他寫了這封信(門19),要他隨身帶去,或由推基古帶去,懇求腓利門能夠接納他,待他親愛如弟兄,不再是奴僕的地位。同時保羅自己願意表示為他償還的欠帳,予以愛心之關懷,盼望腓利門使保羅的心在基督裡得快樂。

本書雖然只有一章,而且是屬於一封私人短函,但其內容文詞表達極為美好,在禮貌,謙卑,機警,以及寬容,仁厚,溫柔,愛心等各方面的表現,都是出類拔萃的。其感人肺腑之語,溢於言表,尤其是保羅為奴僕阿尼西母煞費苦心,在尋求得到釋放自由這件事上,給予古今社會黑暗乏蓄奴隸制度的人們一大警戒,恢復尊重人權自由,宣導博愛平等,開創先聲,是以證本書有其高度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