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提摩太後書全書綜合短篇信息

 

目錄:

保羅何時寫提摩太後書………………提後一1-2;四6-8………何曉東…………十六

神學與信仰……………………………提後一3-5;三14-17…林明川………… 四九

基督耶穌的精兵………………………提後二3;四7-8………傅心良…………一八七

 

 

    保羅何時寫提摩太後書    何曉東

    經文:提摩太後書一章1-2;四章6-8

 

    關於提摩太後書,一般解經家都一致認為是保羅在第二次進監獄時候寫的。那時候羅馬帝國國王尼祿,用火焚燒羅馬城,說是基督徒幹的,就逮捕所有的基督徒,判處了死刑。保羅這時後也被捕入獄,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就寫信給提摩太。但是這種說法並沒有什麼確確實實的考據,按我個人的看法,我認為提摩太後書並不是保羅被尼祿王監禁時所寫的。有好幾點可以證明。

    (一)尼祿王逮捕基督徒,並沒有經過什麼審問,因為被逮捕的人太多了,不能一個個地審問,而且也沒有這個必要。尼祿王急於要袒護他自己,所以把基督徒一抓來,馬上就用種種殘酷的刑法處死。如使他們和獸搏鬥,喂獅子,身上澆油被放在尼祿王的花園裡當蠟燭點火等等。如果保羅在那時候被關在獄裡,他絕對沒有機會寫信,並派人把他的信送給提摩太,而且還能夠再等提摩太回來的。

    (二)尼祿王不惜任何代價,要消滅羅馬境內所有的基督徒。凡是基督徒沒有被逮捕的,全都逃走和躲避起來了。保羅也決不會在這時候,要提摩太冒著生命的危險,來到他這裡的。

    (三)在尼祿王時代,很多基督徒見了面,用手指在地上畫了一條魚,表明自己是基督徒,為的是怕披逮捕。你想在這個時候,保羅怎麼會叫提摩太和馬可,公開地來,而且還帶來不少書和皮卷,難道是自投羅網嗎?因為保羅第一次下監和尼祿王的逮捕情形不一樣。第一次下監,事實上他並沒有住在監獄裡。使徒行傳廿八章30節說:「保羅在自己所租的房裡面,住了足足兩年。凡來見他的人,他全部接待。放膽傳講神國的道,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並沒有人禁止。」

    他只不過是不能自由地進進出出而已,但是卻能自由傳道,也可以讓人來看他。但是在尼祿王迫害基督徒的時候卻是不然。那時候所有被捕的基督徒,全都像囚犯一樣地被集中關在一起。什麼都沒有,在那裡能找到紙和筆來寫信呢!就是寫了信又有誰敢替他們傳遞呢?

    (四)提摩太後書四章10節說:「因為底馬貪愛現今的世界,就離棄我往帖撒羅尼迦去了。」如果底馬在那時候也和保羅一樣,被關在監獄裡,請問他又如何能自由自在地離開保羅,去帖撒羅尼迦呢?難道他是越獄逃走的嗎?如果真是越獄逃走的話,保羅應該高興才對,為什麼反說是他離棄他呢?

    (五)保羅要提摩太把馬可也帶來,因為保羅說:「因為他在傳道的事上于我有益。」如果保羅被關在監獄裡,馬上就要被處死,他怎麼還能傳道呢?又怎麼能請幫手來呢?這證明保羅在寫提摩太後書時,他還是自由的,而且還在那裡傳道。不但是在那裡傳道,而且是需要提摩太和馬可來幫忙。

    (六)保羅又說:「只有路加在我這裡。」如果保羅被尼祿王關起來,路加也一定和保羅一樣被關起來。那麼保羅應該說:「路加和我一樣被囚」才對。

    (七)提摩太後書四章12節。保羅說:「我已經打發推基古往以弗所去。」如果保羅真的在這次迫害中被尼祿王關起來,他怎麼還能差遣推基古往以弗所去呢?推基古也是基督徒,尼祿王那有只關禁保羅,卻讓保羅差遣推基古,而不關禁推基古之理呢?

    (八)提摩太後書四章14節保羅說:「銅匠亞力山大多多的害我,主必照他所行的報應他。」如果保羅被尼祿王關禁起來,和很多基督徒都在一起,銅匠亞力山大又如何苦害他呢?即使苦害他,尼祿王的苦害遠比亞力山大要厲害,保羅何必只提亞力山大一個人呢?

