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帖撒羅尼迦後書全書綜合短篇信息

 

目錄:

帖撒羅尼迦前後書概論    帖前一:帖後三      (趙柳塘)

帖撒羅尼迦前後書簡介    帖前一;帖後三

 

 

      帖撒羅尼迦前後書概論    趙柳塘

             經文:帖撒羅尼迦前書一章—帖撒羅尼迦後書三章

   

  (一)作書的時與地。

  (二)本書的大旨。

  (三)本書與保羅他書信的比較。

   ()受書的教會。

  (五)本書的分段。

 

一、作書的時與地

     保羅的諸書信中,以此兩書作為最早,約於主後五十二年。前後兩書相隔時間,亦不甚久,階作於保羅第二次出門傳道之時,甚地乃在哥林多,因為保羅在那裡有一年半的居留作工。(徒十八11

    我們知道保羅不但是一個傳道家  也是一個著述家;他在開始作工之時便注重著述,所以他工作,至今仍收大效!那是聖靈的恩賜,也是他的努力;因為他的道理精闢,在「晝夜不住」與「沒有一樣避諱」兩句話表明了,(徒廿31)就是盡心竭力。我們於教會中無所設建,多是因為我們的不努力的結果。

    現今我們再看保羅作書之時之情景。讀使徒行傳十七章就知道,保羅離開帖撒羅尼迦是不得已的,(徒十七49)他們被強逼離開那地之後,曾到比利亞,機會尚好。但因反對者又隨之而來,(徒十七1113)所以又離了比利亞而到雅典,機會乃屬平常,(徒十七3034)就到了哥林多,在那裡有長時間的居留。而西拉與提摩太又適從馬其頓來,(徒十八5)將帖撒羅尼迦人的信心和愛心及思念,與欲見保羅之切的好消息報告給他;(帖前三6)保羅便急切的寫信去「安慰」與「勸勉」

他們。

    同工們:信徒們的冷淡,與教會的衰落,是誰之錯呢?多是因為欠缺「及時的安慰」,與「熱烈的勸勉。」因為信徒在初通道之時,心多熱烈,猶如熱鐵初出,可隨意成形;所以盡力培植初通道的教友,較之奮興冷淡教會的工夫,尤為根本、尤其重要。而此帖撒羅尼迦前後書,就是保羅慰問與培植教友的一種工作。

 

二、本書的大旨

    「耶穌再臨」可是本書唯一的論題,前後兩書共一百三十六節,約有五分之一說到耶穌再臨之事。就如前書的大旨是說:耶穌再臨與信徒之關係如何。後書是說:耶穌再臨與世界的關係如何。

    有人說耶穌再臨,是深奧的道理?不應向初信的信徒講,今看保羅於「耶穌再臨」一題,不但是他最初所作之書信的唯一講題,而且更是他向世人傳道之講題。(帖前二15)帖撒羅尼迦教會,可說是個由耶穌再臨之道而產生,而得以健全的一個教會。

    此外如安慰、聖潔、盡本份,都算本書中的要道—也就今日教會所極需的教訓。

    信徒在主道中得不著什麼安慰?所以他們便向道冷淡,而去求屬世界、屬情欲的快樂,但本書所給信徒的安慰,就是得勝了死權而獲複生的大安慰,就是由主再臨之道而得的安慰,所以保羅說:你們當用這些話彼此勸慰(帖前四18)。

    我們若詳細觀察比較主的教會,除了儀式而外,與普通的社團究竟有何分別?信徒除了禮拜日到禮拜堂一小時的禮拜之外,與他人又有何分別?然而聖經中常稱信徒為聖徒,主的教會應是聖潔無酵的團體(林前五7),為什麼主的教會與主的信徒不能感化世界,而反為世界所感化了呢?就在於不明主再臨的道!所以約翰說:「凡向祂有這指望的,就潔淨自己,像祂潔淨一樣。」(約壹三3

    教會中又有人懷疑主再臨之道,是使人懶惰而無奮進的;但是事實講來,沒有一個相信主再臨的教會,是不發奮傳道的;也沒有一個仰慕主再臨的人,是不勤勞盡心作見證勸人悔改的!所以不作工不可吃飯(帖後三10)的勸勉,對於一個盼望主再臨的教會,就慎重的被提了出來。

    信徒們你想得著安慰,成為聖潔,盡心事奉主麼?請你詳細研究本書,虛心接納主再臨之道。

 

三、本書與他保羅書信的比較

    保羅所作的書信,以本前後兩書為最早,其乃專論耶穌再臨,似乎保羅以此兩書為他一切書信的基礎,誠然可信。因為信徒若不明白耶穌再臨之道,一切聖經的道理,甚難明白。對於神救世的大計畫,以及信徒最終的結局,究竟如何,實是糊糊塗塗的。無怪保羅他必須先作這兩書,然後再寫其他的書信。

    本書乃是將盼望之事說明了,因為天國就是信徒的希望。究竟天國在那裡?天國何時成立?豈不是完全關乎主耶穌的再臨麼?保羅既將信心的盼望確定了,然後再作迦拉太,哥林多前後,及羅馬等書,將信字發明,使信徒不致陷入猶太舊教假師傅的異端,乃詳論基督生命之長成,甚督論的五書——歌羅西,以弗所,腓利門,腓立比,希伯來。至終乃作教牧的書信提摩太前後,及提多書。

    照如此的次序說來,第一要確定人們的盼望,乃堅定人們的信心,由信望兩個題目,便真認識了基督的本身,然後方有教人的資格,這是保羅著述中「時」的次序,也是我們靈曆所當經過的階段。但是無望的信徒,如何能教人?無望的教會,如何能生產呢?

 

四、受書的教會

  (一)這教會如何成立

  (二)這教會如何

  我們已經略略講過了作書的人,現在便要說一說受書的教會——帖撒羅尼迦。

  論到這教會的設立,育兩事應當注意:

  (一)由患難中而產生

  (二)在一短期之中而成立

    讀使徒行傳十六章35節和十七章9節,知保羅西拉在腓立比受大逼迫,被人驅逐,然後才到帖撒羅尼迦去;不料在那裡便有這樣出人意外的機會!那是何等安慰我們今日作工的人。有人以為主道遭艱困逼迫,便會漸漸的消滅了。孰知神常在逆境中更顯祂的大能,作非常的工夫,猶如安提阿教會,豈不是由耶路撒冷教會遭難四散的信徒所開設的嗎?(徒十一1921

    主使中國教會在前幾十年遭遇非常的困境和逼迫,豈不是主想讓中國教會由衰亡而奮興麼?因此我們應該更加努力,不應該灰心!由是教會的領袖,已有多人深信中國教會  必有大奮興之日,且為時甚近;我們當要準備。因為患難之於教會,有若風浪之於船舟,風浪愈大,機器愈加努力,而前進愈速。所以患難只能命教會真信徒進步,不能令他們灰心!

再看保羅到帖撒羅尼迦,不過是經過三個禮拜日的講道,(徒十七2),然在此極短時間之中,竟成立了一個那樣完全的教會,是使人何等的羡慕!亦使我們想到今日中國教會的遲滯,許多傳教士任職多年,毫無功效,不過坐領薪金,那是何等羞愧的事!

   然而保羅何以在此短時期中,而能有此良效呢?

    (一)是因他本著聖經講解陳明基督——專傳講十字架之道。

    (二)因他靠著聖靈的大權能,以及充足的信心而作工,那是他在書信中,自己證明出來的。(帖前一5 )同工們。我們若想我們的工作有如保羅的效果,當要效法保羅的講道法,與傳道法。

    權能,權能,聖靈的大權能:

    是今日中國教會第一的需求!

    傳教士的宣講已多了,

    但福音的真子,總是產生不出,

    使基督何等的失望呢?

    耶穌當日講道已畢,眾人都覺希奇;因為祂的教訓,不像文士,乃像有權柄的人。五旬節彼得等人講的道亦然,能令聽者心中若刺。(徒二37)如此權能,乃我們所當追求的。

    其次我們要看看保羅在短時期中所成立的教會,情形如何?聖經明說是一個有信、有愛、有望的教會。(帖前一3 )而且信徒的愛心、信心,因著患難的試煉,不致消滅,反更增加。(帖前三6)然而我們的工作,又是如何呢?

 

五、本書之分段

(一)前書分三段

1)帖撒羅尼迦人之通道及其通道後之經歷(帖前一)。

2)保羅之工作及其心志(帖前二;三)。

3)信徒當追慕聖潔,以待主臨(帖前四;五)。

(二)後書分三段

1)主臨時之審判(帖前一)。

(2)主臨時之預兆(帖前二112)。

3)主再臨與信徒之善工(帖前二13;三18)。

 

           帖撒羅尼迦前後書簡介

       經文:帖撒羅尼迦前書一章—帖撒羅尼迦後書三章

 

    這兩封寄給帖撒羅尼迦的書信,數世紀來一直有聖經學者批評它,在「教義」的傳授方面份量似乎輕了些。事實上,保羅的著作遭人質疑,多半為的就是這個原因:大家總希望他的信中充滿著許多神學的內容。但是常被忽略的一項事實是,雖然帖撒羅尼迦內容上「薄」了些,它卻提到一些有關末日及未來之事的基礎資料(帖前四13—,五11)。詳細地說,它提出一些關於「Parousia 」——基督再來這主題的教訓。

    從帖撒羅尼迦前書中,我們可推想保羅、西拉和提摩太,在他們的證道中,必會鼓勵信徒,要「等候祂兒子從天降臨」(帖前一10上)。帖撒羅尼迦人顯然以為,這意謂著耶穌將在數日、數月、或幾年內再來。在這過渡時期,不管怎樣,總有一些基督徒弟兄或姊妹會離世。人們擔心的是:「他(她)們將會發生什麼事?他們會失去耶穌再來的榮耀,以及隨之而來的一切好處嗎?」保羅的回答(帖前四1318)安慰了他們(其權威也就等於「主的話」,帖前一15節):主再來的時候,所有那些在基督裡睡了的信徒,和那些仍然活在世上的,都會分享同樣的榮耀過程。

    帖撒羅尼迦後書寫得稍微晚些,那時保羅聽到一些謠傳,說主的日子已經來到了。保羅確實地告訴他們,除非先有「離道反教的事,並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顯露出來」(帖後二3),此事決不能、亦決不會發生。但那離道反教的事,保羅並沒有細說,只不過說這位「不法」之子(lawless one),將要坐在「神的殿裡」,自稱他就是神(帖前一4)。

    有趣的是,前後兩書都談到一些倫理道德的問題。前書(四,五章)對付基督徒面臨的道德挑戰,他們剛從異教回轉過來,性生活方面還有些混亂。後書(第三章中),則對付預期基督將臨的信徒,他們為此變為懶散的寄生蟲,不工作,只吃別人的東西「不付錢」(帖前三8;帖前四1112)。保羅希望帖撒羅尼迦的信徒,在想到耶穌將不久再臨的前提下,能正常地生活、相愛:「好使你們,當我們的主耶穌同祂眾聖徒來的時候,在我們父神面前,心裡堅固,成為聖潔,無可責備」(帖前三1213)。