    (九)如果保羅馬上就要被處死了,他也不會在要提摩太把外衣和書及皮卷都帶來。人都快要被殺頭了,還要那些外衣和書卷有什麼用?這證明保羅雖然老了,但是還是在為主做工,所以他才需要那件外衣和書及皮卷的。

    (十)保羅在羅馬書十六章7節曾說:「與我一同坐監的」在腓利門書1節曾說:「為基督耶穌被囚的保羅」證明保羅在寫這二封書信時,是在被囚坐監的時候。但是在寫提後時從未提到坐監和被囚,所以他並沒有坐監。

    (十一)提摩太後書四章20節說:「以拉都在哥林多住下了,特羅非摩病了,我就留他在米利都。」這證明保羅在這時候非但沒有坐監,而且還在到處走動。當他到哥林多時,把同工以拉都留下了,到了米利都時,同工特羅非摩害了病,也不能和保羅一同去。

    (十二)提摩太後書整章書信,保羅的口吻根本不像被囚的樣子,而且全書沒有一個字提到他的被囚。只有二章9節說到他為福音受苦難,甚至被捆綁像犯人一樣,這只是講到他過去的經驗。保羅後來被尼祿王逮捕是因為政治上的緣故與信仰無關。如果他真的被尼祿王逮捕,馬上就要處死刑。而且在那時很多基督徒都被迫害,保羅寫給提摩太的信一定不會這樣寫的。因為尼祿王對基督徒的大迫害是一件極大的事情,保羅不會一個字都不提。

    很多人認為保羅被尼祿王關禁起來,而寫提摩太後書,只不過是以提摩太後書四章6-8節,保羅說他離世的時候到了,保羅這樣說不一定是指他將要被處死刑而言的。因為他年老了,身體健康更一天不如一天,如風中之燭,時時都有去世的可能。任何一個年老體弱的人都會說出這些話來的。所以這不能證明保羅那時候被尼祿王關禁起來的。

  保羅究竟什麼時候寫提摩太後書,有待更詳細的考據。保羅到最後是被羅馬尼祿王所殺害的,但我相信決不是在寫提摩太後書的時候。

 

    神學與信仰    林明川

    經文:提摩太後書一章3-5節:三章14-17

 

    「我感謝神,就是我接續祖先,用清潔的良心所事奉的神,祈禱的時候,不住的想念你,紀念你的眼淚,晝夜切切的想要見你,好叫我滿心快樂。想到你心裡無偽之信。這信是先在你外祖母羅以,和你母親友尼基心裡的。我深信也在你的心裡。」(提後一3-5

    「但你所學習的,所確信的,要存在心裡。因為你知道是跟誰學的。並且知道你是從小明白聖經。這聖經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穌有得救的智慧。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或作凡神所默示的聖經】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三章14-17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今天是台南神學院紀念日,東部中會各教會在今天交換講臺來紀念,也就是教會關心神學院,教會何以要關心神學院?因為神學院是研究神學和造就信仰極其重要的地方。假如沒有正統的神學就無法有純正的信仰。

  今早我就此一問題來和各位思想,神學與信仰。神第二次改造世界,揀選亞伯拉罕作他的選民,在改造過程當中,可以看出神的兩個工作:

    (一)他本身計畫拯救的工作。

    (二)教訓選民關於神學與信仰上的問題。

    所以選召亞伯拉罕離開吾珥城引領他到曠野,在夜間看天上的星星,及海沙,應許他的子孫也像如此。要使他確信神的話,造就他的信仰。

    約隔四、五百年,神又揀摩西帶領以色列百姓出埃及,當時神也教訓他的百姓,造就他們的信仰。並通過摩西頒佈律例,誡命、典章、使百姓知道永生神的作為,加添他們的信仰。

到了新約時代主耶穌來到世上拯救世人,行神蹟,教訓他們,使當時的人知道神的事和關於神學的問題。當耶穌死後升天,門徒也在各地教訓人,我們看保羅寫信給提摩太的信:「想到你心裡無偽之信。這信是先在你外祖母羅以,和你母親友尼基心裡的。我深信也在你的心裡。」(提後一5)「並且知道你是從小明白聖經。這聖經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穌有得救的智慧。」(提後三15)保羅告訴他已經明白神的話,關於神學上的事得到很好的信仰,由此成為真正的基督徒,成為一個忠心傳神福音的人。我們關心神學與信仰的關係:

 

壹、神學是造就正確的信仰:

    使人有純正長進的信仰及行為,是故要造就一個純正的信仰,是必要有正派的神學來培養。有一次去參觀種甘蔗比賽,農民為了要使生產增加,就在整地及施肥量上加強。神學教育亦複如此,要有充實及完善的神學教育才能使信仰進步。

昔時偕牧師在傳福音,建教會曾經問信徒:「神是誰?」信徒回答:「是你」。如此信仰,牧師若離開,神就沒有了,多少人的信仰因著環境的變遷而離開了真道,一個基督徒要在信仰上站立得住,就要有神學來培養。讀聖經、禱告,參加聚會,是培養純正信仰的不二法門。

 

貳、神學要透過信仰才有功用:

    猶太教的中期,後期也是有神學,但是沒有信仰,我們看到列王時代比摩西時代有更多的人關心神學,神也透過先知祭司告訴他們神的話,然而他們不去「信」,不去「想」。連法利賽人,文士也在關心講神學,但是主耶穌說:啊!可憐這些人,要漸漸沉淪了。何以會如此?因為神學若缺乏信仰,則所講之神學便為枉然。

    我們看到許多人專心在研讀聖經,對裡面的人、地、事、物都非常瞭解,但是他們沒有信仰,神的話,對他們仍然毫無用處。所以保羅告訴提摩太,你們得到神的話和所有的聖經,幸好又有信仰,所以才得到大的福氣。

    我有許多朋友和親人在神學院教書,我常告訴他們作神的工要謹慎,不可將神的話歪曲,這個責任是非常重要的。

信仰卻與神學是不可分離的,神學造就信仰,信仰使神學成為更完善,有用。兩者相互為用,不可分離。

神揀選亞伯拉罕是第二改造,教訓人認識神,要造就人正確的信仰。一個基督徒在世上要如何才是真正的基督徒?就是要正統的神學端正及信仰體驗,如果我們沒有神學來明瞭所敬拜的神及所信的耶穌,那就像在廟裡出入的人一樣,不知道他們所拜的對象是誰。

今天臺灣教會的傳道者若是沒有信仰,失去神學基礎那所傳的也是徒然。在這新世紀的基督徒更應該多讀聖經,認識神,體驗神的權能,得到正確長進的信仰在每個人的身上。

 

    基督耶穌的精兵    傅心良

    經文:提摩太後書二章3節;四7-8

 

使徒保羅在他晚年,為基督耶穌被囚于羅馬時,寫信給他青年同工提摩太說:「你應當和我同受磨難,好像基督耶穌的精兵。」(提後二3)又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公義審判的主在那日要賞給我的。不但賞給我,也賞給所有愛慕他顯現的人。」(提後四7-8)由此可見,每個基督徒不是作安逸的人,等候主再臨的日子進入天堂,乃是要做耶穌基督的精兵,為他奮不顧身地爭戰,致死忠心。

 

  爭戰的時空

    有人說,人生如戰場。其實人生就是戰場。我們蒙神拯救「脫離黑暗的權勢,把我們遷到他愛子的國度裡」,以後,不但成為神的兒女,同時,也成為他的兵士,須要「倚賴他的大能大力,作為剛強的人」,要穿戴他「所賜的全副軍裝」。(西一13;弗六10-11)打那美好的仗,跑當跑的路,守住所信的道。我們寄居塵世,無論任何時間及空間,都應該為神作戰。不錯,我們一面在主裡享受安息,一方面又隨時隨地要為他打美好的仗。

  

爭戰的對象

    誰是我們爭戰的物件呢?以弗所書六章十二節告訴我們說:「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換言之,就是與魔鬼和他的眾軍爭戰,我們在世上沒有一人是我們的仇敵,惟獨魔鬼才是我們的公敵。

魔鬼必要用盡詭計,引誘我們墮落犯罪;同時又以極大的威力,阻止我們搶救失喪的靈魂。我們決對不可以給他留地步(弗四27)務要隨時隨地靠主得勝。

 

爭戰的元帥

    從前主耶穌來世,「為要消滅魔鬼的作為」(約壹三8 ),並「要借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來二14)他在為我們受死前,就公開對門徒宣佈說:「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十六33下)他說的「世界」乃指世上屬於魔鬼的範疇之內的。換言之,就是告訴我們:他已經在人生的戰場上得勝了。因此,每個因信靠他而得拯救的人,都要與他同享勝利的榮耀和能力(弗二1-10)。我們現在是他的兵士,全教會是他在地上的大軍,他是我們的大元帥,他要我們全體作他的精兵,以他的得勝的地位,靠他得勝的大能,與魔鬼爭戰,不但勝過他,而且得勝有餘,將榮耀歸給父神。

    他要我們各人作剛強人,「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抵擋魔鬼,特藉著使徒保羅在以弗所書,以那時羅馬帝國兵士所穿戴的軍裝實況,來描寫和象徵基督精兵應有的裝備(弗六14-17)。

    1)「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不但相信,而且傳講聖經的真理,以真理的力量對抗魔鬼的迷惑和攻擊。

    2)「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不但因信主而被稱為義人,且有義行。

    3)「用平安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隨時隨地,把握機會傳揚福音。

    4)「拿著信德當作藤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凡事信靠神,就不怕因受魔鬼的攻擊而灰心失望,悲觀埋怨。

    5)「戴上救恩的頭盔」—因信靠救主,將來還有身體得救贖(在主再來接全體信徒,提到天家時,身體復活或改變)的日子。這盼望能使我們不怕死,奮勇上戰場。

    (6)「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熟記聖經的話語,隨時運用,使魔鬼知難而退。

    除此之外,我們還須要「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弗六18)藉著禱告,與我們的大元帥耶穌基督直接保持緊密的聯絡,領受他的大能,順利從他的指揮,在我們人生的戰場上戰勝魔鬼。

    願我們都是耶穌基督的精兵,在屬靈的大戰中,一同跟隨主打那美好的仗,我們必須與神一同得勝。我們深信真理必得勝虛假,仁愛必得勝仇恨,光明必得勝黑暗,清潔必得勝污穢;因為我們所信的主耶穌,「神已將他升為至高,又賜他超乎萬民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使榮耀歸於父神」(腓6-11

    褻慢人是輕看人,藐視神,不尊重神,甚至說神死了的人。羅馬書一章21節說:「雖然知道神,卻不當作神榮耀他,也不感謝他。」知道神存在,不尊重,不聽從,用自己的解釋來解聖經的話。猶太人知道耶穌是從神而來,卻不尊重,耶穌對他們講真理,他們卻不信,反說耶穌是撒馬利亞人,是被鬼附的。

今日這種人很多,我們不能與褻慢人同在一起。箴言書廿一章24節說:「心驕氣傲的人,名叫褻慢,行事狂妄,都出於驕傲。」箴言書廿二章10節說:「導致爭端的、導致紛爭,導致羞辱的人,就是褻慢人。」箴言書十五章12節說:「褻慢人不愛受責備,也不親近智慧人。」如果我們不接受責備,我們已經傾向褻慢人了。基督徒今天要對社會見證,我們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可是有許多基督徒在道德上敗壞了,羞辱了主!

 

堅守立場榮耀主名

許多人說:世上的人都這樣做生意,我們怎能不做;都這樣過生活,我們怎能不逢場作戲,怎能置身事外?聖經很清楚、很嚴格的吩咐:斷斷不可!絕對不准!抗日戰爭,華北淪陷八年中,有人新近寫書見證,痛苦的經歷:八年抗戰期間,除那些作奸犯科,為虎作倀之流,和那些囤積居奇的奸商,依然生活優遊而外,循規蹈矩的人,都非常困難。這位姊妹後來患風濕病幾十年,寫出丈夫的事。在郵政局任職,淪陷期間生活艱苦,郵局職員就用偷竊郵包,及拆閱函件知人秘密,勒索金錢來增加收入,在日本統治時期,這種貪污無人管,發展到明目張膽,他局的管理人來和這位弟兄合作,可得更多錢大家分攤。他是基督徒斷然拒絕。局中職員說:生活煎迫,個個這樣做,為何我們不可以,要養活妻兒,不這樣做,家人要餓死。但他仍堅守立場,榮耀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